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你说不出再见 > 第一卷 第十八章

第一卷 第十八章

    饭后,顾老太太又留了乐瑛聊天,拉着她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顾修瑾和老太太说着下周酒会的事情,乐瑛觉得自己不该听这些东西,奈何手被老太太拉着死不松开,只能在边上默不作声地扮演背景板。

    “乐瑛,你觉得甜点好还是其他的一些点心好一点?”顾老太太和自家孙子讨论了半天,还是没有定下来,转头问正在一边发呆的乐瑛。

    乐瑛连忙说:“顾奶奶,这个事情比较重要,我一个外人,怎么定呀。”

    顾老太太立马正色道:“你怎么是个外人?”想想又觉得自己孙子连事儿都没有办,这个话也不算错,就接着说:“就算你现在暂时是个外人,我也想听听外人的意见!”

    乐瑛看到老太太这个固执的样子,有点可爱,就慢慢解释说:“我去过知味斋,他家的点心虽然都很好吃,但是以咸点出名,如果让主厨硬是要做甜点,也没有问题,但这样不是发挥不出他的优势来?”

    顾修瑾抬眼看着乐瑛,她说的这个话确实不错,乔木做一些咸的点心确实一绝,如果一直让他在甜点里纠结,反而会浪费了他的才华。

    “那你说怎么办?”顾修瑾问她,“现在时间紧任务重,乔木那边已经要抓狂了,我们得商量个对策才是。”

    “我看奶奶也不大吃甜的东西,而且小腿有些虚肿,可能有些糖尿病的症状。不如让知味斋的主厨出一些类似一口酥的咸点,小一点,精致一点,旁边点缀一些甜点。”

    顾家老太太的脸笑得像花儿一样,郁荷也有点佩服这个姑娘了。

    她和老太太才几面之缘,却已经发现了老太太糖尿病的症状,考虑到老人家的情况后,还考虑到了来宾的其他情况。

    这个姑娘不错。

    顾修瑾听到这个想法之后,略微思考了一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乔木,我有个想法,不如我们就做咸点心,旁边点缀一点甜味的点心好了。”

    “我也正有这个想法!”乔木在电话那头说,“如果甜点变化多,但是味觉上总觉得差一点。”

    “那你先这样做,我明天来看。”顾修瑾挂了电话,然后就接到了乔木的短信:“这个难道是你追的那个姑娘和你说的?”

    “我如果说不是呢?”顾修瑾倔强地回复。

    “你这个死脑筋能想到这个,打死我都不信!”乔木立刻回复。

    顾修瑾黑屏不去理睬。

    “就按照你说的做。”顾修瑾对乐瑛说,“明天你有空的话,和我一起去知味斋尝尝这个点心。”

    “我……明天出院了。”乐瑛犹豫了一下,“这段时间谢谢你们这么照顾我。”

    “我明天有事情,我让金助理来送你。”顾修瑾顺手将刚刚黑屏的电话解锁,继续发微信。

    “不用不用,我明天整完东西就和一个朋友一起住了。”乐瑛看着顾家老太太着急的样子,继续说,“奶奶,您别着急,我会常常来看您的。”

    顾家老太太以为她只是为了履行之前的承诺,摇头道:“你记得我就好了,我也不是很想住在这里,如果方便的话,等我这段时间疗养好了,我就在家等你吧。”

    乐瑛只是想将这段在医院里相识的故事,永远留在这个地方,这里埋葬了她的青春,也埋葬了她的单纯。

    某种意义上说,她已经黑化了。

    她不再是那个单纯为了一个男人或者一个理想而拼搏的积极向上的青年,她也不再会将之前坠海这样的委屈咽下。

    这次的住院是一个分水岭,将原本那个乐瑛彻底留在医院里,或者,留在那一片海水中。

    乐瑛告诉自己,就当自己重生了一次,从出院的那一刻开始,她要谢家将所有从她这里得到的好处,一点一点,翻倍的还回来。

    而面对顾修瑾,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她有一点私心。

    她想最后留在这个人心里的是那样一个干净的形象。

    乐瑛未来要做的事情,可能会让他觉得失望,失望于她将可能出卖自己所有的东西,让自己的羽翼丰满,将谢家尽快地踩在脚下。

    而眼前的这些人,乐瑛看着顾老太太和顾修瑾,至少现在,他们是朋友,是真心待乐瑛的。

    所以,就让他们眼中最后的自己是那种懂事听话温柔可人的她。

    顾修瑾似乎看到了乐瑛的泪水,她的眼神中总是带着非常无奈又冷漠的神情,而现在她眼中的却满是遗憾。

    她在遗憾什么?遗憾和那个渣男的过去?

    她还放不下吗?

    顾修瑾有点生气,难道现在的他还是比不上那个渣男的一分一毫?

    顾修瑾咳嗽了一声,看着乐瑛说:“你吃饭的时候说,你回去朋友那边帮忙?”

    乐瑛点了点头:“对,一个发小,家族小企业,连锁酒店,在同一个行业里,她现在想拓宽一下业务,打算走网络定制化民宿。”

    楚竹原本就是个很有艺术气息的姑娘,在定制这个方面做的也不错,乐瑛和她一起将个性化定制的民宿作为一个噱头,在网络上打出名声,这样在旅游旺季就能在收益上更上一层楼。

    说到工作的话题,乐瑛就变得非常的柔和,顾老太太看着眼前这个有自己独立思考能力,也有对市场非常准确判断力的姑娘,非常满意地点头。

    “我有点累了,先休息啦,你们去外面走走吧。”顾老太太强撑了一下精神,招呼郁荷去休息了。

    乐瑛连忙起身,顾老太太摆了摆手:“年纪大了,精神头短了,你们小年轻在聊聊。”然后给顾修瑾使了个眼色,就送他们出了病房门。

    郁荷忍着笑将一脸无奈的顾修瑾和不知所措的乐瑛关出门外之后,转身又回到了老太太的身边,扶着老太太去床上休息。

    “郁荷,你跟我多久了?”老太太略有所思地说。

    “30多年了吧。”郁荷手上的活儿没有停下来,淡淡地说。

    “我看到乐瑛的时候,好像看到了我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顾老太太出神地看着外面,“那种眼神,让我想起了我年轻时候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顾老太太又叹了一声:“谁年轻的时候没有遇到过这样那样的事情,这样那样的人渣废物,这样才能成长起来,才能看清楚这个世上,谁对你好,谁是真的想让你死。”

    郁荷不明白,她跟着顾老太太的时候,她已经嫁到了顾家,作为顾家的少奶奶,她跟着这个心里永远住了一个少女,脸上永远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她是商战中不败的神话,也是顾家永远最小的孩子。

    “老太太怎么想起这些事情来了。”郁荷坐在顾老太太的床边,关心地问。

    “我上一次见她,她的眼睛里全是伤感,因为她刚刚分手。”顾老太太摇了摇头,“现在的她,眼神中全是决绝。如果她手上筹码够多的话,可能会和谢家来个鱼死网破。”

    拙劣的笨办法,乐瑛以为就她一个人下定决心,谁曾想,眼前这个老太太从眼神中就将她看得一清二楚。

    “郁荷,我不希望她做傻事,因为她太像当年的我。”

    当年的顾老太太,要强,不择手段,是当年商业战场上的一支带刺的玫瑰。

  http://www.biqufa.com/102/102674/249553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