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泰坦降临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决赛(三)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决赛(三)

    “汉斯,你小心了!”一句话说完,张卿整个人呼的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下整个人就没了,看的主席一愣,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停点头。背后的老局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刚才看到张卿被汉斯一脚踹中,老局长一张老脸抽成了包子,就好像汉斯踹在他脸上似的。看到张卿一刀砍中汉斯,包子褶总算是打开了,不过这一惊一乍的,老局长那颗衰老的心脏真是受不了。老局长按着胸前口袋,里面装着速效救心丸,苦笑着,“我这到底为了什么啊?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心里这样想,眼中灼热的光芒却更甚了。

    看到张卿消失,底下围观的赶紧伸长脖子,仔细看着生怕漏了什么精彩画面。刚才张卿跟汉斯纯粹用剑比拼,很是精彩,看的大家大呼过瘾,不过跟下面的比起来,到不算什么,现在才是最精彩的,才是动真格的。有些很有眼光的,一看就知道张卿根本不会剑术,只是靠本能胡打蛮缠而已,现在看到张卿消失,纷纷一震,死死看着,因为现在才是真正的开始!

    “好紧张啊!”莉蕾莉亚大叫一声,想把堵在心头的一口气喊出去,看的她实在紧张刺激无比。“雪霏姐姐……”莉蕾莉亚转头刚想跟雪霏说话,雪霏紧握着拳头,眼睛牢牢盯着比赛台上,一点也没听到莉蕾莉亚再喊她。莉蕾莉亚隐蔽的撇了下嘴,继续紧张的看向比赛台。

    看到张卿消失,汉斯脸色平静沉稳,似乎一点压力都没有,不过紧握石中剑的右手大拇指偶尔弹动一下,证明了他此时内心的紧张。“在哪?在哪呢?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汉斯默默念道着,拼命让自己开始变的沸腾的血液平息下来,一双环眼四下扫视着,脚下慢慢移动,在原地以匀速转着圈子,就算张卿想绕到他身后都会被他发现。

    一双眼睛,一双汉斯看不到的眼睛在暗影中死死盯着他,张卿竭力收拢着自己的杀气。杀气这玩意张卿问过李队,李队说的听得他晕乎乎的,不过张卿到底是知道了一点,控制好自己的杀气,尤其是面对高手的时候。

    汉斯侧头凝神细听着,淡淡的杀气一闪而逝,那边!汉斯头没转动,碧蓝的眼珠转到了另一个方向,那儿一边虚无,不过汉斯知道那里不对劲。淡淡的杀气再次飘来,露出张卿的马脚,这次张卿跟汉斯的距离拉近了点。汉斯心中一喜,菜鸟果然是菜鸟,如果他会控制自己的杀气自己肯定不会轻易找到他。

    淡淡的杀气第三次飘来,这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清,似乎张卿在拼命压抑着。“哼!再狡猾的狐狸都骗不了老猎人,小子,你还嫩了点!”汉斯心中冷哼,身子还是转着圈,放佛找不到张卿似的。

    触角般的杀气再次飘来,这次在后面,很近。汉斯眼中厉忙闪过,“喝!——”爆喝从他口中吼出,发须戟张,就跟一头发怒的狮子王似的。随着爆喝,汉斯猛然转身一剑朝背后砍下。

    呯!——,汉斯脸上一愣,怎么可能!石中剑深深砍入比赛看台的木地板上,而他认为找到的张卿却不在这里。“怎么回事?不好,中计了!”汉斯心中一惊,一下反应过来,张卿用释放杀气的方式欺骗他做出错误的动作,这些猎人跟猎物的位置翻了了个。

    “哼!”张卿一声冷笑,从虚空中走出的他,一记偷袭重重打在汉斯身上。汉斯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埃辛若斯战刃带着黑芒正要砍下,一道白光从汉斯身上冒出,这正是徽章特有得白色光忙!

    张卿早就在心里做好防这手的准备,身子猛的往后一弹。汉斯一声怒吼,石中剑横扫而来,不过却扫了个空。看到跳开的张卿,汉斯手上动作不停,“制裁之锤!”随着这声怒吼,一把金黄色的魔法战锤突然出现在张卿头顶,狠狠砸下。

    张卿见识过这魔法战锤的厉害,两把战刃合拢架在头顶。汉斯一声冷笑,揉身冲上,根本不在乎张卿做出格挡动作,因为他有信心,制裁之锤是挡不住的,除非你会神圣之盾!

    哗——,张卿瞳孔猛然收缩,魔法战锤居然是虚影,穿过战刃后一下砸在他脑门上。犹如被人敲了闷棍,还是狠的,张卿一下晕了过去。冲上来的汉斯露出了然的表情,身上腾起金光,石中剑带着金黄的圣光呼啸着朝张卿砍下。

    白光闪过,张卿瞬间用出徽章。刚刚睁开眼睛,正好看到汉斯一剑砍来,脸上没有任何惊慌之色,反而露出了一个诡谲的微笑。汉斯一愣,猛然想起什么,用力往后跳去,但还是晚了点。

    “凿击”,黑色光芒一闪而逝,汉斯顿时焉头焉脑的傻定在原地。张卿揉身而上,没有立刻攻击而是等了两秒,等他的能量恢复。看着跟个铁罐头似的汉斯,张卿一阵抓狂,你丫的穿这个干吗?!摆酷嘛!

    张卿身子一转,绕到汉斯身后,埃辛若斯战刃带着影袭的黑色光芒朝盔甲缝隙捅去。一阵令人倒牙的钢铁摩擦音,随后汉斯一阵闷哼,猛的朝前一跳。张卿遗憾的看着手上的战刃,刀尖尖头还挂着一滴鲜血。

    汉斯摸了摸腰,手上多了一滩血迹。“好小子,厉害!”汉斯点头赞叹的说道,腰间划破的伤口一阵蠕动,自动弥合了起来。“不过,也就是这些了!”话音一转,汉斯势若疯虎的冲上来。

    张卿吓了一跳,“不就是砍了你一刀嘛?有这么大的仇嘛?至于嘛?”不敢硬抗,侧着身子就想躲过。微笑在汉斯脸上浮起,张卿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公正审判!”一把红色魔法战锤瞬间打在张卿身上,伤害不高,30点伤害都不到,但张卿脸色一下就变了,身子猛地一沉,他的速度随之减慢。

    刚才砍中汉斯,张卿手上涂着减速药膏的战刃成功令汉斯减速,不过汉斯有一个令他抓狂的技能,清洁术,减速效果一下消失的没影没踪,现在反而是他中招了。“难道这就是报应?”张卿无比郁闷的想到。

    减速之前张卿的速度也只是被汉斯快一线,减速后变的比汉斯慢一线,就是这一线令张卿无比郁闷。以前看到势头不对还能撒丫子跑,这下想跑都跑不了了,张卿咬着牙,使劲挡着汉斯凌厉的攻击。

    用力技能后,汉斯手上那把石中剑下砍的力道明显大了好多。刚才张卿只是觉得手腕震的发麻,现在则是发疼,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越攻击,汉斯眼中的惊讶就越浓,自己将圣光灌注到石中剑中,按理说张卿应该不支才是,怎么这小子还能坚持的住?看上去除了表情难看了点,其他都没什么大碍。

    “这样不行!”几乎是同时,两人在心中想到了这点。汉斯猛的一声大喝,圣光从他体内汹涌而出,地面方圆4米内全部变成了一片金黄。煞是好看,不过张卿就不妙了,一阵火烫从脚底传来,烫得他嗷嗷直叫,动作顿时慢了一线,被汉斯抓住机会,几剑逼的他险象环生。

    “不管了!”张卿心头一横,看到汉斯头上的四颗连击点,肾击快速打出。汉斯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石中剑下挡,张卿手上速度猛然快了一线,在汉斯惊讶的目光中,四星肾击成功击中汉斯。

    张卿松了一口气,刚才突然爆发,他的胳膊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这可不是经常能用的,多用几次估计胳膊就废了。脚底火烫,张卿赶紧跳开,剑刃乱舞同时开启,身上红光一闪,战意勃发之下,埃辛若斯战刃的虚影呼啸着朝昏迷着的汉斯劈去。

    当当当,剑刃乱舞激发出的战刃虚影叮叮当当砍在汉斯身上,看的张卿一阵焦急,要是这剑刃能自我控制就好了,那样的话全部往汉斯脸上招呼,看他怎么样!不过这些只是想想而已,要是真的这样,张卿早就天下无敌了,看住敌人要害,开启剑刃乱舞一阵砍,几倍暴击一出,OK,打完收工。

    虽然砍在汉斯盔甲上的战刃虚影令张卿非常蛋疼,但埃辛若斯战刃的高伤害还是够这副坚固盔甲喝一壶了,没几下,盔甲上出现了纵横交错的裂痕,运气好,两道虚影砍在一起,更是直接砍裂汉斯的盔甲,血迹很快在盔甲上印出。

    四秒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间一过,汉斯猛的睁开那双威猛的环眼。“忏悔!”汉斯手一指,还在拼命挥着战刃的张卿顿时低着头傻站在原地。做完这一切,汉斯就觉得胸口一阵剧疼,低头一看,差点没气炸肺。他的那身盔甲胸前多了大小七八道深深的裂缝,受了点伤到还是其次,关键这身盔甲是汉斯祖上传来的,汉斯的先祖靠它跟随着条顿骑士团冲锋陷阵无往不利,当然了这幅盔甲能传下来,不知升级强化了多少次。现在看到盔甲成了这幅德行,汉斯内心的愤怒可想而知,一双眼睛立马充血变的赤红。

    “FUXK!”汉斯一声怒骂,举着石中剑就朝张卿砍去。张卿现在陷入昏迷中,基本没有防御力,更糟糕的是,他的穿着不过是一身皮甲,还因为黑手光环的缘故,除了他师父给的武器,其他的装备甚至比他等级低了十多级。穿着跟不穿没有太大区别。(好装备多了就没趣了,碾压下去大杀四方有意思吗?一两件足以,以后我们的主角还会继续黑手下去)

    噗,当。汉斯一剑成功砍中张卿,剧烈的疼痛惊醒张卿,张卿赶紧架刀挡住。汉斯的忏悔是令人瘫痪,只要受了伤害就会打断效果,跟昏迷不同。看着被砍成两半的鳄鱼牌皮甲,张卿一阵郁闷,这都修了多少次了?……

    呼——,汉斯一剑再次砍来,速度奇怪无比,这次汉斯真的动怒了,龙有逆鳞,触之必怒,汉斯身上的盔甲就是他的逆鳞。“哇靠!怎么这么猛了?”张卿不敢硬抗赶紧躲开,刺啦一声响,汉斯挥剑的前方被剑气割出一道长痕,看的张卿一阵咂舌。

    “十字军打击!”石中剑附着的神光更甚,如同燃烧着的火炬,剑还没砍来,金黄的剑圣就烧到张卿鼻子底下了。“我去!”张卿郁闷的说着,一个铁板桥,让过汉斯横扫而来的一剑,被圣光燎中的伤口一阵剧痛,就跟强酸腐蚀一般。

    看到张卿铁板桥躲过,汉斯手腕一翻,石中剑随之朝下拍去,想把张卿拍倒在地。“还让不让人活了!”张卿双脚一滑,整个人就像踩着滑板似的平滑出去,让过汉斯那一剑。“该死!就你会狂暴啊!”张卿一声怒骂,他也杀红眼了,腰间一道灼热无比的热流冒出,瞬间流遍全身。

    “喝!”张卿一刀朝汉斯砍下,汉斯脸上光芒一闪,埃辛若斯战刃跟石中剑,这两把神兵利器狠狠撞在一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相撞产生巨大无比的冲击力,以两人为中心,半径五米内,地上铺着的木地板纷纷破裂飞起,相撞。

    “好小子!”后退三步的汉斯轻轻抖动着双手,缓解着手上剧烈的疼痛。退了五步的张卿比他看上去还狼狈点,那件鳄鱼牌皮甲已经彻崩坏,手上那副很久之前就有了,却一直找不到替代品的手套也化成了飞灰。不过现在张卿斗志昂扬,热血沸腾着,双手因为兴奋不停颤抖着。

    “来,战个痛快!”张卿一声大吼,先于汉斯两把战刃一同朝汉斯砍下。汉斯不敢怠慢,揉身而上,三把兵器同时碰撞在一起。咣当,随后一道古怪的热流突然从战刃流出沿着张卿手掌迅速流遍全身。

    “这是什么?”张卿微微一惊,心里却没害怕,他知道埃辛若斯战刃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他的。心中一动,两把战刃以比往常快一半的速度砍出,张卿心有明悟,这道古怪的热流应该是让他的攻击速度提升。

    战刃突然加快的攻击速度令汉斯猝不及防,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虽然现在还没输,但格挡明显变的不支起来。“糟糕!”汉斯知道不好,为了挽回颓势,用力砍出好几剑,不过都被张卿挡下,反而被张卿的反击搞的狼狈不堪。

    “看来只能这样了!”汉斯眼神蓦地一变,“天使降临!”一声大吼,一团浓的几乎实质化的金光暴出,一下将紧攻不放的张卿弹开。然后,背身双翼,面目模糊的天使虚影出现在汉斯背后,而汉斯本人,那身残破的盔甲犹如镀上了一层金,通体金黄,那把石中剑也变成了“黄金剑”

    “你,见识到我真正实力的人,现在认输吧!”冰冷无情的声音从汉斯嘴中冒出,声音古怪完全不是汉斯原本醇厚温和的声音,不光如此,汉斯碧色的瞳孔变成了金黄,看上去神圣无比。

    “糟糕!”张卿心中一阵后悔,怎么没想到这点,这下大招用完了,怎么对付他?“不管了,不打怎么会知道厉害不厉害?小爷跟你拼了!”想到这点,张卿脸色一沉,两眼射出无尽的战意。大吼道:“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真正的厉害!”双刀用力一磕,如同一道闪电般朝汉斯射去。

    不知道是不是汉斯的男子冷冷一笑,金黄的瞳孔闪过不屑,手上通体变的金黄的石中剑随意一挥,咣当一声巨响,居然挡住了张卿全力一击。张卿觉得刚才好像被大锤砸了一下战刃,还是一百吨的大锤。手上的埃辛若斯战刃不住颤动着,虎口一疼,张卿低头一看,虎口已经完全裂开了,鲜血沿着刀柄不停滴在埃辛若斯翠绿的刀刃上。

    “认输吧卑微的人类,吾的力量不是你能抗衡的。”冰冷的声音从汉斯嘴中说出,金黄的瞳孔一丝感情也无。张卿冷冷看着汉斯,不,这个名字叫汉斯,但肯定不是汉斯的陌生男子。两把战刃用力一磕,什么也没说,再次冲过来,两刀齐出朝汉斯砍去。

    “哼——”汉斯一声冷笑,石中剑一横,一下将两把战刃所有攻击路线完全遮挡住。“你上当了!”张卿狡猾的一笑,“凿击!”黑色光芒抽在汉斯身上。看到成功打中汉斯,张卿心头大定,等你“上神”过去再跟你打,先跟你拖时间。

    刚想到这,张卿脸色猛的变了,一把金黄的大剑在他视网膜中急速放大。呯——,鲜血喷洒在空中,张卿整个人跟被破小孩弄坏的玩具娃娃般凌空飞起,重重撞在地板上,身子弹动了好几下,最后毫无声息的瘫软在地。

    汉斯冷冷一笑,“这种法术就能对付吾了嘛?可笑,可悲,可怜的蝼蚁。”

    “到底谁是蝼蚁?”汉斯霍的抬起头,冷淡的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你……”手指着前方浑身浴血的张卿,他的双腿不丁不八的站着,头微垂下,手上的两把埃辛若斯战刃发出一声声越来越响的龙吟,绿色屠魔烈焰在刀刃燃烧着。

    “谁是蝼蚁?你这个长着翅膀的鸟人!”张卿猛然抬起头,他的额头赫然多了两根金黄的犄角,而他的眼睛则变成了金色,最纯粹的金色。

    ”

  http://www.biqufa.com/41/41560/46338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