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月俏佳人 > 48 赖上了

48 赖上了

入夜,老王家酒馆。

    慌慌和大咪两个临风对月,坐在老王家酒馆的露台上交杯换盏,大咪脚下踩着一个“醉生梦死”的酒坛,桌子上另有一坛破了封口,不时被二人捧起来倒酒。要说别家人家喝酒,喝得是情趣,恨不得用玉质的盏儿小口浅酌,而这二位喝得倒真是个痛快,瓷烧的酒碗,哗啦啦就倒满,碰碗碰得酒花横飞,哗啦啦真是个不亦乐乎。

    老王头在边上一边看一边感觉到了进退两难的复杂。这二位,把他的苦心孤诣酿成的酒完全当成白开水在喝嘛!他们家为了酿这个酒,潜心研究了多少代,一直到他这辈,把鼻子都熬成酒糟鼻了才捣腾出来,你以为这是酒吗?这是心血!这良心都去哪里了!

    可是反过来来说,这酒一壶就要卖二钱银子,换了别人恨不得一杯一杯的买,而这两位是一坛一坛的喝,还是包了顶层露台的场,银子来的倒是顺畅。再看看周围这粉红色的氛围,无论男女都仰望着脑袋上面围绕着一圈红心,老王摇了摇脑袋,愉快地认命了。

    大咪和慌慌俩人现在已经喝到了相当开心的状态,俩人又干掉一碗,大咪用袖子毫无形象地蹭了蹭嘴,“我说,这TM是什么命,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人家自己要跑的还是被我吓跑的。”

    “嗝——吓跑的就不给你回信了啊。”慌慌满不在乎地摆手,“好歹你还有封信,我那个是什么玩意儿,去西洋,他这是要演鲁滨逊漂流记吧!”

    “嗯,那是荒岛余生……诶,好像用不着,他又不是去东洋,黄海浪高4米的……咱欧亚大陆接壤的,要是到了地中海那边,弄个棕榈叶都能划过去。”大咪吸溜着老王家的拌粉皮,看起来有点像白无常。

    “切,我才不是担心他。”慌慌撇嘴,“明知道没影的事儿,他又没有白龙马蹄朝西。”

    “嗯,他一直都是个不怎么靠谱的。”大咪点头,“你要是给他讲过西游记,整不好他就该带着猪、猴子和和尚上路了。”

    “那慕容COS沙僧?”慌慌掰手指数数西游的四人组,越想越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要托所有人的行李……好惨。”

    “我说的真心是唐僧……”大咪翻着眼睛想了想,“哦,对,沙僧是头陀不是和尚?”

    “你语文老师会恨你的。”慌慌投来一个怨念的眼神,随即打了个嗝。

    “你瞧你,吃那么多过两天还得减肥,自作自受。”大咪横慌慌一眼,夺过桌子上的酱牛肉,“这个我吃了啊。”

    “你这化悲愤为食量,行不行啊!”慌慌鄙视。

    “我跟你说,”大咪用筷子敲着碗边,“我现在算想明白了,无论穿越几千年,老子失恋都不会变,还是把东西吃到肚子里实在!”

    “说的有点道理。”慌慌说着来抢牛肉,结果被大咪一筷子打了回去,“去,你回头还要上台呢!”

    等俩人闹了个酒足饭饱,打着酒嗝出老王家酒馆的时候,已是是四更了。老王头是揉着眼睛把俩人送出来的,看着互相搭着肩膀的俩人,琢磨,还好这是离得不远啊,要不这俩人估计就回不去了。

    而实际上,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就大咪和慌慌这种酒醉状态,找起家门来说还真有点麻烦。不是青楼有营业时间,时间一到正门早就关了,俩人只好走后门,可是这三更半夜的谁还给你看门啊!大咪和慌慌在后门边上敲了两下,发现完全无人理睬,于是自暴自弃地一人坐一边,抱着石鼓趴上面眯着。正似睡非睡的时候,慌慌就听着,身边的门吱呀呀地开了。眯着眼睛抬起头来看,居然是段意之一脸惊讶地站在门口,也不知小子是干嘛,这么早就起来了。

    段意之见慌慌抬头,又看看另一边睡得打呼的大咪,略略无语了一下。他伸手左手捞起慌慌,右手捞起大咪,把俩人往院子里扶:“怎么这儿睡了,也不怕冻着,回来叫门啊!”

    “当然有叫,”慌慌斜睨段意之,突然玩心大起,往段意之身上舒舒服服一靠,慢悠悠地说,“我是谁啊,临州城里最有名的女子就是我了吧,我要是躺在路边,被人捡了去,那可就亏大了。”

    大咪眯缝着眼睛应和,“没错没错,我一个月得少赚好些银子。”

    “所以啊,今天你这是救了凌公子的命根子,也救了我百里梦露的名声,哎呀,这么说下去,我是不是要以身相许了啊!”慌慌故意惊叹了一句,还用手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段意之,一副惊讶的表情。

    段意之囧了,看着百里梦露直眨眼睛就是说不出来话,大咪在一边帮腔,“哎呀,要说这样也好,我就算了却一桩心事,省得那头鹅三天两头来烦我一次,嗯……嗝……”

    “这可不行啊!”段意之吓得一跳三丈远,立刻与二人拉开安全距离,“我我我我我就是听到了帮你们开门……我我我我就算没有我别人也会来的!”

    “别人是别人,现在不是没别人就是你吗。”慌慌挑着眉毛一副“赖定你了”的表情。

    “我我我我……”段意之急的有点磕巴。

    “要我说,”大咪慢条斯理地开口,“这姑娘家最顾忌的也就是个名声,段兄弟这样半拥半抱的姿势,饶是我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有些尴尬,更何况百丽姑娘一个小女子。”大咪恬脸开口,完全忽略自己还挂在段意之身上这个事实。

    段意之满脑子黑线,名声,你们这群人在不是青楼里真的知道这世界上有名声这种东西吗?

    “再者说了,百里小姐长这么大,跟男人连个手都没牵过……”大咪继续信口胡说,完全不管段意之死活。

    “那慕容先生怎么算?”段意之急急开口。

    “我们是在一个房间里看星星,很清白的!”慌慌一本正经地解释。

    “恩,就是,我可以作证。”大咪也一副坦荡的表情,全然不顾她一个“男人”做这种证有多诡异,“所以说你看,男女授受不亲,你们现在都这样了,你就娶了百里吧,再说了,以百里梦露这个红遍了十里八乡的名字,多少人眼巴巴地盼着想娶呢,你又不吃亏!”

    “……”段意之沉默,沉默,再沉默。

    “段公子莫不是看不上百里的出身,”慌慌嘴唇一咬眼睛一眨登时就红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若是如此,百里也不便强求,只叹百里命不好,沦落到了这里……”

    “哎你别这么难过,我不是这个意思。”段意之怎么说都是个老实孩子,一看慌慌这样立马蔫了,忙不迭地解释。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我就做主这事儿定下来好了,”大咪在旁边一本正经地开口,“今天夜里咱们算说定了,过几日我就叫媒婆上门,正所谓所托良人乃是人生大事,定是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楼里的事儿我做主,天一亮就去找你师傅,估计老洪也不会挣扎。嗯,说定了咱们就叫隔壁巷子的王媒婆过来说和说和,走走形式,虽然我们不在乎,但三书六礼的怎么也不能少不是。”大咪自顾自说的开心,正口若悬河地憧憬着,就听到有个女声不带一丝感情地说:“哟,这倒是一桩美事儿。”

    大咪和慌慌不用回头都知道,来的是月月。俩人对看了一眼,都沉默不语,段意之看了看自己左拥右抱的姿势,隐隐觉得不妥,可有没办法把俩人直接扔地上,只好硬着头皮,弱弱地叫了一声:“月汐……”

    “段公子,你忙你的,我不过是听了有声音,下来看看而已。看来是好事,恭喜你了。”月月说完干脆地转身就往楼里走,大咪在后面没心没肺地开口道:“那是自然,咱楼里的姑娘能嫁到好人家咱们谁不开心。嗯,就这么定了。”

    月月身形微微一颤,定定步子犹自上楼,大咪和慌慌觉得俩人也玩得差不多了,立刻站稳了脚跟脱开段意之,浅浅一笑异口同声道:“辛苦你了,我们先去睡,有事天亮再说。”语毕转身进楼。

    只留下一个段意之,看着天边仍旧挂着的月亮,萧瑟了修长的背影。

  http://www.biqufa.com/36/36220/40479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