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你说不出再见 >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第一卷 第四十四章

    小时候的爱媛是个人人喜欢的姑娘。

    长得漂亮,人也伶俐,在遇到乐瑛之前,她几乎是所有人眼中的小公主。

    并且,她也做着小公主所该做的事情,好好学习,练习舞蹈,钢琴,让自己从内二外的变成一个家长眼中的合格名媛。

    虽然钢琴课很辛苦,虽然芭蕾舞很痛苦,但是她从来都不哭闹。但是即便是这样,家里依旧可以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私生女”,“外面的人”,“享福”这样的字眼时长能飘过她的耳朵,那个叫做奶奶的人,也不会对她开心的笑,她的生活如同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只是为了欺骗她而存在。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一定要去走的路。只有在自己的路上走好了,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她小心地活着,让大家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名媛,成绩优秀名列前茅,是她熬夜学习换来的,钢琴比赛演出独奏会,是她每天不休息练习换来的,芭蕾舞女主角,天鹅湖的SOLO是她几乎要折断了腿才练成的。

    但是这一切都变成了,因为她是谢爱媛。

    她也曾经不服,为什么她所有的努力,都被这个光环照耀的一点闪烁的亮光都没有了。如果可以,她不愿作为谢家的孩子,这些努力和成绩是不是就能被人看到。

    “生在这个家里,没有人能随心所欲地活着。”爱媛第一次听到了奶奶说了这样的话。

    她的努力姚一沫都看在眼里,她也知道爱媛是个要强的姑娘,可是当时的谢家,就是这样一副不上不下的样子,她的成绩变成了谢家应得的,她的落后变成了谢家的罪过。

    每个人都如履薄冰,好好活着都如此艰难,爱媛从此以为,每个人都活得非常艰难。

    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乐瑛。

    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乐瑛站在父母身后来到他们家。

    乐瑛比她大一点,眼神里充满了天真和欢乐,相比她,那种真挚的目光如同一道阳光一样射进了她的心里。

    原来还能像她一样的活着。

    她可以一天呆在树上看书,可以一天呆在房间里睡觉,还能找家里佣人的孩子一起玩。

    她没有钢琴课,没有舞蹈课,甚至学习成绩也就一般。

    可是她很快乐。那种单纯的没有烦恼的快乐。

    “为什么?”爱媛不理解,比她大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儿,就可以活得那么快乐?

    “想那些事情干什么?”乐瑛给她的回答如此简单,“学那些东西又复杂又难学,我学不了,我笨呀~”

    “你为什么不着急,你这样不会给爸爸妈妈,给家里丢脸吗?”爱媛甚至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丢脸?丢什么脸?我爸爸让我过得开心就好。”

    这个回答完全超出了爱媛当时的理解。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两个人就面对面站着,但爱媛觉得乐瑛身后的花儿都异常鲜艳漂亮。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一定要去走的路。”这样哄小孩的话已经不能欺骗当时的爱媛了,她看到这个家的虚伪。

    但每一个人都依旧带着老的面具互相问好,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也许没有当年的乐瑛,爱媛可能就能成长为出色的谢家主事人。

    但是就因为那个时候阳光一般耀眼的乐瑛,长出了一片奇形怪状的叶子,从而变得不那么纯正。

    带着好奇,爱媛和乐瑛交好,两家也开始经常来往,家族生意上的事情爱媛管不到,但是,她却带着非常纯粹的目的,走进了乐瑛的生活。

    那个她可望而不可即的美丽世界。

    而越深的交际,带给爱媛的打击越大,她们之间的感情越深刻,爱媛回家之后独处时的脾气就越暴躁。

    爱媛像是身体和心灵要撕裂一样痛苦,可就是这样,乐瑛对她来说如同鸦、片一样,离开她,爱媛会更加渴望那个世界的美好,见不到就更加生气。

    她摔碎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像是要将自己的躯壳也一起摔碎了。

    乐瑛,改变了爱媛的一切,而爱媛却从来都没有走进过乐瑛的一丝一毫。

    长大就是那种一瞬间的感觉,乐瑛的父母车祸去世,阮家的事情一夜爆发,一个原本开朗的姑娘收起了笑脸,抱着双亲的牌位,坐在角落,施展开了冰冷而漠然的强大屏障。

    原来这个人的缤纷世界也会凋零。

    只那一次,爱媛觉得乐瑛从一个小天使回到了人间,光脚站在人间疾苦的碎片上,体验着她每天所忍受的痛苦折磨。

    “乐瑛姐姐,你节哀。”这是爱媛最后一次像乐瑛示好,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爱媛看到了乐瑛的改变。

    她将这个世界和自己完全隔离开,努力在自己站立的小小空间里,挣扎出一片天地。

    这个从来都没有来过艰难社会的人,在阮元一片混乱的情况下撑起了一片天,阮元主要的海外市场几个月就稳定了下来,国内的这些烂摊子也在一点点的收拾,所有的事情在她不动声色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谁说她笨?

    没有人陪伴,她也可以活得很好。

    如果原来她的世界是一片缤纷色彩,那么现在她的世界就如同图书馆一样井井有条,为什么她总能活出不一样的自我?

    而爱媛自己只能在哀伤的生活中苦苦挣扎。

    当爱媛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出现的第一个人,是林晋,爱媛笑了,这个人是从乐瑛身边抢来的,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战胜了那个女人。

    可是她一点都不快乐,一点都不。

    她的生活已经完全乱了。

    “你怎么样?”林晋看到爱媛睁开了眼睛,紧张着急地问:“钢琴独奏会的事情辛苦你了。”

    对了,钢琴独奏会,她昏倒之前还在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

    “啊……”爱媛想张口说话,但是却发不出声音,“啊。”

    “医生说,因为过度劳累,你的嗓子有一点影响,所以,现在可能好不能说话。”

    爱媛又闭上了眼睛,她的人生完了。

    从钢琴独奏会出来之后她就已经死了。

    “你不要担心,谢家会把这个事情解决好的。”林晋看着有些心疼。

    爱媛不再理睬他,自己默默的流泪。

    她输了,在乐瑛的面前,她活成了一个四不像。

    她不能好好的做一个谢家的小公主,也不能像乐瑛一样活得非常自我。

    林晋看到爱媛似乎又睡着了,他坐在一边拿起手机想发短信,想了半天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现在的这些事情,也不是他说可以解决的。

    现在外面有各种消息纷至沓来,很多人都觉得谢家这次已经要倒了,姚一沫老太太沉默的坐在谢氏集团的会议厅里,等着各个部门总监来回报成果,公关部门连夜加班,以最快速度给大家一个态度,减轻舆论对谢家带来的伤害。

    小看乐瑛这个小姑娘了。

    这个是姚一沫第一反应,当她赶到现场的时候,警察已经走了,其他的名媛和音乐界的名人也离开了,只有楚竹,乐瑛,和躺在乐瑛怀里的爱媛,在等待着120救护车的到来。

    这个姑娘依旧是那样淡然的伤感,她和爱媛之间那种藕断丝连的情感,让她们永远都只能在这种痛苦之中互相折磨。

    “爱媛和你认识,真是你们两个的劫数。”姚一沫走到乐瑛面前,叹气。

    姚一沫身边的人扶走了爱媛,乐瑛因为蹲的时间长了,一下子没有站起来,楚竹扶了一把,她强撑着靠在楚竹身上,疲倦地说:“也许吧,至少从前到现在,我都非常羡慕她。”

    她是人前人后的小公主,她有非常美好的童年和未来,从物质上到精神上,她都非常富有。

    可自己,永远都在为各种东西奔波着,为了阮元,为了父母的后事,为了林晋,为了所有人。

    劳碌命说的可能就是她这种的人才,远远都停不下来,像是一个旋转着才能直立的陀螺。

    很快120车子到了,爱媛和姚一沫老太太走了,只剩下楚竹和乐瑛。

    昏暗的灯光下,乐瑛将那个曾经的闺蜜送出,看着她一袭红衣远去,这才突然醒悟,这一次,也许是真的和爱媛再见了。

    这一次,乐瑛体会到了好友远去的痛苦,她真的远离了自己。

    “阿竹,”乐瑛有点伤感,“爱媛可能真的不会再来了。”

    楚竹有点不懂现在的乐瑛:“你会伤感吗?”

    乐瑛楞了一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把自己都逗乐了,“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样大家都能轻松一点。”

    “你们能不能好好活着?每天活得这么拧巴不累吗?”楚竹嫌弃。

    “你要是想的这么明白,你还会回去接家族生意吗?”乐瑛想了想,换了个话题。

    这下轮到楚竹郁闷了,“哎,好好活着好难啊!”

    然后张开双臂活动了一下,转身走出了钢琴演奏会的会场,留乐瑛一个人在会场里。

    安静的环境,炙热的追光灯,乐瑛看到进门处有一个身影走了进来,她眯起眼睛看,看不清楚,上前一步,就感觉到灯光越来越亮,一片白光包围了自己。

  http://www.biqufa.com/102/102674/249554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