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月俏佳人 > 12 千里寺庙来相会

12 千里寺庙来相会

翌日,大咪差了人去给慕容藜送帖子。她琢磨着慕容藜应该是个挺难搞的家伙,能自己跑深山老林里去找大自然的声音,估计得高山流水的级别,于是特意在帖子上耍了个心眼,写的是“高山流水会知音”。

    结果去送信的小丫头没多久就哭着回来了,跟大咪说不尽没递上帖子,还叫那家伙□□了一遍,进门就得唱五音,刚开口就被他说音不准,然后反反复复的这个折磨啊,到现在她都还觉着自己耳边被琴弦震得嗡嗡的呢。

    大咪有点同情地看着小丫头,连声念着“怪我怪我”叫小丫头回去好好歇着,默默地望天跟一遍的大奶说,“嗯,最近别让那孩子到前面来听音乐了,我真心地怕她崩溃。”

    “这谁啊,好好一孩子叫他给玩儿废了!”大奶有点义愤。

    “一怪咖。”大咪摆弄着扇子说的有点心不在焉。

    “干嘛的?”

    “可能是咱楼里未来的乐师。”

    “哦?那是给我找的?”慌慌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

    “可不就是你么……”大咪有点无奈地看着慌慌,“你说,你要是不跳甩袖舞,或者就随便就着甩葱歌把甩袖舞一起给跳了,能整出这么多事儿么……”

    “哎哎,你这是怪我怎么着?”慌慌那眼睛横了大咪一下。

    “哪里哪里,百里姑娘见谅,小生给你赔罪了。”大咪笑得假假的一躬身,随意地和慌慌瞎闹起来。“不过丫真有点变态……”

    “据说玩儿艺术的越变态越有发展。”大奶在旁边若有所思地补充。

    “……”大咪和慌慌同时汗,再看看不远处正在和苏暮然讨论茶壶的用途的月月,点点头,“幸好咱们都没什么发展……”

    “既然是乐痴……那就用音乐把他引过来嘛!”慌慌拍了拍大咪的肩膀。

    “嗯……但是用什么方式呢?”大咪咂咂嘴,这个她不是没想过,就是没想好。人家是大神级别的,什么没看过啊!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唬谁啊?

    “小合唱,大合唱,二重唱,对唱,随便你啊,要不你给他弄段RAP,唱段蓝调,来段BLUES,东西多得是,总有一款和他胃口吧……”慌慌掰着手指说着说着突然一抬头,满眼的星星,“长的帅不……”

    “嗯我还没去看呢,回头我去鉴定鉴定。听说过去和不少青楼名妓有艳史,估计质量差不到哪去。”大咪随意地摆摆手,“哎你说我唱天空之城怎么样?”

    “我觉得行,你那个是吟唱版,跟他的俩套路。”大奶点头。

    “行是行,但是你能唱么?”慌慌乜了大咪一眼,“你不是啊一会儿就累了,信口就开始滴滴答答了么?”

    “额……没事儿反正他没骗过骗过来就行。”大咪嘿嘿讪笑。

    “嗯也成吧,你去吧,等你好消息。”慌慌冲大咪笑笑,转身就进去又研究她的绸子去了。瞥眼看大咪垂头丧气地出去,咧嘴一笑。

    慌慌舞的绸子有三米多长,顶头的地方还加了根短竹竿来增加绸子摆动的幅度,竹竿藏在袖子里,一甩一收,有力度有风度。慌慌试了一会儿,点点头,煞是满意地叫香儿把那个收起来,在大堂里坐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叫了月月香儿一起出去逛街,出门的时候还谨遵大咪的嘱咐,带了四个护院才出门。

    自从穿越回古代,其实慌慌和月月过的生活和宅女差不多,不是排舞画画就是看楼子瞎折腾,都没好好出来逛过。特别是慌慌,百里梦露的名头可不是盖得,出门搞不好就是街头堵塞,所以安全起见当然是不出门比较安全。只是现在,实在是闲不住了。

    慌慌和月月由香儿带着,在临州城繁华的商业街瞎逛,没多大一会儿就买了乱七八糟的一堆胭脂水粉衣服首饰。后面几个原本很阳刚很阳刚的护院此时被挂满了各种袋子,顿时成了一群金刚老婆奴的最佳代言,而三个姑娘倒是在前面蹦蹦跳跳的逛得哈皮得不得了。

    “啊,两位姐姐,这条路走下去,再转几个弯就到华阑寺了,那里是临州城里香火最盛的地方,不如我带你们去拜拜如何?”

    香儿受各种封建思想影响,最喜欢的地儿还是寺庙,虽然说寺庙是清静之地,但是去求神拜佛的女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求姻缘的,而且跑去那地方特容易邂逅个什么人,那地位简直就像今天的著名电影桥段一样,掉个手绢啊落把扇子啊,只要不是长得跟猪头一样总不妨认识认识发展发展什么的。

    不过反正慌慌和月月也不知道去哪里好,所以干脆就应了,一行人往华阑寺走,路上香儿置办了些香火,月月和慌慌对这个倒不是很感冒,像月月,在路上看着一阿婆卖丁香花,一开心就抱了一篮子走,慌慌在她身边就不停地从篮子里拿花出来揪花瓣儿玩儿,等走到华阑寺的时候,两人简直就像是踏花而来,那是凋零了一路的花瓣啊……

    到了华阑寺门口,慌慌和月月十分敷衍地和香儿进去转了一圈,看着香儿对着佛像又跪又拜,慌慌和月月抱着肩膀在后面看。

    “哎,我说她这样还不如在地上掉东西实在。”慌慌撇撇嘴。

    “主要是掉手绢太老套了哇!从唐伯虎点秋香就开始用一只用到现在,而且一条手绢也不够掉的,万一没人看着呢。”月月看着香儿虔诚地叩头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就不会多带几条出门啊!”

    “谁没事儿身上挂十条八条手绢儿啊!”

    “也不差啊,都掉了多几个人捡着还能多几个人过来搭讪,连台词都现成的,‘小姐,您的手绢儿?’‘小姐,您卖手绢的?’”

    “呿,我跟大咪都总结过了,要是真的想来搭讪,捡个什么不能搭啊,主要得看他的心意,比如说你看那边有堆废砖,捡一块,‘小姐,您的砖头掉了’这不就搭上了么!”

    慌慌冲月月一本正经地翻了个白眼,“有人掉砖头的么?”

    “这个重点在情意啊情意!多有诚意的搭讪啊,搭到你嘛你也给人家一机会啊!”

    “一直都不曾给过别人机会的人自重。”慌慌不屑,看香儿起来了立刻拉月月,“走吧走吧,完事儿了咱回去,我都逛累了。”

    “叫他们给你租个马车嘛。”月月摇摇头。

    “马车很颠的好不好!我多怀念现代的四个轮子啊……”

    月月眼角黑线着吐槽,“马车也是四个轮子好么,两个轮子的那是牛车。”

    “……”慌慌无语。

    “得了要不然叫他们给你找个板车拉回去,这个不颠吧。”月月笑得邪恶。

    “怎么,二位姐姐是走累了吗?”香儿走出来就听到二人说什么车啊马啊的,立刻环视了一圈,“可是华阑寺附近没有出租车马的地方,如果要租车可能得等一会儿叫阿华他们去……”

    “也成,那你叫他们去吧我们等。”月月当机立断,一屁股坐到栏杆上,“哎过来过来你也坐。”

    “我现在可得保持形象,人家是百里梦露,多梦中情人啊,能这么大敞着腿做栏杆上么。”慌慌继续翻白眼。

    “有什么不能的,那想象多丰富啊……”月月坏笑。

    慌慌摇头,“你真是叫大咪的小说给带坏了……”

    “阿嚏——”某处破庙中的大咪打了个喷嚏。

    “哎,不过话说回来,你说咱们五个在这个地界上,谁最先‘嫁‘出去啊?”月月冲慌慌挤眉弄眼。

    “这谁知道,你吧。”慌慌随手一指。

    “哎哎为什么是我啊?”

    “就你什么时候干什么事啊,而且命好,总能赶上好人。你看苏暮然喜欢你吧,他不错吧,陈瑾瑜也喜欢你啊,那小子也不错啊……”

    “什么跟什么啊!”月月气急败坏,“我觉得你才有可能,那么多人的梦中情人,当然是你先嫁!”

    “非也非也,你像我这种,现在就叫出身不好,你像大咪那种,现在就是容易给人造成心理障碍,莹嘛,感情戏貌似不多,至于大奶……嗯她未知数太多。反正我就觉得你不错。”

    “我有男朋友,你男朋友才最多好不好!”

    “别这么说,我和大咪数量一样……”

    二人正说着坏笑着,突然听到耳边一声恭敬的“请问小姐可是百里梦露”,都被吓了一跳,猛扭头,看到那男子一身绫罗锦缎,头戴金束发冠,只是笑得颇有几分傲慢,看着莫名欠扁。

    反正是来询问某人的,某人也不妨大方地应了。慌慌轻轻一点头,也不客气,“是我。”

    月月一边望天一边琢磨按照大咪的写法她的标准做法不应该是微微一福含羞带怯地说正是小女子么……

    嗯不过反正现实是现实小说是小说,更何况这小子明显没有小说男主角神马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

    “啊,百里小姐,本公子乃项府少主项天歌,想来百里小姐应该有所耳闻。百里小姐近日风头正劲,项某正想改日去楼中见见,没想到今日在此撞见,也算是省了一番麻烦了。”项天歌说着“唰”地甩开扇子,颇为潇洒地扇了扇,嘴角也噙着三分笑意。

    慌慌看看月月,完全浮云了身边男子的话,“向天歌?鹅鹅鹅?”

    月月也完全不在状态地点头,“嗯是这句。”

    项氏男子大概从来没被这样忽略过,无语了半晌,又喊了一声,“百里小姐?”

    “嗯?你是有什么事儿么?”慌慌微微侧头,用眼角斜睨着项天歌。

    “……”项天歌彻底无语黑了脸,倒是他旁边的蓝衣公子,颇为得体地向前迈了半步拱手一恭到:“是在下唐突了,敝人姓程名慷,是这位项公子的朋友。项公子对百里小姐有诸多好奇,今日得缘一见,错过实在可惜,便上来叨扰,实在是扰了二位小姐的兴致。还望二位小姐见谅。”

    月月斜睨了程慷一眼,这几句话说的还颇为顺耳,只是看着项天歌那种优越感爆棚的公子哥实在难受。她哼了一声,道:“没事儿,我们百里小姐名声太大,你们这样的我们见多了。”

    项天歌大概没想过自己会得到这样的“礼遇”,不满地上前一步想要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妮子一下。程慷见状先一步伸手拦住了他,陪笑道:“那便不打扰二位小姐的兴致了,我们现行告辞。”

    月月和慌慌对视一眼,默契地嗯了一声。

    程慷向二人又是一礼,便半拉着项天歌走远了,似乎还能听到项天歌在嘟囔:“不就是两个青楼女子么装什么啊,爷我什么没见过,还被她们……”

    “我可听见了嘿。”月月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两下,“咱们穿回来虽然不久,但是也没被人这么说过,这孙子。”

    “哼……老娘早晚玩死他。”慌慌眼角也抽搐了两下,目光也不觉凶狠起来。

    “百里姐姐月汐姐姐,阿发他们把车找来了,我们走吧!”香儿指了指庙门口那边,可以看到楼里的护院正坐在门口的马车上冲这边挥手。

    月月摇摇头,“走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慌慌哼笑了一声,缓步钻进马车,“走,回楼里!”

  http://www.biqufa.com/36/36220/40478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