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你说不出再见 > 第一卷 第五章

第一卷 第五章

    “可以了,你可以滚了,但愿我永远都看不到你。”乐瑛冷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走好不送。”

    “乐瑛,其实你……”林晋觉得很没有面子,居然在这个人面前落了下风。他回头看那个女人,就当做最后一眼。可是他看到的是满面冷漠,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我们说好不分手……”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林晋看了一样,是爱媛的电话,他拿着手机,却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个电话。

    乐瑛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得那样凄凉。

    从小家境良好,她确实比一般人的家庭优越一点,但与生俱来的傲气让她想成为更加优秀的人,难道这也是有错的?

    就偏是谢爱媛这样两面三刀的姑娘,才是良妻?

    “乐瑛,我们分手吧,或者,我们都冷静一点。”林晋好像记起来这五年两人的幸福时光,“我只是觉得现在的我,受不了你的傲慢和优越感。”

    “呵,所以你以前都是为了得到我家的帮助,才做低伏小?”乐瑛不想再看到眼前这个渣男,他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还仍然不自知的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乐瑛,你现在是不会好好说话了是吗!”林晋生气了,“我喜欢爱媛怎么了,要不是你做得太绝,我也不会去找她。是你把我推向她的。”

    还有比这话更加无赖的话吗?

    乐瑛的泪水早已流干,脸上写满了失望和悔恨。

    她试图让自己尽快平静下来,毕竟刚刚醒过来的她,不适合再一次生气。

    “你赶快滚吧,去找你的同类垃圾,别再我面前现眼了,也就是谢爱媛这个婊子还觉得你是个宝,捧在手心里怕掉了。你每多待一秒钟,都让我觉得无比恶心!”

    林晋实在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她会苦苦相求,可是没有想到,这次她竟然这样决绝。

    那些不带脏字的骂人,让林晋非常不舒服,眼前的乐瑛如同市井泼妇一样骂街。她竟然也会骂街!

    “我不和你吵架,你好好休息。”

    一个玻璃杯砸来,在林晋的脚边,碎成了渣渣。

    林晋吓了一跳,抬头看到了乐瑛血红的双眼,和几乎要吃人的表情,他向后退了一步,对于这个疯女人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他走了。

    乐瑛看着他走出了病房,关上了门,听着脚步声远去到消失,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下子躺到了病床上,耗尽力气,起不来了。

    她的心被掏空了,五年前的相识,相知,直到后来相守,所有人都羡慕他们是神仙眷侣。

    心里塞得满满当当的那些回忆,痛苦或者开心,一下子烟消云散。

    她觉得心头一下子轻了很多。却又觉得自己的灵魂也在变轻,正在慢慢离开身体。

    他说,她是一座冰山,无论多温暖的阳光,都会被榨干。

    而爱媛就似乎是林晋的太阳,能照亮他忧郁的人生,温暖他冰冷的夜晚。

    她冷哼一声。

    女人哪一个不是水做的,哪一个不希望变得温柔可人,让人怜惜?

    她为什么活成了这样?难道不是因为经历了更多的事情,变成了更加成熟的自己,变成了那个有能力,有魅力的她?

    所以她因为变强才被嫌弃。

    因为她能做到更好,她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她不会再是那个父母身后的小公主,她也能独当一面,成为家族有力的左膀右臂。

    可是她也没有那么坚强,一路走来,坎坎坷坷,只有自己知道,原本以为林晋是她的港湾,她将自己最柔弱的那一面留给了他。

    到头来,依旧是错付了。

    乐瑛躺在病床上,看着头顶惨白的灯光,泪水再一次不争气的落下。

    以为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以为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可是眼前这事儿真的发生了,她却还是输了。

    她用自己的强势,优秀,冷漠,讽刺,绝望,将自己的未婚夫从自己的生命中,彻底地赶走了。

    她努力从床上撑起来,冷静绝望的告诉自己,以后要离这个人远一点。

    以后,她就是一个人了。

    一个人……

    乐瑛觉得自己失败极了,自己追来的爱情,自己享受快乐,自己的闺蜜撬了自己的未婚夫。

    然而这一切,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结束。

    坐在床上,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头深深地埋进身体,好像这样就能阻止一切一样。

    她的骄傲,她的冷酷,都在这个时候化为乌有。

    原来自己也是一个娇弱的小女生,也会需要人陪。

    需要有个人摸着她的头,安慰她。

    可是为了这样的一个人,弄得自己这样狼狈,值得吗?

    是林晋先背叛了她,背叛了他们要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她将头抬起,擦干了泪水。

    为这已经逝去的感情和青春,够了。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身体也要赶紧好起来。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个俊朗的声音出现在耳边,一张印花的纸巾递到她面前

    这个声音说出了她的心声,像是读心术一样,知道她心里的每一分变化。

    乐瑛抬起头,看到了那张温柔的脸。

    他微笑着,像是阳光一样,一定要融化掉她这座冰山,

    “没事,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乐瑛低下眼,拭去眼角的泪水,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弧度。

    “对不起。”

    这个声音无奈又安慰地说:“你一直都在和我说对不起,我们之间,能不能有别的对话?”

    “对不起。”乐瑛的声音明显小了,虽然,还是那句“对不起”。

    顾修瑾叹气:“其实,你不必做别人,做你自己就好。”

    顾修瑾将自己的西装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带着温度和淡淡古龙水气息的西装,让乐瑛有一些局促,她这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去看眼前的这个人。

    眼前的这个人,雪白的衬衫,暗刻花纹,手上带着低调奢华的手表,干净袖长的手指,一直精致到了指甲,西装裤笔挺,皮鞋油亮。

    他将自己的奢华暗藏起来,却掩藏不住他的英俊,温柔敦厚和非一般的气质。

    “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背过身去。”

    乐瑛有点不理解,她微蹙眉头。

    “额,我是说……你如果还伤心的话,我可以背过身,你再哭一会儿。”

    原来他听到了!

    “你看到了!”乐瑛着急。

    她那么脆弱的时候,竟然被他看到了,她的保护壳,她没有防备的被人看到了最柔软的那一面。

    “我,不是故意的。”顾修瑾觉得自己上来就是一个错误,他目睹了全过程,看到了一个字面意义上的渣男,他同情眼前的这个姑娘,可怜她一不小心,遇人不淑。

    “我没有偷听人隐私的习惯,”顾修瑾挠了挠头,觉得自己越解释越乱,“如果你觉得……对不起。”

    对话还是回到了道歉上,顾修瑾一声叹息。

    仪表堂堂的他,倏地有些脸红,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乐瑛想知道的是,他从什时候开始听的,听到了哪些?可是这样的话,她又说不出口。

    可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听,重要吗?

    从什么地方都能知道她现在的处境是什么样的。

    “额……至少你们还没有成婚,你能选择更好的。”顾修瑾在脑子里想了一万种安慰的方法,但是说出口的时候,还是想把自己打死,“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又没有人说话了,气氛又尴尬了起来。

    “我没事,谢谢你。”乐瑛嗓子有点哑,身体有点虚,说话还带着气声。

    她没有想到,真正愿意在这个病房里陪她的人竟然是这个男人。

    五年的时光,还不如一句你好。

    “谢谢你说这些,我不会难过的,为了他,我觉得恶心。我就当五年的青春喂了狗了,”乐瑛叹气,“遇到更好的,我不配。”

    “为了这样的人难过,确实不大值得,但是你也不能因为遇到了这样的人渣,而放弃了自己,谁说你不配遇到更好的?”

    顾修瑾找了凳子坐下来,看到桌上不知是谁放了一个水果篮,他拿了一个苹果,拿了一把水果刀,仔仔细细地开始削苹果。

    苹果皮细细的,却没有断。

    他好像不在意的继续说:“你知道么,我们看到的冰山,只是露出海面的极小一部分,大部分都隐藏在海里,才会让人觉得深不可测,但是正因为如此,冰山才拥有极大的力量。”

    他将一个削好的苹果拿给乐瑛,乐瑛怔怔地发愣。

    “而即便是这样的冰山,太阳也不会放弃温暖她,而你只是没有找到属于你一个人的太阳。”眼里尽是暖意的温柔,让乐瑛一时间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被融化了一样。

    她的心扉似乎要为这样的温暖敞开,鼻子一酸,泪水又充盈了整个眼眶。

    从小,她都觉得自己不配得,不配拥有良好的家境,不配拥有爱情,什么东西都是努力了之后还要看上天的恩赐。

    而今天有一个人说,她配得。

    “阮乐瑛,我想做你唯一的太阳,照进你的心房,温暖你。”

    顾修瑾,放下水果刀,捧着捧着乐瑛没有接过去的苹果,真挚的看着她。

    阳光就在窗外,洒向所有朝着它生长的花草树木,鸟儿名叫,花儿盛开,如同春天一样的光景,就在那一瞬间变得如此明亮。

    如果是五年前的她,她会开心的昏过去,会告诉所有人,她被表白了。她会在院子里转圈,快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

    更何况,她现在刚刚成为一个弃妇。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这样的安慰。”她又将自己锁了起来。

    “你能看出来,今天奶奶为什么叫你去聊天。”这并不是一个问句,而是一句非常简单的陈述,顾修瑾相信她有这样的智商和情商能够读懂奶奶的所作所为。

    “嗯”乐瑛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她想让你做孙媳妇。”

    “我看得出,她是个很开朗的老人。”

    “所以,你愿意吗?”顾修瑾很高兴,这个女人不仅漂亮坚强,明事理,而且聪慧,有主见。

    他看中的人,一定不会错。

    “老人家是好心,你不能随便带一个人去安慰她。”乐瑛摇了摇头。

    “不,你不明白,”顾修瑾解释,“我想,你应该可以看得出来,没有谁能强迫我,包括我的祖母。”

    乐瑛还是摇头:“你不必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我,我还不了解你,不是那种容易被人趁虚而入的小姑娘了。”

    “你是个聪明人,”顾修瑾见她还是犹豫,连手上的苹果也不接受,就顺势啃了一口,“我只告诉你,我会选择你,不是因为你现在看上去非常柔弱,并且事实上,你并不是个这样的女人。”

    顾修瑾说的更加直白了:“你配成为顾家的孙媳妇。”

    乐瑛冷笑:“顾先生言重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女子,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但也算是了解一些商业集团,顾家在商场上的能力,我也是有所耳闻的。”

    乐瑛正色:“我不是那种眼皮子浅薄的那种女孩子,我不是那种给点好处就往上贴的那种女生,也不会为了一些不必要的虚荣做合同婚姻,我想,你可能找错人了,我并不缺钱。”

    顾修瑾的脸色有点难堪:“我想你可能是搞错了。我并不是那种肤浅的男人,如果是钱的话,我并不需要这样的交易,我看中的并不是你其他的东西,正是你现在的样子。”

    乐瑛偏头,不解地看着他,这张好看的面皮下面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现在的样子?我现在是什么样子?被未婚夫抛弃的一个弃妇?还是被闺蜜撬走男友的傻姑娘?顾先生,我想你真的是弄错了,我和相处五年的男友刚刚分离,他刚刚嫌弃完我,你现在说不是来安慰我的,你觉得我信吗?”乐瑛有点生气了。

    “……阮小姐,你一定要把我和那个败类比吗?”顾修瑾终于忍不住了,“我哪一点是这个人渣能比的?”

  http://www.biqufa.com/102/102674/24955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