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泰坦降临 > 第三十七章又见黄毛

第三十七章又见黄毛

眼看就这一耳光就要狠狠的扇在张贝贝脸蛋上了,这时突然冒出来一只手,原本双手插兜看好戏的黄毛看到这只突然出现的手,心里一跳,怎么这么眼熟?

    这只在黄毛眼里非常眼熟的手轻易捞住了往张贝贝脸上扇去的绿毛的手。绿毛非常惊讶,自己抡圆了扇那个让他看了很不爽的小白脸,自己以前的马子就是跟一个小白脸跑了,这次能扇一个长的同样很小白脸的家伙,当然是力气有多大就用多大。不过自己的这一势在必得一巴掌却被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手抓住了。

    张卿现在非常生气,听他们刚才说的,张贝贝应该是不小心撞了那个绿毛一下,然后绿毛挑衅扇了张贝贝一耳光,刚才他在里面听到的清脆巴掌声就是明证,那个看起来挺眼熟的黄毛看起来是拉架,但很明显的是在拉偏架。张卿一生气就控制不住自己手上的力气,那个绿毛有点惊讶的表情突然变的痛哭起来,“哎呀,哎呀,小子,松手,你是不是像死啊!”

    张卿知道现在不是找绿毛算账的时候,他松开绿毛的手,然后凑到张贝贝跟前,轻声问道:“张贝贝,怎么了?你没事吧?”

    见到张卿过来,跟个木头娃娃似的张贝贝,瞳孔慢慢有了些神采,然后哇的一下扑在张卿身上哭了出来,“我要妈妈,贝贝要妈妈,呜,呜,妈妈贝贝好像你啊。”张卿哭笑不得的看着跟个小孩子似的张贝贝,连忙安慰道:“张贝贝,别哭了,有我在,他们欺负不了你的!”

    围在一起的几个混混见到张贝贝这个摸样,纷纷哈哈大笑起来,那个绿毛更是夸张,捏着嗓子模仿张贝贝刚才的样子,“我要妈妈,贝贝要妈妈……”,那些混子笑的更欢。张卿冷冷的盯着这些人渣,这些只会欺负普通人,这些专门欺凌弱小的人渣,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弟弟,这可是一次好机会哦,好久没找混混实战练习了啊!”智脑一看有热闹可看,不停鼓噪着。

    围在边上的黄毛见到这只手的主人,顿时气冲脑门,两眼都红了,好呀,你这小子居然在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今天你死了!!!

    黄毛扯着嗓子喊道:“干死他!”说完自己抄起旁边的木质靠椅朝张卿砸了过去。其他几个还在笑的混混有点傻眼的看着突然狂暴的豹哥,平时豹哥挺温和的一个人,怎么现在狂暴了?

    还在安慰张卿也看清了黄毛的正面,这个黄毛就是那天比赛输了,人又输了的黄毛,真是冤家路窄啊。看到黄毛抄起椅子,立刻知道不妙,赶紧把还在哭个不停的张贝贝拖到了身后,双手一架挡住了这一击。

    呯的一下,质量本来就不算好的靠椅散了架,豹哥一阵得意,看你小子不死?!

    张卿晃了晃撞得有点有点痒的双手,这个黄毛手上还有把力气,不愧是练体育的,不过这还不够看。张卿平时看上去乐呵呵,只要朋友有事肯定帮忙,老好人一个,但不代表他就真的是一个老好人!更何况他现在水平不知道比从前高了多少。

    张卿腰一矮,两脚一蹬,黄毛眼前一花,离他起码1米开外的这个小子就跟自己面对面了。这个小子轻轻笑了笑,像是跟老朋友在打招呼,然后黄毛就觉得自己右脸一热,整个半边脸就跟被烙铁烙了一样,黄毛杀猪一样惨叫起来。这时一记脆亮的声音才响起。

    围在一起的几个混混,一看豹哥一下就砸散架了一只椅子,立刻拍马屁似的鼓掌叫好。不过还没等他们庆祝完毕,眼前一花,速度快到眼前只是一道闪电闪过,然后就看到豹哥捂着右半边脸惨嚎起来。这些混混愣了一下,怎么回事?

    黄毛吐掉被扇落的两颗牙齿,口齿不清的叫道:“还发什么愣!给我做死他!”

    几个混混顿时一拥而上,他们打起群架来,几个打一个,还是很擅长的,立刻嗷嗷叫着像张卿冲了过来。

    这个时候周围多了很多围观群众,大多数人是玩电脑玩的正爽的过来看热闹的。这些围观群众看到那几个混混嗷嗷叫着冲向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顶多17岁的小孩有点担心起来,不过担心就不代表自己会上场,毕竟怎么说来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下一刻,他们眼前一花,那个小孩就像道闪电一样在这几个混混周围穿梭着,那些混混无力的打着不知道在哪的目标,被那个小孩打的连连惨叫。这些围观群众都看傻了,这么猛?

    张卿觉得,这几个家伙太弱了,速度太慢,力气不够,尤其是反应速度跟个乌龟似的。不多时,这几个混混就全被张卿打倒在地,无力的在地上呻吟着,看上去挺惨,但是张卿下手心中有数,就是让这些混混受点皮肉之苦而已,现在只剩下那个捂着半边脸的黄毛了。

    黄毛一脸怨恨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那些家伙太不争气,拍马屁,欺负小孩还行,动真格就不行了,看来要打电话给老爹,叫几个厉害的来!

    张卿无语的看着喽啰都趴下了还一脸嚣张的黄毛,“道个歉,你们就可以走了”张卿并不像把事情闹大,他还是喜欢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房爱乐跟顾有才这两人终于被外面越来越喧哗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一看张卿在跟一个黄毛对持,地上还躺着几个不住哀嚎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的家伙。他俩连忙跑过来,凑到张卿跟前说道:“怎么了?怎么了?”

    “张贝贝,不小心撞到了地上的那个绿毛,绿毛扇了他一巴掌,现在都被我搞定了,你们先带张贝贝走,这我来处置”张卿简单介绍了情况,就让他们赶紧走,他们两个虽然比张贝贝强,但也强不到哪去,在身边不放心,还是让他们早点走的好。不过这两个人都挺义气的,一个劲的摇头表示要跟张卿共进退,张卿有点无奈,不过心里感觉却很好。

    “呀,小乐,你们这是怎么了?”房爱乐认识的那个网管哥们——房强,在消失了半天后,终于挤开围观人群冒了出来,故作惊讶的问道。“哥,我也刚知道,那个躺地下的绿毛扇了张贝贝一巴掌,还要打人,是张卿来救急的。这可是他们先动手的啊!你要帮帮我啊。”房爱乐一看他哥来了,连忙大概把事说了一遍,“对了,你不是网管吗?怎么现在才出来啊?”房爱乐傻傻的问道。

    “这个事嘛。”房强有点尴尬了,本来自己就是来拉偏架的,那个豹哥是自己老大的独生子,他刚才就在旁边看到了事情发生的全过程,但是自己没出来,毕竟跟自己老大儿子有关,自己就别出来了,只要事情闹得别太大。眼看事情就要结束了,想不到小乐的一个同学居然这么猛!居然放倒了除了豹哥的所有人,自己心里一阵发虚,正好看到小乐出来,赶紧出来拉拉架。房强不愧是出来混了好几年的老油条,脑子转的很快,眼珠子咕噜一转,“呀,刚才有个包厢电脑出了点问题,这不刚下楼,就见到一堆人在这围着,也是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房强看着还在对持的张卿跟豹哥,赶紧说道,“我看这事也就算了吧,地上那个绿毛扇了你同学一巴掌,但你同学也把他们揍的半死,也算扯平了吧。同学你说好不?”房强满脸堆笑的问着张卿。

    智脑生气的在张卿脑中说道:“这个家伙,太不是个东西了!刚才就站吧台那,张贝贝被欺负,他可看的清清楚楚,现在一见他们老大的儿子快吃亏了就过来拉架?有这么拉架的吗?弟弟,别客气,揍他!”张卿虽然很不爽房强的所为但还是说道:“好吧,你是房爱乐他哥,我不可能太为难你,我们这就走,不过。”张卿盯着黄毛,也就是豹哥。说道:“今天这事我不想闹大,就这样算了,但是!你们必须道歉!”

    豹哥觉得自己快气炸了,这些个废物平时吹牛有本事,现在到了真正到用他们的时候,一个个的轻易就被干倒了!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上次已经被他侮辱过一次了,然道还要侮辱第二次?绝不!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

    张卿无语的看着两眼通红,双手握拳,看上去要吃了他的黄毛,难道说个道歉会死?张卿当然不知道了,黄毛是东门帮老大的小儿子,从小就无法无天,睚眦必报,虽然现在收敛了点,但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得难听的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房强一看情况不妙,自己的老大儿子从小就无法无天惯了,叫他道歉比登天都难。他赶紧拉着傻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房爱乐到了一个角落里,“小乐啊,知道那个黄头发的是谁吗?”

    “不知道。”房爱乐答道,“这有什么关系?”他那天运动会溜出去玩了,没看到那个黄毛跟李家豪起冲突。

    “实话告诉你啊,那个黄头发的我们叫他豹哥,他可是我们帮会东门帮老大的小儿子!我们老大可是最喜欢这个儿子。上次有个不开眼的跟他抢女朋友,你知道咋的?”房强故意停了下,房爱乐有点听傻了,摇摇头,“不知道。”

    “那个不开眼的没过一天就消失了,不过我可知道,那个家伙被套麻袋里装上石头扔河里去了!赶紧叫你同学走啊,要是结了什么梁子,你们就完蛋了。你同学再能打,浑身是铁能打几跟钉啊?哥可是为你好。”房强连哄带骗的忽悠着房爱乐。

    房爱乐一听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拖着张卿就往门外走。张卿哭笑不得的看着他,房强跟房爱乐的说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个房强还真能忽悠,不过走就走吧。虽然那个黄毛没道歉,不过他爸是东门帮老大,自己没啥,但是这三个可是普通人,自己不可以也不能拖他们下水。智脑满是不爽的唠叨着,抱怨自己的弟弟太不男人了,不过张卿一笑了之。

    房强看着小乐拖着他的厉害同学跟其他两个走了,不由得松了口气,擦了擦冒出来的冷汗,总算送走瘟神了。房强看着还在围观的群众连忙说道:“散了,散了,没热闹看还围着干嘛?!”围观群众一哄而散。房强看着还杵在原地的豹哥赶紧上前问候道:“豹哥,你没事吧?”

    两眼通红,脸蛋扭曲的豹哥半天没反应。就当房强以为豹哥吓傻的时候,豹哥突然狠狠的踢了几下还躺在地上跟个死狗似的喽啰,然后理也不理房强疾步跑出了网吧。

  http://www.biqufa.com/41/41560/46336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