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比蜜糖还要甜 > 第十九章 不安

第十九章 不安

    01

    晚上十点整,电影散场。

    五个浑身上下都散发青春气息的高中生,肩并肩从电影院走了出来。

    路知远率先开口,“吴漾,你送我妹回家,我送云深和叶梓木。”

    叶梓木笑咧咧地拍了一下路知远的肩膀,“你送云深就好,我女汉纸一枚,不用送,从这打个车回去就行。”

    云深淡淡然开口,“路学长,你送叶梓木吧,我家离这不远,我自己回去不会有啥问题,不用麻烦了。”

    路知远一会看看云深,一会看看叶梓木,无奈地一摊手,打趣道:“我就这么不受待见啊!”

    云深忙摆手,“不是不是......”

    路知远笑起来,“不是就得了。我说,美少女们,千万别再推托了,按远近顺序一个个送你们回去。都这个点了,一个女孩自己回去真不安全。”

    安然补充道:“我哥说的没错,你们就别逞强啦,让他送你们回去。把你们安全送到家,我才好放心。”

    云深和叶梓木于是不再客套推脱,乖乖地跟着路知远走了。

    安然家离电影院挺远,吴漾走到路边想去拦车,安然拽住他的衣角,“吴漾,今晚月亮好圆,我们一起走一段路,再坐车回好不好?”

    吴漾微笑点头,“好。”

    安然突然想起吴漾今早刚受了伤,将目光转向他腿部受伤的地方,“你的伤......要不我们还是打车回吧!”

    “没关系,走一小段路不碍事的。”说话间,吴漾已经迈开步子,往前走去。

    安然不再说什么,几步追上去,与吴漾并肩而行。

    夜晚的街道行人不多,路灯昏黄,黑色的天幕上挂着零星的几颗星星,月亮却出奇的圆。

    看见安然两手紧了紧衣服,吴漾开口问她,“安然,冷吗?”

    安然摇头,“不冷,就是莫名有种心慌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吴漾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有我在,不要怕。”

    安然朝他微笑,重重地点头,“嗯,你在,我不怕。”

    吴漾平日里话不多,可以说是惜字如金了。可不爱说话的他,在安然面前,却总有很多话可以讲。

    顷刻间,暴雨从天而降,毫无防备走在街上的两个人一时间慌了神。

    吴漾拉起安然的手,迅速往旁边的屋檐下跑去。

    安然看着吴漾被雨水打湿的裤脚,和渗出来的丝丝血红色,不禁一阵心疼,“吴漾,你的伤口?”

    “没事。”

    “如果不是我说要走路,现在我们就算还没到家,在车里也不会被雨淋到。现在下雨,更难叫到车了。”

    “这雨来得这么急,应该不会持续很久,一会雨停了我们再走。”

    安然拿出手机,“我打电话叫司机来接我们吧!”

    不远处闪现的一团黑影让安然内心的不安加深,她抓着手机的手微颤了一下。虽然她和吴漾没走多远的路,但她总感觉有人在跟着他们。这种感觉很强烈,却也无法确定。

    当吴漾对她说出那句“有我在,不要怕”的时候,她才放下这莫名的恐惧,与他并肩一步步往前走。

    “吴漾,小心啊!”电光火石间,安然看到一根很粗的铁棍朝吴漾挥过去。

    吴漾一惊,迅速避开头部往后躲闪。他抬脚准备踢向其中一个恶徒的时候,另一个恶徒又举着铁棍重重地砸了下来,正好打在吴漾受伤的那条腿上。

    吴漾吃痛,闷哼一声,安然大叫着扑过去挡在吴漾身前,“我报警了,警察很快就来。”

    两个身强体壮的恶徒互相对看一眼,个子矮点的那个人小声嘀咕,“老大交待了,说是不要伤到女孩子,要不咱撤吧!不然一会真把警察引过来就麻烦了。”

    安然浑身都蔓延着怒火,瞪着眼睛死死盯着两个壮汉,“警察快来啦!”

    两壮汉不说话,识趣地收起铁棍,讪讪然离开了。

    02

    伤口原本就深,而后被雨淋湿,现在更是伤上加伤。吴漾难忍疼痛,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

    雨比之前小了一些,但依旧在下。

    安然心疼地看着吴漾的伤口,眼泪混着雨水流了出来,咸咸的疼痛。

    她拨通司机的电话,“王伯,你快到了吗?嗯......好,那我们就在这等你......”

    安然从包里拿出纸巾,轻轻拂去吴漾伤口处的雨水,“疼吗?”

    吴漾强扯起嘴角微笑,“不疼。”

    安然感受到了他腿部微微的颤抖,她知道,他很疼,只是他不说。

    十分钟后,司机开着车接到了安然和吴漾。

    王伯看到安然和吴漾都是浑身湿透,赶紧递上毛巾给他们,“怎么没带伞吗?”

    “没带,王伯,先送我们去市医院吧!”

    “市医院?可是......先生和太太已经回家了,如果你再不回去,我怕......”

    “没事,王伯,你别顾虑那么多,等到了家我和爸妈解释。”安然一边用干毛巾帮吴漾擦身上的水,一边焦急地说道:“王伯,快别耽搁了,赶紧送我们去市医院吧!我同学腿受伤挺严重的,得尽快看医生。”

    司机师傅不再追问,将车子往市医院的方向开去。但他不解,这男生的腿不是早晨就受伤了吗?都过了一天了怎么还没去看医生?

    市医院急诊科,医生查看吴漾的伤口,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伤口这么深还淋雨,另外还有几处小伤口和淤青是怎么回事?”

    吴漾不语,医生淡淡道:“和人打架了?”

    “没有,我不小心摔倒了。”

    安然咬紧牙关坐在旁边陪着,眼神里满是担忧。

    医生不再多问,埋头写着药方,“你这需要打点滴消炎,不然伤口感染就麻烦了。”

    吴漾点点头,“好。”

    从急诊室出来,安然从吴漾手里抢过处方,把吴漾摁坐在休息椅上,“你好好歇着,我去取药。”

    “安然,我没事,我自己去取药,你赶快回家,时间太晚了。”

    原本在车里等候的王伯,这个时候走进了病房,“安然,先生太太催了好几遍,让你快点回家。”

    “可是......”安然看了一眼吴漾,“我得在这照顾我同学,王伯,要不你先回去?”

    王伯颇为难地看向吴漾,眼神里满是求助的意味,“先生太太让我尽快把你带回去,还是别让他们担心吧,不然我这边也没法说了。”

    吴漾从安然手里拿过处方单,“安然,你快跟王伯回家。”话说完,他跟安然挥了挥手,就拿着处方单去交费取药。

    安然知道王伯是个特别讲规矩的人,也不再为难他,“王伯,你先回车里等我,再给我几分钟打个电话......”

    见王伯站着不动,安然补充,“放心,打完电话一定跟你回家。”

    王伯一走,安然就拨通了路知远的电话......

    03

    回到家,安爸爸和安妈妈一齐坐在客厅,安然看着一脸严肃的父母,勉强扯出一个笑容,“爸妈,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不睡?”

    安妈妈看着一身湿漉漉的安然,皱了皱眉头,“你还晓得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不着家,你觉得合适吗?”

    “妈,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再这么晚回来了。”

    安爸爸看向安妈妈,开口道:“好啦,安然也知道错了,让她赶紧去洗个热水澡,把湿衣服换下来,一直穿着这湿答答的衣服,着凉感冒就不好了。”

    安妈妈摆摆手,“别站着了,快去洗澡换衣服,我让阿姨给你煮个姜汤,洗完澡记得喝。”

    安然笑答,“谢谢妈妈。”

    原本躺在床上酝酿睡意的路知远被安然一通电话给叫了起来,他赶到市医院的时候,吴漾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

    吴漾原本就没睡着,听到响动立刻睁开了眼睛,“知远,你怎么来了?”

    路知远把提在手里刚买的粥和鸡汤放在床边的柜子上,“你说呢?这大晚上的,也够折腾人的。”

    “是安然叫你来的?”

    “我这妹妹不放心你,让我过来陪你。她让我给你买了你爱喝的粥,还有鸡汤,你要不坐起来吃点?”

    吴漾微微笑了,“我没事,麻烦你跑一趟了。”

    “都伤成这样了,还没事啊?跟我就别客气啦,即便不是安然告诉我,我要知道你在医院也得来看你的。”

    说话间,路知远走过去扶起吴漾,“先喝粥还是鸡汤?”

    “鸡汤吧!”

    “对了,今晚到底怎么回事?安然跟我提了几句,但她着急回家没说完整。她说你们遇见了坏人,你新添的伤是被他们打的?”

    吴漾边喝鸡汤边答道:“嗯,两个人,一脸横肉,长得很彪悍,身强体壮的。啥也不说,上来就撸铁棍子,整一黑社会啊。”

    “抢劫的?”

    “我看肯定不是抢劫,那会下大雨,我和安然在路边一处屋檐下躲雨,他们上来就挥铁棍打人,没提到任何跟钱财有关的东西,我们一毛钱也没丢。”

    路知远一惊,“安然没事吧?”

    “放心吧,她没事。有我在,不会让她有任何事的。”

    路知远拍了拍吴漾的背,“替我妹妹谢谢你,她要有点什么事,我这做哥哥的得自责死。”

    刚喝了一大口鸡汤的吴漾被路知远一拍背,猛地被呛到咳嗽了几声,“我觉得今晚这两个人不大对劲,不图财,莫名其妙上来就打人,你觉不觉得很奇怪......”

    “难道是受人指使?”

    吴漾和路知远极有默契地对看一眼,异口同声道:“古箫?”

  http://www.biqufa.com/52/52917/108835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