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你说不出再见 > 第一卷 第十六章

第一卷 第十六章

    连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距离,连睫毛都能轻松触碰的距离。

    乐瑛和顾修瑾之间,瞳孔中只有对方的特写。

    她的眼里是顾修瑾细长的桃花眼,柔情似水。

    他的眼里是乐瑛惊讶的杏眼,含情脉脉。

    她几乎能感觉到顾修瑾身上炙热的气息和眼神中柔情背后的强大占有欲。

    她连忙低头,转过脸,避免直视这样的眼神。

    乐瑛现在的状态可以用衣冠不整来形容,浴衣几乎遮不住她的前胸了,头发依旧飘散着,原本包头的毛巾也掉了下去,松松垮垮系在腰间的腰带也快松散了。

    顾修瑾觉得现在的她真的是一块诱人的蛋糕,放在这里就让人觉得秀色可餐。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作为雄性动物的直觉了。

    “你睡在这里?”顾修瑾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弱弱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顾修瑾笑了:“阮小姐,这是我在医院给奶奶陪夜时候的专用房间呀。”

    什么!

    乐瑛整个人一怔,好像落入圈套的小动物,想起顾家奶奶聊天送衣服带休息一条龙服务,将她毫无戒备的送到了这个人房间,差一点,直接送上了床。

    “我……我……你……”乐瑛瞬间语无伦次,她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开始说才是对的。

    但转过头发现顾修瑾还在原来的位置上,脸和脸之间的距离又回到了刚才。

    这个距离太近了吧!

    她连忙往后退,然后想站起身来,这个时候却被顾修瑾的一只手拦住了。

    她被顾修瑾桌咚了。

    两只手撑住了写字台,正好堵死了乐瑛逃跑的两条路,顾修瑾嘴角上扬,也不说话,挑眉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她像一只掉入陷阱的小动物,四处乱串,可爱极了。

    乐瑛左边逃不出去,右边也逃不出去只能被迫和顾修瑾眼神交锋。

    这个没有底气的交锋,不到五秒钟就败下阵来。

    “我不知道是你的房间,不好意思,抱歉使用了浴室。”她将肩膀上快要掉下去的浴衣紧了紧,然后裹住胸口,蜷缩着。

    再靠近一点点,顾修瑾又一次侵略进了乐瑛的安全交流距离,然后继续诱惑地撩她:“我们的话题又回到了对不起和不好意思上了?”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记仇?

    乐瑛佯装怒目而视,这下把顾修瑾逗笑了。

    “没关系,”顾修瑾将这三个字念得特别清楚,“我会用一辈子来让你改正!”

    “你怎么这么自恋!”乐瑛一点都不喜欢他们之间现在的距离,这种压迫感让她非常难受。

    “乐瑛,你刚刚为使用了我的浴室道歉,现在要不要再为穿着我的浴袍道歉一下?”和这个女人开玩笑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乐瑛的大脑有一秒钟宕机了。

    她一定是被顾家的老太太算计了!

    乐瑛的脸上简直欲哭无泪,她真的想解释这个不是她的问题,但是现在解释这个有什么用?

    顾修瑾用眼神制止了她无力的挣扎,告诉她:“我知道,你是奶奶用心良苦的礼物。”

    乐瑛苦笑:大概没错,顾家老太太忽悠着她自己洗白白送上们来。

    玩笑开得时间太长不太好,顾修瑾适时的松开了手,乐瑛立刻从位置上逃了出来,拉长了正常交流距离。

    顾修瑾笑了,松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淡定地说:“没事,我们来日方长。”

    呸,谁要和你来日方长!

    如果说乐瑛是当年那个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小姑娘,现在这个状态肯定已经被顾修瑾迷倒了,可是不巧,乐瑛差一点就嫁为人妇,现在的她,会被顾修瑾的事业吸引,也会被他的能力吸引,唯独不会被他现在撩人的这些伎俩所迷惑。

    乐瑛无奈:“顾先生,我不记得我答应了你的追求。”

    顾修瑾摇头:“不,阮小姐,我记得我说过,我只想要我需要的那个答案。”

    乐瑛觉得很郁闷,怎么这个人就是说不听呢?乐瑛皱眉,着急解释:“顾先生,我想感情这种东西,是双方面的,好比合作,总要你情我愿吧。”

    顾修瑾微笑继续摇头:“不不不,在我这里,只要我愿意,只要我想要的,一定都会属于我。”

    这个底气来源于顾氏家族的资本,来源于顾氏集团的庞大背景,和顾修瑾那为数不多的霸道总裁脾气。

    对,他就是有这个底气说这个话。

    很多年以后,乐瑛回想起这一次的对话,她就明白了。

    顾修瑾这不仅仅是一个顾氏集团未来当家人的名字,更是相州市未来商业战场上不败的神话。

    “乐瑛,我只是想让你给自己一个机会,我可以用各种方式让你知道我在追求你。”顾修瑾坦言,“但我却用了最笨的那一种。”

    他真诚地看着乐瑛:“我想等你给我那个回答。”

    乐瑛有点恍惚。

    顾修瑾继续说:“我可以强迫你,可以圈养你,可以让你从此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帮你打击谢家,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但,如果我做了这些,你还会喜欢我吗?”

    乐瑛哑然,如果他在乐瑛没有授意的情况下,擅自做了这些事情,乐瑛不会喜欢他,甚至,不会原谅他。

    “你心里都明白,你不愿意做花朵,也不愿意做藤蔓,更不愿意做小鸟。你是和我一样的人,我们有自己的骄傲,有自己固执的坚持,用自己的方式爱自己想爱的那个人。”

    这段话还熟悉,乐瑛几乎看到了顾修瑾快要走进自己的心里了。

    舒婷的《致橡树》,顾修瑾是那棵橡树,乐瑛就是那棵木棉。

    “我没有谈过恋爱,我后面还有很多愚蠢,或者聪明的小惊喜。”顾修瑾深邃的眼眸温柔坚定,“请给我一个机会表现一下。”

  http://www.biqufa.com/102/102674/249553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