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月俏佳人 > 9 赎身

9 赎身

按下陈瑾瑜每日借着“业务往来”之名和月月暗送秋波不表,大咪是真的把慌慌要跳甩袖舞得找乐师的事儿给放在心上去办了。

    临州城里最好的舞娘都在“秀苑”,不同于青楼那里就是跳舞的地方,但是与青楼相似的在于那个地方百分之百是会接受“潜规则”的。

    估计有顶级舞娘的地儿,也肯定有顶级乐师。

    大咪照旧一身青袍,头上戴着从苏暮然那里讹来的莲花冠,手里还款款摇着折扇,饶是风流潇洒了一把。她缓步踱入秀苑,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定,叫小厮送来茶水点心,就坐在那安心剥花生壳。其实花生这种东西有时候不大好剥,比如晒太干了,一捏皮就碎了,还沾的到处都是,看起来挺狼狈的。大咪剥花生的时候从来都是在桌子上稍微撒上点水好吸住花生皮免得沾到她袖子,这臭毛病也是穿回去才养成的。她现在就变态变态的特别喜欢听花生壳“啪嗒”一下落到桌面上的声音,花生剥是剥了,很少有吃的,净啪嗒啪嗒地听声玩儿了。

    所以说,败家子就是这么炼成的。

    秀苑的舞娘最出名的是嫣然姑娘,大咪自然也是来凑她场子的热闹的。反正往笨了想,能给这位姑娘舞蹈奏乐的,怎么着也不至于是棒槌吧!大咪琢磨着回头谈谈价,有门就“全窝端”直接拉走,嗯,这个想法很不错。

    在一阵紧密的鼓声中,嫣然姑娘从后台迈着小碎步踱出来,水袖一甩纤腰一扭就是一个造型,随后古筝琵琶的声音叮咚响起相呼应和,嫣然时而跳跃时而旋转舞着那两条长长的水袖身上还系着飘逸的丝带煞是好看,连大咪这种不爱好舞蹈的人都看得有点呆。

    一曲终了,是山呼海喝的叫好声。大咪也跟着兴致勃勃地拍了拍手,没想到就在乱哄哄的人群中竟然有人来拉她的衣袖,大咪侧头,见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看起来脏兮兮的,便笑笑,打算随手给他点碎银子打发了那个孩子。谁知那孩子根本不要钱,而是压低声音,像个小大人一样问她:“你是凌墨遥凌公子吗?”

    大咪微微有些错愕,点了点头,笑笑,想抬手摸那个孩子的头,却被孩子一低头闪过了,于是她只好有点尴尬地说:“你认识我?”

    那孩子点了点头,有点迟疑地看着他,想了想,“我……我姐姐有事找你。”

    “你姐姐?”大咪愣了一下,实在没好意思当着个孩子面挂上招牌样的痞子笑脸,“她有什么事?”

    “你跟我出来就是了。”

    大咪有些疑惑地跟在那孩子后面。临州城虽然属于比较大的城市,但是人口地界毕竟有限,“不是青楼”开得很火,她又一直在外面行事高调,有人会认识她本不足为奇,但是奇怪就奇怪在,居然,一个孩子会认识他,而且他姐姐还找他……有事儿?

    那孩子带着她出了秀苑的门直接向墙角奔去,转了两个弯,竟然是秀苑的后门。他站在门口咬着牙跺了半天的脚,看的大咪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抬手指了指门,“你说你姐姐,是在这里?”

    孩子纠结了半天,涨的小脸通红,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大咪,“凌公子,你……很有钱是吧?”

    大咪讶然,半晌回过神来才点点头,一边点头还一边往四周张望,这孩子总不会是个什么讹诈集团的诱饵吧……要是她一点头就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十几个彪形大汉她可打不过……

    那孩子听了,眨巴眨巴眼睛,扑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凌公子,求你救救我姐姐吧!”

    “不是,孩子我还不知道你姐姐是谁呢你就让我救,你让我怎么救啊?”大咪胡乱地把小孩从地上抓起来,默默地想这孩子可真势力先问好有没有钱才跪……

    “我姐姐就是刚刚在台上跳舞的……”

    “你是说嫣然小姐?”大咪一挑眉。

    “嗯……他们是叫姐姐嫣然的。”小孩点了点头,抬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大咪,顿时看得大咪母爱泛滥,连声说“没事儿没事儿有事儿我罩着你……哎你姐姐怎么了?”

    “昨天,我听莫婶婶说,李妈妈要把姐姐卖掉,金主她都想好了,就是安家的二公子。谁不知道安家老二就是个花心泼皮的大少爷,明明是大户公子成天和街头痞子一点都没差,他老婆又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我姐姐嫁去给他当小妾,还不没几天就被他老婆弄死了。凌公子,这慢临州城里的人都说你有钱说你风流,我姐姐不是很受你们这些风流才子喜欢么,那你出钱……把我姐姐买了好不好?”

    大咪听着孩子开始说的时候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但是说到后来明显脸越来越青。开玩笑……让她买个女人回去,她受用得起么!

    “凌公子,凌公子?”那小孩看大咪没有回应,还体贴地拉了拉大咪的袖子叫她回神。

    “额……啊?”大咪反应过来,有点为难地抓了抓脑袋,“这个……让我出钱不是不行,但是我真没什么兴趣把你姐姐买回去……那我还出这个钱干嘛呢?我总得给自己找个花钱的理由吧……”

    “凌公子是有了心上人怕不好交代么?我懂了,还是感谢公子愿意听我说这么多。”那孩子眨了眨眼睛,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条宠辱不惊的可是眼睛里却挤满了泪花,“普通”一下又给大咪跪下了,还“啪啪”磕了两个头,“凌公子,我姐姐今生与你无缘是我们福气不够,但是你有难处我也不会硬求着你的……谢谢凌公子。”

    说完,就站起身往回走,瘦小的背影一步一个凄凉,大咪愣了一会儿,无奈地哼笑了一声,“哎,那孩子,你给我回来。”

    那小孩顿了一下,收住步子,转回头。

    “好吧,你打感情牌我可真受不了。我会把你姐姐赎出来。”大咪说着砸吧砸吧嘴,“真是常年玩鹰结果叫鹰啄了眼,这煽情什么的原本是我的戏码啊,怎么这小P孩玩的这么溜!”

    那孩子只稍一愣就立刻反应过来,跪在地上就又开始磕头。大咪实在受不了他这样,过去一把把他提起来,“哎哎哎,你妈你姐就没教过你男儿膝下有黄金啊!”

    “我……我妈小时候就把我和我姐卖给李妈妈了,姐姐总是跟我说,人为了活下去,是什么都要做的……”

    大咪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男孩的头,这次男孩倒是没有躲,很乖顺地让她摸。“以后……算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问你,你那个李妈妈和安家老二有没有明谈过把你姐姐卖给他这个事儿?”

    “没,是她和别人商量的时候,莫婶婶路过偷听到的。她说自从开了那个‘不是青楼’以后都没人觉得姐姐跳舞好看了,既然全临州城的人都觉得那个百里什么的是最好的,姐姐又是卖艺不卖身,留着也赚不来什么钱,还不如卖了省事。”

    大咪长叹一声无语望天,敢情这事儿还真得算她没事儿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啊,你说慌慌的舞跳得那么好干嘛,不光挤兑了同行连替代产业都一并给挤兑了……

    “走吧,我们去前面找你的那个什么李妈妈。”

    “可是凌公子,要给姐姐赎身的话还是私下和李妈妈谈的好……”

    “就冲着你姐姐有你这个弟弟,我也要让她风光地离开这里。”大咪笑着一拍小孩的肩膀,“去,换身干净的衣服,一会儿准备给我走。”

    “什……什么?”那孩子明显惊讶了一下,“凌公子,你是说,连我你都要赎走么?”

    “要不我把你姐都带走了,你还留这干嘛。”大咪不禁觉得好笑。

    “凌公子……你是好人……”

    “行了,你快点去换身衣服,然后去前面找我。咱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带走,回头一切我都给你们准备新的。”大咪笑着又狠狠揉了揉男孩的头,一拍男孩的后背,“去吧!”

    男孩冲她笑笑,跟撒欢的小鹰一样钻进侧门回去了。大咪偷摸从怀里掏出银票来翻了翻,砸吧砸吧嘴,“哎,不知道我就因为个女的把这两天的收账钱都花光会不会被莹妈妈骂啊……我要赎个男的也成啊……”

    秀苑,大堂。

    嫣然又一曲舞罢,正要退场,就看正门前屏风的后面转进来一个人,此人眉目清俊,折扇风流,踱的步子不急不缓,只是一站便可越众而出。他摇着折扇风度翩翩地走到大堂中间,“啪”地一扣又把扇子收拢,朗声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众人微一愣,一边便有识货的读书人感慨“好诗好诗”,那男子淡淡一笑,抬手一揖,“嫣然小姐,在下凌墨遥。早闻小姐倾城之貌,今日得缘一见,实乃荣幸之至。”

    嫣然屈膝施了个万福礼,“凌公子见笑了……”

    凌墨遥微微抬手止了止,“嫣然姑娘切莫自谦。”

    “哟,我当是谁来了呢,这不是凌公子吗!”秀苑的李妈妈一挑门帘从内堂走了出来,满脸堆笑就冲凌墨遥奔了过来,“哎哟这是什么风,把您都给吹来了?”

    “李妈妈,墨遥有礼了。”凌墨遥微微动了动手点了点头算是见了礼。

    “不知道今天墨遥公子来是为了……”

    “赎嫣然姑娘。”凌墨遥剑眉斜挑,侧仰起脸冲嫣然笑了笑。嫣然看着凌墨遥的笑脸,没来由地脸上发烧。

    “凌公子您可真会说笑。嫣然是我的好女儿,我怎么会卖她呢……”

    凌墨遥微微勾起嘴角,转回头凑近李妈妈耳边压低声音,“李妈妈,我知道因为我楼子里有百里姑娘已经让你最近不大好过了,虽然嫣然舞跳得好但是毕竟是个清官让你也很难做不是,听说你替嫣然推掉恩主可让你得罪了不少人,既然如此,这个烫手的山芋我买走,你看如何?”

    “这个……”

    “更何况,连不是青楼的主事人也来你这里买了姑娘,想必李妈妈以后的生意也会好过不少,而凌某,当然也不会让妈妈为难……”凌墨遥说着从怀中摸出一沓银票,斜睨着李妈妈一张一张地展开往桌子上扔,“李妈妈,您看,这事儿……”

    李妈妈一开始还皱着个眉头叨咕着“这哪成啊……”,可是看凌墨遥扔银票的劲头明显没有犹豫的感觉反而颇有财大气粗的气势,顿时来了劲头,嘴里的话也越来越频繁,“哎呀你说嫣然真是我的好女儿……”

    “是么?”凌墨遥缓声说道,手里的动作一下停了,他无奈地笑笑,随手捻开手上剩下的银票, “我原以为我已经可以送你一个安稳,没想到李妈妈你这么疼人……罢了罢了,算我凌墨遥多事。”说着就把手里的银票和桌子上的银票一股脑地塞进袖囊里,“今日是我凌某无理取闹,李妈妈切勿见怪。”说着躬身一揖,“嫣然小姐,我凌墨遥福薄缘浅,与小姐只好相逢错肩。若日后小姐有用得着我凌某的地方尽管开口,今日算是在下自取其辱,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完又冲嫣然躬身一揖,随即转身就走。

    “哎哎……不是凌公子凌公子你先别走……”凌墨遥还没走出几步,李妈妈的声音就从大厅中众人纷纷的议论声中异军突起地响了起来。

    凌墨遥顿住步子,神情悲伤地回头,“李妈妈?”

    “这个……凌公子你那么喜欢嫣然,那我要不松口不就成了棒打鸳鸯么,这多不合适……”李妈妈凑过来满脸堆笑,伸着手就去摸凌墨遥的袖子,“这样,咱就按刚才的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我把嫣然赎给你了。”

    凌墨遥顿时一脸的惊喜,随手撒了一把票子给李妈妈,走到舞台前冲嫣然伸出手,“嫣然,走!”

    台上的嫣然看着这一切早就愣了,现在突然看到这个丰神俊朗的公子站在自己面前冲自己伸着手,已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晕眩。她兴奋得脸有点红,几步走过来抬手搭上凌墨遥的手,借力跳下舞台,站在凌墨遥身边痴痴地望着他。

    凌墨遥亦是笑,温和的,缱绻的,像是午后的小溪流淌过了眼梢眉角。

    正在二人相顾无言的时候李妈妈又突然叫了起来,“哎,数不对啊,不是二百两吗?”

    嫣然的脸霎时便白了,凌墨遥不动声色地抬起另一只手在她拉着自己的手上轻轻拍了拍,又笑吟吟地转头去看李妈妈,“李妈妈,苍天在上众人作证,这该给的银票我给你了,转眼你又嫌少,可答应我赎人的时候你可没说明白多少钱,现在可多可少的,你当凌某是个冤大头,可以任你讹诈不成吗?”

    大咪一番话说的理直气壮,旁边的老少爷们也跟着起哄,当然,他们都不知道这时候大咪手里正掐着刚刚散下来却没给李妈妈的五张银票。

    李妈妈的脸顿时由白变红再到绿再到黑,一套川剧的变脸被她演绎的完整和谐。“凌公子,我说你要是这样,可就不地道了,你就这么欺负我一个老婆子?”

    “李妈妈此言差矣。我凌墨遥向来明人不做暗事,我给你的就是你刚刚给你的,难不成现在李妈妈想要反悔?正如你所说,这可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你……”

    “不过再多加五十两也不是问题。”凌墨遥说着淡淡一笑,“我听说嫣然还有个弟弟,你把那孩子也让我带走,五十两买一个小厮,这也是天价了。而且,嫣然在这里的所有积蓄、首饰、衣服,我做主,全部不带走……”说着转过头问嫣然,“嫣然,这样行么?”

    嫣然点头,“奴家从今以后便是凌公子的人,凌公子怎么讲奴家自是遵从的。”

    凌墨遥点头,“李妈妈,你看这事儿这么办怎么样?”

    李妈妈一咬牙,哼了一声,随口喊了个人,“去,上后院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我带出来,交给凌公子带走!”

    没到一炷香的功夫那小孩就已经蹦蹦跳跳地“被”带来了,凌墨遥偷偷瞪了他一眼才收敛一点,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被带到李妈妈身边。李妈妈随手一推他,“以后你就跟着这位凌公子吧。”

    小孩抬眼睛偷偷看了凌墨遥一眼,诺诺地蠕蠕嘴唇,“哦。”

    凌墨遥也不在意,从袖子里把那五张银票摸出来交给李妈妈,“李妈妈,切莫和墨遥见识,也是墨遥最近手头紧得厉害。日后,我们相见的日子还多着呢。”

    李妈妈咬牙,“对,多着呢……”

  http://www.biqufa.com/36/36220/40478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