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比蜜糖还要甜 > 第十章 遗失

第十章 遗失

    01

    吴漾把安然右脚的鞋子脱下,手掌轻轻按着她脚裸处有些淤青的地方,很仔细的将伤势检查了一遍。

    好在,安然只是脚裸轻度扭伤,并没有伤筋动骨。

    他放下心来,边帮她揉脚边问:“疼吗?”

    疼痛感已经没有刚摔下来的时候那么强烈了,安然看着吴漾一副江湖郎中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吴漾抬眼看她,“都受伤了还笑,如果你听话点,也不至于搞成这样。”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有些不自然地别开脸不去看对方。

    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叶梓木走过来,“怎么样,还能走吗?”

    吴漾和叶梓木合力把安然扶了起来,他们一左一右架住安然,让她尝试走几步路看看。

    安然慢慢迈出步子,脚落地的时候会有疼痛感,但路还是勉强可以走的。她强忍着那一点疼痛感,扯起嘴角笑道:“没什么大碍,我能走,也不是很严重啦。”

    吴漾突然在安然面前蹲下,“来,还是我背你走吧!”

    安然的脸刷地红了,嗫嚅道:“不……不用吧!我可以自己走。”

    吴漾没起身,坚持要背她,“我答应过路知远要好好照顾你,你这刚一军训完脚就受伤,你让我怎么跟他交待,快,我背你走。”

    叶梓木看向躺在地上的三个军绿色行李包,“这行李包怎么办?”

    吴漾答:“就扔这吧!这些军用的衣服被褥即便拿回家也不会用的,谁要谁捡了去,反正里面也没有贵重的东西。”

    三人相视而笑,都觉得吴漾说的有道理,拎着个无用的大包袱确实挺累赘的。

    然后,吴漾背着安然,叶梓木跟在他们后面,一起沿着铁门外的小路走出去。

    02

    路知远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什么,安然脚扭伤了?”

    安然从吴漾手里夺过手机,“哥,我没事,小伤。”

    “这样,你先别回家,回去你爸妈看你受伤又得心疼了,他们问起来也不好说。让吴漾送你来我家,你大舅舅妈这几天出去旅行了,就我一人在家,一会我给小姨打个电话,说是我让你来我家陪我两天。他们这么忙,估计也不会多问。”

    安然会意,“嗯,好,那我们现在打车过去。”

    已经从小路走出来的三人在路边拦了一辆车,准备直奔路知远家。

    安然觉得哪里不对,看向坐在她旁边的叶梓木,问道:“梓木,我们现在去我表哥家,你……要不要回家?你告诉司机师傅你的地址,先送你回家再去我哥家好了。”

    叶梓木摆摆手,“不用,我和你们一起去路知远家,正好晚上可以和你聊一聊。”

    嘿,这姑娘对于和我“聊一聊”这事真的很执拗呀!安然问,“你认识我哥?”

    “不认识。”

    安然脑袋轰的一声,直截了当地说:“你和我哥不认识,贸然去他家,会不会……”

    “不妥”两个字安然半天说不出口,叶梓木却已会意,“一会去了不就认识了吗?我们是朋友,那你哥还不和我哥一样,咱俩谁跟谁啊!”

    叶梓木说的理直气壮,好似她和安然已经是多年熟识的好友。安然语塞,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想:这叶梓木真够自来熟的,那随她折腾好了。毕竟,要甩掉一块橡皮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坐在副驾驶的吴漾冷哼一声,“脸皮够厚的。”

    03

    吴漾显然也不是第一次来路知远家,下了车,他背上安然熟门熟路地进了小区,一路走得相当顺畅,并不需要安然指路。

    路知远打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安然趴在吴漾的背上,揶揄道:“小子,占我妹便宜啊!”

    安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反驳,“哥,胡说什么呢?”

    吴漾早已习惯了路知远肆无忌惮的损话,此刻全心都在安然的伤上,根本懒得搭理他,将安然安置在沙发上以后,就去找药箱和冰块。

    擦了药之后,又用冰块冷敷,安然看着围在她身边忙前忙后的吴漾,心底弥漫着一股感动。这个男孩,他总是那么贴心善良,总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不留余地去照顾他。

    路知远看到吴漾把安然照顾的如此妥帖,感觉自己也插不上手,就去小区附近的生鲜超市买排骨,说要给安然炖汤好好补一补。

    临出门前,安然不放心地问道:“哥,你确定你会买吗?买回来你会做吗?我记得你可是从来没下过厨房的。”说话间,视线有意无意扫过桌子上还没收掉的外卖盒。

    路知远一愣,随即响指一打,说:“照着食谱做不就行了。”

    吴漾正好要起身去换冰块,他伸手在路知远肩膀上一拍,“排骨挑新鲜一点的,汤我来煲,另外,再买一条鱼。”

    路知远走到玄关处换鞋,叶梓木突然像兔子一样从沙发上弹起来,“路知远,我和你一起去,我最会挑鱼了。”

    04

    炖排骨汤、清蒸鱼、番茄炒蛋、素炒菜心,四个人围着桌子坐下,安然吃惊地称赞道:“吴漾,你真厉害,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叶梓木也发出一声惊呼,“超人啊,居然能做出一桌菜。”

    在座的除了吴漾以外,没人会做饭,都一脸崇拜地看向他。

    路知远一边盛米饭,一边笑眯眯地说:“我也帮忙了啊。”

    吴漾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容,“那是,确实帮忙了,说要给安然煲汤喝的某人,最后就洗洗菜,盛盛饭。”

    一小会的功夫,盘子就被扫空了,连那一锅的排骨汤也被喝的一滴不剩。

    安然捂着肚子笑,“吴漾,你做饭正好吃呢!”

    路知远看向吴漾,“认识这么久,我可是第一次吃你做的饭,看在让我妹妹吃的这么高兴的份上,碗我洗了。”

    “哥,这是你家,你不洗还想让我们洗?”

    叶梓木一撩袖子,“那啥,我蹭吃蹭喝的,碗我来洗。不过,待会给我时间和安然单独聊一聊。”

    可以不洗碗路知远自然高兴,他伸了个懒腰,“行,我答应了,碗你洗,我妹妹待会借你一小时。另外,友情提供场地赞助,书房借你们用。”

    安然不满地朝路知远撇撇嘴,“哥,但凡有利可图,你随时都能把我卖了是吧?”

    05

    在路知远家的书房,叶梓木开口第一句话是:“安然,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安然突然觉得脑袋嗡嗡地疼,同一天内,完全没有联系的两个人对她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她无比清晰的记得,就在中午,清河边的大桑树下,吴漾也这样问她:“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要记得什么?她又该记住些什么呢?

    安然一脸茫然,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叶梓木,“叶梓木,你能告诉我,我应该记得什么吗?”

    叶梓木的表情一点点黯淡下去,喃喃自语,“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真的都不记得了。”

    安然双手抱住头,慢慢蹲了下来,“我们不是军训才刚认识吗?刚认识的两个人,我对你一无所知,我应该要记得什么?”

    叶梓木显得很为难,“安然,我们不是刚认识,早在八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知道的关于你的一切,但我不知道,你忘却的那些过往,该不该由我来说。我也不知道,知道那些过去,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安然无力地闭上眼睛,声音很轻很浅,夹杂着一股莫名的忧伤飘荡在空气里,“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我?那你今天一直坚持要找我聊又是为何?”

    “我想确定,你是不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还是某人胡说。”

    “某人?”所以,知道她过去的人并不是只有叶梓木和吴漾两个人,安然猛然想起云深和叶梓木在军训基地食堂的对话。

    “云深,她们长的像不像,你心里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你和叶梓木,你们是旧识?”“嗯,小学同校,曾经是邻居。”

    明明是自己的人生,却好似与自己无关。明明与他人无关,但他人好像才最清楚他的过往。心里掀起一阵狂风暴雨,但安然还是尽量控制情绪,让自己镇定。

    她慢慢抬起头,双眼水雾弥漫,“叶梓木,你说的某人是云深对吧?”

    叶梓木眼神恍惚,并不敢与安然对视,只默默地低下了头。

    她的沉默,却给了安然答案。云深也是与她的过往有关联的人。

    “叶梓木,你费尽心思来我身边,想要和我聊一聊,有什么你尽管说,我听着。”

    叶梓木用双手蒙住自己的脸,无声的抽泣。

    不,如果说出来会毁掉安然现在的幸福,那么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她不要做杀人于无形的刽子手。

    “安然,是我错了,我胡说八道,我今天不该来。不,我什么都没说,你没有丢掉什么记忆,你……忘掉我说的每一句话……”

    语无伦次,泣不成声。叶梓木流着眼泪跑出了书房,跑离路知远家。

  http://www.biqufa.com/52/52917/6855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