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比蜜糖还要甜 > 第十七章 雪球

第十七章 雪球

    01

    安然和吴漾刚踏进学校大门,早自习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安然,你先回教室上早自习,小猫咪交给我,我会找个地方把它安置好的。”

    安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眼里透着心疼,“我说,还是先去校医务室包扎下你的伤口吧!我在车上就随便处理了下,也不专业,小心伤口感染就不好了。”她将目光投向吴漾的伤口处,“你看,给你缠的绷带都被血浸透了,这么严重吗?”

    她一只手拖着猫咪,一只手拽着吴漾的衣袖,“别墨迹了,我们快走吧!缺个早自习真的没什么,顶多被张老师批评一顿,现在要紧的是你的伤。”

    此时此刻,吴漾已经感受不到伤口的疼痛了,他只觉得心里暖暖的,嘴角不自觉上翘露出一抹暖阳般的微笑。他迈开脚步,随同安然一起往医务室走去。

    校医一边帮吴漾处理伤口,一边询问:“怎么受的伤?伤口这么深……”

    吴漾有些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气,“我自己不小心伤到的。”

    这不是白问吗?回答了跟没回答一个样。校医但笑不语,知道问不出什么,也不再继续追问。她瞥见站在一旁默默盯着男孩伤口的女孩,以及她紧张的表情,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嘿,年少时青涩懵懂的感情,的确是真挚又纯粹。

    02

    “吴漾,你先回教室吧!我去安顿猫咪,你腿受伤了,不要多走路,好好养一养才行。”

    吴漾笑笑,“这点小伤算什么呀!这会该我对你说别墨迹了,快走!”

    见安然站在医务室门口不动,吴漾从她手机接过猫咪,“现在早自习上了一半,回去铁定被老张抓个正着,一会下课偷偷溜回去,神不知鬼不觉。”

    安然终于笑了,重重地点头,脚步轻快地跑到吴漾前头去了。

    “等等……”

    安然回头,“怎么了?”

    “现在校园里没什么人,低调点,往隐蔽的地方走,不然被老师领导撞到就惨了。”

    俩人相视一笑,极有默契地一同快速穿过学校后花园,往隐蔽的小树林走去。

    小树林的尽头,立着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安然微微笑了,因为这里,是他们军训回来一起翻墙出学校的地方。

    “这里这么偏僻,几乎没人会来,把小白藏在这里肯定安全。”

    “小白?”

    安然用手指轻轻抚摸着猫咪雪白的毛,笑道:“我给它取的名字,怎么样?好听吗?”

    “蜡笔小星里小新家的狗是不是也叫小白?”

    安然挠挠头,“是哦,重名了,那……叫雪球呢?”

    “雪球这个名字不错,好听。”

    安然和吴漾一起抬头,诧异地看向声音的来源。

    只见古箫坐在墙头,一脸散漫的表情,笑嘻嘻地看向安然。

    安然并不看他,刚刚的笑脸瞬间收了起来,冷冰冰地抛出去一句话,“古箫,怎么是你?”

    古箫从墙上跳下来,走近吴漾,用手摸了摸猫咪,然后调转目光盯着安然,“安大小姐,怎么就不能是我了?怎么?不欢迎我?”

    见安然和吴漾不答话,古箫自顾自地继续说:“我还以为这堵墙是我的专属秘密通道呢?没想到你们也知道这。”

    突然间,早自习下课铃声不痛不痒地响了起来,安然惊呼,“我们得快点回教室。”

    吴漾把自己的书包掏空,平放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小猫咪放了进去。

    安然眼神里透出一丝担忧,“雪球的伤口倒是包扎过了,可是,它什么东西都没吃,一直饿着可怎么办?看着很虚弱的样子。”

    古箫从书包里拿出牛奶面包递过去,“我的早餐贡献给雪球吧!”

    安然把牛奶倒在手心,捧到雪球面前。雪球一开始无动于衷,看到安然一直没移开的手,终于伸出舌头舔食牛奶……

    03

    把雪球安顿好,三人才迈开步子向教室的方向狂奔而去。

    跑得太急,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在看见教室班牌的时候,安然觉得自己一头扎进了一个黑洞。

    “啊!”安然叫着捂住额头,抬头间一脸的错愕,“张……老师!”

    跟在安然后头的吴漾同样的一脸错愕,但更多的却是心疼,一切只在电光火石间,他来不及拉住安然撞出去的身体。

    “我等你们好久了,早自习去哪了?嗯,说说,去哪了?”

    吴漾将缠着白绷带的腿暴露在张老师面前,“老师,我来学校的路上,出了点小事故,正好被安然撞见,她送我去医务室包扎。”

    安然接话,“我们本来想第一时间告诉张老师情况,请了假再去医务室,但吴漾伤口一直在流血……”

    “尽管你们俩的学习都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但学校规章制度还是要遵守,下不为例啊,快进教室上课吧!”

    安然和吴漾异口同声道:“谢谢张老师!”

    04

    回到座位放下书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安然就收到了两张纸条,一张来自云深,一张来自同桌叶梓木。

    两张便签纸,浅蓝色和纯净的白,浮在纸上的字迹不同,字里表达的意思确是相似的,都在询问她为什么早自习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安然抓起笔快速的回复,心底涌起浓浓的暖意,冠之以“友情”之名的暖意。

    云深对她的好,从新生军训她就感受到了。这种直截了当的好,是清澈透明,让人无法阻挡的。

    而叶梓木呢,这个外冷内热的姑娘,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到现在为止,安然依旧不知道当初叶梓木为什么在她面前哭泣,以及说她们八年前就认识的那一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可以确定加肯定的是,叶梓木是发自心底把她当做朋友,很好很好的那种朋友。

    明明和姚瑶做朋友的时间最长,可在与她这么些年的友情里,安然从未感受过云深和叶梓木带来的这种妥帖的安心。她自己说不清原因,但感觉却是那么真实而强烈。

    05

    中午放学以后,安然吴漾云深叶梓木四个人一起带着温好的牛奶和火腿肠去小树林后面看雪球。

    几个人笑笑闹闹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却找不到雪球,安然一时间急了,“怎么办怎么办?雪球不会是被谁偷走了吧?”

    吴漾也一脸茫然,“这里算是江夏一中最偏僻的一角,大部分同学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平常几乎都不会有人来,按理说不应该呀!”

    安然一拍脑袋,“我知道了,肯定是古箫,一定是他把雪球带走了。”

    云深拍拍安然的肩膀,“你别着急,如果真是他倒好办,我们一定能把雪球要回来。”

    安然的手机在这个时候收到一条短信:我是古箫,雪球我先替你照顾着,至于什么时候还你,看我心情。

    安然气得差点就把手机砸到了地上,吼道:“古箫这个人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云深飞快捂住安然的嘴巴,“安同学,你小声点呀,这虽说隐蔽,可你这么大声,保不管就把教导主任给招过来了。”

    叶梓木眼珠子一转,“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古箫既然想玩,那咱就陪他好好玩玩。”

    06

    短信发出去没多久,古箫就收到了安然的回复:今晚六点学校附近的麦当劳见,我请客,不见不散啊。记得带上雪球。

    他来来回回把这条短信看了十几遍,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他自己都数不清约过安然多少次,但每次都是被无情拒绝,从未成功过。这一次有雪球在手,安然居然主动约他,哈哈哈,看来,让安然做他古箫的女朋友不过是早晚的事。有吴漾什么事呀!

    逃了半天课的古箫,把雪球带回了自己家。他让保姆买来了一个小巧精致的猫窝和一堆高档进口猫粮,把雪球当皇帝似的伺候着。

    晚上六点整,古箫换了一身自己觉得特帅气的衣服,捯饬了一个菠萝包似的奇怪发型,拎着小猫窝如约去了学校附近的麦当劳。

    他满怀期待,以为这会是他和女神的一次浪漫约会。谁知,没见着安然,只进来一个穿着制服的帅气警察把他带到了局子里询问情况。

    古箫一时间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疯狂地朝制服叔叔瞎嚷嚷,“警察叔叔,你干啥抓我?我是好人呀!”

    “有热心市民举报你偷猫,请协助我们调查,跟我去做个笔录。”

    07

    叶梓木开心地从叶绍青手里接过雪球,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小叔叔,谢谢你呀!”

    叶绍青宠溺地揉了揉侄女的头发,“你那小同学可被吓得不轻,以后悠着点。”

    “知道啦,还是小叔叔对我最好。”

    拿到猫咪以后,叶梓木第一时间给安然打了电话,“安大小姐,你可放宽心了啊,雪球给你找回来了。怎么着,先放我家,还是现在给你送过去?”

    “我爸妈不让我在家养宠物,你带着雪球来我哥路知远家吧!”

    “又去路知远家?来我家不行吗?”

    “我舅舅舅妈这两天正好不在家,没大人我们才能玩的自在,正好咱几个聚一下。我一会给吴漾和云深打电话,我们在我哥家汇合,一起好好逗逗雪球,然后商量下怎么帮它找主人这事。”

  http://www.biqufa.com/52/52917/9992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