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和你说不出再见 > 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第一卷 第四十七章

    如果乐瑛知道外面现在已经剑拔弩张的话,她可能先早一点醒来,但是爱媛的这一刀捅的实在非常精准,因为刀比较长,差一点就一刀两洞了。

    “爱媛……”乐瑛在完全是白色的环境里看到了一个身影,但是她实在看不清楚,“是爱媛吗?”

    “乐瑛姐姐,乐瑛姐姐……”前面声音很模糊,但是这辈子叫她乐瑛姐姐的可能就只有爱媛一个人了。

    “爱媛……”乐瑛在问,“你到底答应了谢家些什么?”

    “乐瑛姐姐,乐瑛姐姐……”前面这个声音依旧在呼喊着。

    “爱媛,你告诉我,你到底答应了谢家什么!”

    “不要放过谢家……”

    “爱媛!”乐瑛一下子就醒来了,看着顾修瑾一张黑着的脸。

    “你能不能换一个名字叫,”顾修瑾很纠结,“你就是换楚竹的名字,我都不会生气。”

    “和我什么关系?”楚竹一脸郁闷,“我从来都不承认爱媛是朋友。”

    “爱媛呢?”乐瑛感觉到了腹部的吃痛,轻声说,“她什么时候出去?她要去罗马尼亚。”

    “你还在担心她?”顾修瑾有点生气了,“你能不能担心一下这个房间里的人?”

    乐瑛这才反应过来,房间里其实有很多人:郁荷带着老太太坐在沙发上,楚竹身边站着乔木,顾修瑾就站在她的床头。

    “对不起……”

    乐瑛道歉了,顾修瑾一下子就不生气了。

    “辛苦你们了,我最近可能是和医院比较有缘分,所以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你再次能不能和顾家比较有缘分。”顾修瑾开玩笑。

    “我试试看。”乐瑛嘟着小嘴。

    顾修瑾一下子怔住了,她没有反抗,她居然没有否定,她接受了?

    乐瑛看着顾修瑾,“我发誓,我接下去一定好好活着,坚决不给自己找麻烦。”

    原来只是这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的心里还是没有我。

    所以,所谓的这些感情,其实她都没有接收到。

    “乐瑛,你好好休息。”

    顾修瑾说完,眼神黯淡了一下,然后转身要出去。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一角,将他的衬衫紧紧的拽出了褶皱。

    “修瑾,你能陪我吗?”乐瑛渴望的眼神在身后,“陪我好好活着。”

    一瞬间,顾修瑾觉得世界的颜色都变的鲜亮了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她说陪着她,陪着她好好活着。

    有一种热辣辣的东西要从眼睛里挣脱出来,他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

    “你刚刚说什么?”顾修瑾再一次确认。

    “你能不能陪我活下去。”乐瑛再一次说这个话的时候有一点害羞,“各种意义上的。”

    郁荷赶紧推着老太太去休息了,乔木几乎也是拉着楚竹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面就留下了乐瑛和顾修瑾,几乎相同的病房,又回到了当初的感觉。

    “你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才愿意和我在一起的?”顾修瑾尝试问,“你既然已经选择了这么久,不妨再仔细考虑一下。”

    乐瑛艰难的支撑起来,一不小心还扯到了伤口,“嘶”了一声,“你要给我时间呀,之前,我……才刚刚被分手,这段时间事情有非常多,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有让自己好好活下去。”

    “爱媛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顾家会以各种名义为你讨回公道。”顾修瑾坚定地说,“毕竟我还没有见过谁敢公开和顾家叫嚣。”

    “爱媛的事情,你不要多插手,毕竟现在我和你之间也不是什么正式关系,如果你用顾家的手段去处理了,会给顾家带来不好的影响。”乐瑛喘着粗气,伤口确实疼得厉害。

    “我不是想给你一个说法,我只是想给我自己一个说法,”顾修瑾低下头,“我现在连你都保护不了,那么我还能做什么?”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这件事情,原本就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乐瑛安慰他,“顾修瑾,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的哪一种。”

    “你确定吗,你要一辈子和我在一起?”顾修瑾认真严肃,却真诚。

    “我想和你在一起,之前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喜欢一个人了。但是现在,没有你在身边,我会发慌,会没有安全感,你已经完完全全地住进了我的心里。”乐瑛坦诚地说。

    一个人住进另一个人的心里要多久?一天,一年?

    冬天还没有过去,乐瑛的世界又一次绽放了新鲜艳丽的色彩,对于她来说,顾修瑾给予她的不仅仅是这个世界的缤纷绚丽,还有这个世界和外界的桥梁,让她不再害怕。

    “修瑾,我之前不想和你在一起,是因为自己身边有非常多的麻烦事,我不想连累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乐瑛纠结,“我想自己处理完这些事情,因为这些事情只和我有关系,我也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我处理完了这些事情,我想找一个地方,安静地等死。”

    “你总是这样,”顾修瑾有些心疼,她总是将自己伪装的非常坚实,其实就是个害怕手上的小丫头,“可你现在为什么想通了?”

    “……因为我想麻烦你,我想成为那个你心里记挂着的人,想得到你的爱,”乐瑛泪水流了下来,“爱媛刺我那一刀的时候,我知道抬起头就一定能看到你。”

    “就算我现在身边还是有一堆麻烦的事情,但是想到你,我就会安心很多,我不想连累你,不想连累顾家,但是我希望你能看到我慢慢成长,能看到我真正成功的那一天。”

    “……乐瑛,”顾修瑾笑了,“说一句我喜欢你,就这么难吗?”

    乐瑛羞红了脸:“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顾修瑾摸了摸乐瑛的头,宠溺地说:“这才乖,就这一句话就够了,你前面说了那么多,到底在说些什么?”

    乐瑛撇了撇嘴,眼前的这个霸道总裁,好像也不是很会浪漫……

    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会浪漫的人,无所谓了。

    “快到春节了,顾家的家宴,你参不参加?”顾修瑾随口一问,“你这次可能要换一个身份来参加了。”

    “嗯?换一个身份,我之前是什么身份?”乐瑛眨了眨眼睛,“我之前难道不是顾家少东家的未来女朋友吗?”

    “所以跟你说要不要换个身份,比如顾家少东家的现任女朋友?”顾修瑾点了点乐瑛的脑袋。

    乐瑛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就连脖子也变红了,她掀起了被子罩住了脸,却又一次成功扯到了伤口,“嗷”一声惊动了外面的小护士。

    小护士非常不适时宜的推门进来,看到两个人正在病床边打闹,嫌弃的叮嘱:“这位病人要休息,你不知道吗?现在是什么地方,你们能不能收敛一点!”

    然后关门走了出去。

    顾修瑾和乐瑛愣了一下,看到关上的病房门,不由自主的偷笑了起来。

    顾老太太在自己的病房里坐在轮椅上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盘算着什么。

    郁荷拿来了水杯和药,服侍她吃药。

    顾老太太喝了一口水,抓住郁荷问:“你儿子结婚的时候,有什么新的礼仪?”

    郁荷“噗嗤”笑了出来,“老太太,你还是想的有点远,今天他们两个好了,我们只是可以从长计议这个事情,但是你现在这个也太快了吧。”

    “不快一点,我还能看到曾孙吗?顾修瑾已经是三代单传了,我就想让他们给生个孩子怎么了?”顾老太太执拗地表示。

    “是是是,生个足球队顾家都养得起!”郁荷笑着收拾了桌子:“春节快到了,让乐瑛一起来吃个团圆饭?”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顾老太太突然想起来,“今年过年和要好好给乐瑛补一补,这个小姑娘真是的,又忙又会生病……”

    顾老太太想了想,摇了摇头:“最好还是问一下她,之前都不知道春节她是怎么过的,一个人,多可怜呀。”

    “今年就不会了,我们一起过,春节家宴的事情,我让金显去办,毕竟现在他还有空操心这些事情。”郁荷想起了乔木,心里又欣喜了一下。

    “你是说乔木那个小崽子?”顾老太太也想起来了,“那个姑娘好像姓楚,看上去要比乐瑛更加干练一点,这个姑娘我也很喜欢,一看就非常独立。”

    “楚家之前也出过一点事情,这个小姑娘拿了一根齐眉棍站在楚家祠堂门口,说:‘你们今天要是没有把楚家的财产还干净,就别想出这个门!’就她一个人,里面七八个大老爷们,乖乖的把字据都签了。”

    “哦?”顾老太太非常有兴趣,“这个小姑娘这么勇?楚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呗?”

    顾老太太的病房里,郁荷一边给老太太削苹果皮,一边和她惟妙惟肖的形容楚家的那些事情,好像说书一样。

    顾老太太听着,时而愤怒,时而微笑,时而点头赞许,楚竹和乔木的事情,在顾家就这样变成了“既定事实”。

  http://www.biqufa.com/102/102674/249554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