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比蜜糖还要甜 > 第九章 逞强

第九章 逞强

    01

    返程的大巴上,安然和来时一样,坐在靠窗的位置,云深坐在她身旁。

    见她一直盯着手里的草蜻蜓发愣,云深忍不住用手肘碰了碰她,轻声问:“想什么呢?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安然双眼迷茫,喃喃道:“云深,你说人会不会突然失掉某一段记忆?”

    云深不期然怔愣了几秒,随即笑答:“你想什么呢?又不是拍电视剧,想失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吧?”

    安然闭上眼睛,心底拨动的那根弦平息下来。是呀!我们都不过是平凡生活里的平凡人,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失忆偶遇呢?

    在清河边的大桑树下,吴漾问她“你真的不记得了吗?”他的话虽然似开玩笑,但她还是各种臆想,不断搜寻脑海里关于“草蜻蜓”的记忆,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真的忘了生命中某段至关重要的记忆。

    可是,她自己都不记得的东西,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现在想来,或许真的是她想太多了吧!

    安然把座椅靠背调低,动了动身体,想找一个舒适的姿势休息一会,突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回转头,就看到了吴漾那张俊逸的脸。

    大巴已经从军训场地开出来二十多分钟了,她一直没发现吴漾就坐在自己身后,而坐在吴漾身边的人,竟然是叶梓木。

    安然想当然的以为拍她肩膀的人是吴漾,用探究的目光询问着,可吴漾表情淡然,静默无语。她和吴漾对视了几秒钟之后,叶梓木用很轻的声音说:“安然,今晚有没有时间,我有事想找你聊一聊。”

    哦,原来拍她肩膀的人是叶梓木!心下有小小的失望,安然想了一下,表情有些为难:“得先回家放行李洗澡,还得稍微休息下,收拾好大概时间也不早了,改天约可以吗?”

    叶梓木皱眉,“我这人性子急,心里也藏不住事,我想,有的事我非得尽快和你说不可了。”

    安然心里皱成一团,霎时间充满了疑惑,她和叶梓木并不熟,军训以后才认识,究竟有什么事这么着急要和她聊呢?

    见安然在犹豫,叶梓木补充道:“虽然明后天是休息日,但我有事要去趟乡下外婆家,所以希望你今晚能抽点时间出来和我见一面,不会耽搁你很久。”

    一直沉默着的吴漾这时候开口了,“今晚安然没时间和你见面,她有事。”

    然后看向安然,“你表哥路知远说今晚有安排,你非去不可。”

    因为怕说话打扰到周围的同学,吴漾的声音很轻很柔,但这轻柔里却透着一种不可反抗的笃定。

    安然抱歉的朝叶梓木笑了笑,叶梓木将脸转向吴漾,正欲开口对他说些什么,他却早一步阖上双眸,脸上写满了不耐。

    叶梓木识趣的闭了嘴,好看的脸拧成一团麻花。

    恍惚间,安然觉得自己在叶梓木脸上看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忧伤,意味深长。

    02

    学校门口停满了车,几乎都是来接学生的家长。

    大巴缓缓驶进学校,安然不经意间瞥见了自家的豪车正停在校门右侧的某个停车位上。她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去军训之前,不是特地叮嘱过爸妈不要安排车来接她吗?这要是让同学看见,她分分钟又得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了,她可不想这样。

    下车拿了行李,取回了军训期间被没收上去的手机,一开机便有无数的未接电话和信息涌进来。

    “喂,王伯,那个……你不用等我了,我手机刚开机,没看到你来接我,我已经搭同学家的顺风车走了……嗯嗯,对,你快回去吧!我爸妈那边,我会和他们说……我会安全到家的,不用担心。”挂断电话,安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你搭哪个同学家的车走?”安然闻声抬头,吴漾站在她身旁,很自然地伸手接过她手里的行李。

    安然支支吾吾,一时语塞,“没……没谁。”

    “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表哥呢?你不是说今晚他有安排吗?”

    “你先回家放东西,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八点钟我和路知远过去找你。”

    “今晚到底有什么安排?现在告诉我不行吗?干嘛神神秘秘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吴漾左右手各拎着一个行李包,迈开长腿往前走了两步,见安然依旧怔怔地站在原地不动,回头叫她,“走吧,先回家。”

    安然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学校应该有后门吧?我们不要从正门出去好不好。”她有些担心此刻王伯还没将车子开走,万一出去碰到的话那就说不清了。

    “嗯,跟我走。”吴漾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安然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03

    穿过学校后花园是一片小树林,小树林的后面,立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

    安然吃惊地看着被一根很粗的铁链锁起来的铁门,伸手拽了两下铁链,“吴漾,这出不去吧?”

    吴漾将绿色的军用行李包举过头顶,用力一抛,只听见“砰”的一声,包袱呈抛物线落在了铁门之外的空地上。

    安然瞪着眼睛看向躺在地上的行李包,又是“砰”的一声,另一个行李包也应声而落,躺在了离第一个包不远的地方。

    吴漾飞快地扫视一圈四周,说:“待会我托住你,从铁门翻出去。”

    “不是……吴漾,难道没有别的门可以走了吗?非要翻出去,这很危险呀!我不敢……”

    “学校为了方便管理,把正大门以外的几个小侧门都封锁了,如果要用走的,那只能走正门。而且,几乎所有侧门都安装了防护栏和监控,大概是这个门比较隐蔽吧,目前没有特别加固的措施,周边也没监控。”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路知远告诉我的。”

    “表哥?他不像是会翻墙的人……”安然面露难色,要知道,从小到大,她可从没有翻过墙,万一摔下去,是不是得骨折啊!

    吴漾看出了她的担忧,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放心,有我给你托底,你不会有事的,别害怕,这墙其实没有多高。”

    “那好吧!试试。”

    吴漾靠着铁门旁边的围墙蹲下来,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安然,“来,踩着我的肩膀往上爬,坐到墙上以后稳住不要动,等我翻过墙以后在那边接应你。”

    “这样真的行吗?你肩膀撑得住我踩吗?”安然心下犹豫,有些难以置信地走到吴漾身旁。

    吴漾露出他那招牌式的阳光微笑,“不会有问题的,相信我。”

    安然正准备踩上吴漾的肩膀,突然从小树林中蹿出一道身影,“如果学校知道你们翻墙出去,会怎么样?”

    安然一惊,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吴漾快速伸手扶住她,目光灼灼地看向来人,“叶梓木,你跟踪我们?”

    叶梓木嘴角浮起一丝笑,“我才没那么无聊了,碰巧遇到而已。”

    吴漾声音很冷,“碰巧,哪有那么巧的事?”

    “这么严肃干嘛,都说了是碰巧,既然遇到了,就一起玩呗!”

    这么偏僻的地方,鲜少有人能找到,说“碰巧”自然没有人会信。这叶梓木,究竟想搞什么鬼,安然不解,但依然笑着看向叶梓木,“在这都能碰到,就是我们的缘分了,那就一起玩吧!”想堵住一个人的嘴,那就把她拖下水。

    听到安然这么说,吴漾淡淡地扫了叶梓木一眼,补充了一句,“我和安然准备从这翻墙出去,你确定要一起吗?”

    叶梓木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她把行李包抛到吴漾手里,几步跑到墙角下,轻快地一弹一跳扒着墙就翻了上去。等安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晃着双腿笑眯眯地坐在了墙墩上。

    安然惊得目瞪口呆,这姑娘的伸手也太麻溜了,就像会轻功一样。她忍不住拍起手来,“厉害!”

    叶梓木朝安然招招手,“让吴漾托着你爬上墙,我在墙那边接你。”

    吴漾将叶梓木的行李包扔到墙外,说:“你管好自己吧,我来托安然。”

    随即靠墙蹲下,再次叮嘱安然,“记住,你爬到墙上以后坐着不要动,等我先翻过去,你再踩着我下来。叶梓木毕竟是女生,力气不够,怕是接不住你。”

    安然笑着瞪了吴漾一眼,腹诽道:回程大巴和叶梓木坐一起,现在又觉得我太重怕叶梓木接不住……

    叶梓木之前翻墙的那一幕让安然心底升起许多的佩服,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不再多话快速踩着吴漾的肩膀开始爬墙。

    翻到墙上,叶梓木朝安然拍拍自己的肩膀,“喏,你害怕的话,可以踩着我慢慢下来。”

    安然看着叶梓木纤瘦的肩膀,又想起吴漾对她的再三嘱咐,一定要等他先翻过墙接应她。

    “你怎么能这么看不起我呢?”奇怪的想法在脑海里盘旋,叶梓木那瘦的没有丁点肉的肩膀在安然眼里晃成一道刺眼的白光,她鬼使神差就跳了下去。

    没等吴漾翻过墙去,也没去踩叶梓木的肩膀。

    “啊!”落地的瞬间,安然听到了自己喉咙里发出的一声惨叫。

    吴漾一脸着急,三两步奔到安然身边,“摔到哪了?哪里疼?让你等我翻过墙来托你,怎么不听呢?”

    叶梓木看着疼的龇牙咧嘴的安然,一脸茫然,“不是让你踩我肩膀了吗?你干嘛非得逞强自己跳下来呢?”

    叶梓木的直接让安然有些无地自容,确实,她逞强了。明知道自己不行,却因为心底的一丝不甘,就这么毫无准备的跳了下来。结果,现在脚裸完全动弹不得,疼得她眼泪唰的就流了出来。

  http://www.biqufa.com/52/52917/6855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