笔趣阁 > 暮之枝 > 38 番外2鹿鹿和七七(1)

38 番外2鹿鹿和七七(1)

    我叫陆七七,老爸是路氏集团的原总裁,不过后来退位让贤给鹿鹿哥,也就是我现任的老公。

    说实话,我从来都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他,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不能给他幸福,不能陪他走到最后,只是没想到兜兜缠缠那么久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我第一次见鹿鹿哥是我四岁的时候,那时老爸刚好把公司漂白,对了,忘了说老爸以前是跑江湖的,也就是黑社会。可是在一次枪战中,对方挟持了大腹便便的老妈,老爸在这次战争中赢了对手,却输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我也是因为老妈小产才导致长期心脏有些衰弱。

    老妈死后,老爸没有再娶,只是一心一意的把自己和周围的弟兄漂白,让他们过上不在刀口讨生活的日子,也许对老爸来说,失去老妈就已经足够了,他不想自己的兄弟们也重蹈覆辙,于是,路氏集团就此成立了。

    四岁的那年,老爸从外面带回一个冷漠的男孩,说是我的哥哥。

    当时在场的老爸手下都很反对,说这孩子一脸桀骜不驯恐怕杀伤力极强,怕伤害到我。

    老爸不以为然,抱着我就往男孩怀里扔去。

    他显然大吃了一惊,无奈之下,只好接住我,手忙脚乱的抱着我。

    我攀着他的颈子,小手抚上那黑黝黝的眼睛,奶声奶气的说,“七七喜欢哥哥的眼睛,像小鹿一样纯洁可爱。”

    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我的手紧了又紧。

    这年鹿鹿哥十一岁。

    鹿鹿哥显然是一个很好的保姆,每天吃饭睡觉等琐事都是他在一手操办,老爸说,他比奶妈还奶妈。

    是啊,有时候我也会觉得鹿鹿哥会比较烦,因为他总是在我看电视的时候抱我去床上午睡。我睁着眼,说睡不着,鹿鹿哥就爬上来,拉开我的被子一起睡。

    鹿鹿哥的怀抱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不似老爸怀里有着淡淡的烟草味,而是一种甜甜的奶味,很让小孩子安心的一种味道。

    搂着鹿鹿哥,我安静的睡去。

    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我十五岁了,鹿鹿也已经跟着老爸在公司打磨五年了。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十五岁的时候正是春心萌动的大好年华。

    但是因为心脏原因,我很少有时间和同龄异性单独相处,鹿鹿哥说不让别的男人接近我是因为怕我受伤。

    可是没想到令我受伤的人却是他。

    那也是我第一次发病。

    那天,学校早早的放学了,据说要组织春游要商讨相关事宜,我肯定是不会去的,所以就找个借口早早的溜出了学校。

    那是鹿鹿哥在外面自己有套房子,虽然晚上还是会回家,但是中午太忙了就在自己的套房里休息。

    我让力伯送我到鹿鹿哥楼下,阻止了力伯打电话通知鹿鹿哥,因为我要给他个大大的惊喜。

    拿着钥匙我开了门,鹿鹿哥没有在客厅。

    模模糊糊我听见卧室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还是很奇怪的声音传来。

    像女人妩媚的□□,又好像夹杂着男人的低吼声。

    卧室门半掩着,我顺势望了过去。

    人的好奇心果然不能太强,这一眼望过去却是我今生都难以磨灭的阴影。

    我看见鹿鹿哥赤身骑在一个长发的□□女人身上,抓着那女人修长的腿,放肆的冲刺着。女人大汗淋漓,嘴里漾着无意识的□□……

    我面前一黑,这就是鹿鹿中午不回家的原因么?原来他每天晚上都用着碰了别的女人的脏手轻轻的揉着我的头么?

    惊喜,真是很惊喜啊!

    摇摇晃晃的,我捂着发疼的心脏慢慢的往后退去,那陌生的疼痛深深的从心里漫开来,老爸,我很痛,,很痛啊。

    就这样,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撞到了什么,只是慢慢的往后倒去,陷入昏迷前隐隐约约看到了鹿鹿哥惊慌失措的朝我跑过来。

    是啊,我都忘了,我自己是个有病的人,医生都无法准确的说我到底能活多久,我还在奢求什么。

    轻轻的咧开嘴角,我向鹿鹿哥扯出一个微笑,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是我奢求了,是我自己奢求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睁开眼看着一片明晃晃的病房,眼睛有片刻的不适应。

    旁边的护士看见我醒来,欣喜的冲出门外喊了句,“病人醒了,可以进来看看病人了!”

    老爸首先冲进来,摸着我的脸,眼泪就掉下来了,“对不起爸爸的乖女儿,真的对不起,乖女儿。”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一向强势冷静的老爸在我面前哭得像个孩子,我抬了抬手,摸着老爸疲倦的脸,安慰的笑了笑,“老爸。我没事,真的没事。”

    老爸把头靠在我的脖颈旁边,一个劲的呢喃,“女儿,不要像妈妈一样丢下我,不要……”

    颈边暖暖的湿湿的,是老爸的眼泪。

    是啊,我还有老爸,怎么能这么任性,陆七七,你真的很幸运,还有一个疼你爱你的老爸。

    环住老爸结实的胳膊,我轻轻的蹭了蹭,“老爸,我好困,想睡了!”

    在这一刻,我下定了一个决心,我要努力的活着,无求无欲的活着因为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好好活着,陪在老爸身边。

    这次事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鹿鹿哥,老爸也对那天发生的事情绝口不提,可能是怕我再次伤心发病吧。

    一个月后,我收拾好正准备上床睡觉。

    鹿鹿哥闯了进来。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鹿鹿哥狼狈的样子,双眼血丝密布,满脸胡茬,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白衬衫上还隐隐有些褐色的污渍。

    鹿鹿哥走了进来,直接扑过来抱住我。

    从内心里讲,我是有些排斥的,毕竟这双手这个怀抱不知道搂了多少个女人,但是转念一想,,你不过是他妹妹,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个已是成年男人哥哥有好干净呢!男人在这个年龄不是欲望空前强烈么。

    于是我压住内心的厌恶感,静静的让他搂着。

    好半天,鹿鹿哥才开口说话,“小七儿,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是我自己没用而已。于是,我轻轻的推开他,双手扶住面前的脸,笑道,“没关系,鹿鹿哥,不管你的的事,是我自己没有给你说我有病,也是我自己从来没有看到那么刺激的画面,一时间有些激动而已,真的没关系,真的,不要这样了!”

    一时间,鹿鹿哥的脸上变幻了很多种表情,开始时惊喜,然后是悲伤自责,最后居然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别这样,小七儿,你不要这样说,你恨我就打我骂我都没关系,不要说不要这样说,不要把我踢开,求你,不要……”

    我没有答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他,藏在被下的手却是紧紧的捏起,陆七七,你不要心疼,你不要心疼,你还有老爸,你还有为你担心的老爸,不要!

    “小七儿,求求你,说话,你骂我,你打我,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不要,我会受不了,求你,不要,不要这样,我知道错了……”

    “够了,鹿鹿哥。”我努力的撑起自己,“没关系,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哥哥,真的,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说什么我也会相信你!不过,现在,你能不能让你的妹妹睡觉了呢,我明天还有课,很困呢!”到了个哈欠,我假意很是困倦。

    那一瞬间,鹿鹿哥看着我,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对我说,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慢慢的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那落寞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我才松了口气,躺在床上,心绪一片混乱。

    我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呢,拉开自己和鹿鹿哥的距离。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给不了他幸福的,别的女人一定可以,就这样吧,陆七七,就这样吧。

  http://www.biqufa.com/0/58/6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