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之星宇归刃 > 第三百一十章 尘归尘,土归土

第三百一十章 尘归尘,土归土

    普斯克里尔的办事效率简直无情,刚出去没十分钟,宫殿忽然一阵颤动,然后变换成了蓝色的一片,再过十分钟,又忽然变换成原来的颜色,但大厅中央却忽然碎裂了空间,一道道裂痕凭空生成,随后坍塌成了零星光点。

    如果没猜测,两只亲卫队已经全灭,两支队伍相隔那么远,而且实力绝对不菲,普斯克里尔当真是一点假话不说,真真正正得举手随便秒…………

    无数蝙蝠从大厅顶端落下,在刚才碎裂的地方汇聚成一个人形,直到最后完全凝聚,一个头生犄角的高大人影清晰了躯干和五官,直立着身躯看上去很是精干,手中却拿着一柄拐杖,表情甚是严肃。

    【兽灭·希斯】(天地级)

    ???

    希斯看见我们之后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笑着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说道:“居然战胜了三凶将和我的亲卫队,秀尔希,你果然如当年一样骁勇。”

    秀尔希??

    我诧异的看着身旁的冬渊,果然如我当时所猜测,她当真是秀尔希!

    但我并没有责怪她,毕竟她失去了记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但现在可以得到的结论已经确定,当年秀尔希和希斯一战,虽然双方两败俱伤,但他俩却并没有死去,而是以不同的形态一直存活至今。

    难道,冬渊的前世秀尔希失败之后,所以将自己的力量封存在了三凶将体内???

    可是这样却说不通啊…………,哪有人会把力量封在敌人体内的,别说有被窃取的风险,就是想拿回来都难上加难,如果不是我的出现,冬渊恐怕连炎鸾都打不过,早就被炎鸾宰好几遍了。

    冬渊并没有如往常那般上去拼命,只是冷静的看着希斯,然后低声和我说道:“我们无法伤到他,我现在力量短缺,就差最后一份力量。”

    呃…………,那这就有点矛盾了呀。

    没有狮虹的最后一份力量,冬渊无法伤及希斯;但想要得到狮虹的力量,又要打败希斯才行。

    为了避免这种矛盾形成的死循环,我并没有墨迹,而是张开手,将那捏成粉末的龙鳞抖落满地。

    “嗷!!”

    宫殿外的一声龙鸣由远及近,我分明看到希斯原本狡黠的神情忽然出现了变色,他诧异的抬头看着,而后恶狠狠瞪向我们:“你们!!居然招来了龙族!!!”

    这话说的,什么叫我们招来的??那是人家不请自来好吧!我们只是个打工跑腿的而已。

    “轰隆隆!!!”

    精美的宫殿顶端直接被掀开了盖子,巨大的龙爪硬生生将坚固的建筑物摧枯拉朽的破坏掉,而后普斯克里尔从上空探出脑袋凝视着里面,渺小的我们在宫殿之中,就像是在井底仰望巨兽的蝼蚁。

    希斯显然是慌了神,他万万没想到,此地居然会出现超出预计的变故,但他好像是无法离开这里,只能站在原地施展法术,用巨大的法术护盾将自己一层又一层的包裹起来。

    “呵……,滑稽……”

    普斯克里尔轻蔑的笑着,龙目忽然光芒大盛,然后四面的宫殿围墙瞬间炸裂分崩,那法术护盾如同被压扁的面包,瞬间泄了气,希斯痛苦的站立着,膝盖却在不停的弯曲,直到最后完全抵抗不住,被威压直接盖的跪倒在地。

    “啊啊啊!!!!!”

    普斯克里尔刚准备伸出爪子将希斯握住,但希斯却忽然胡须乱飘,直接汇聚了一团巨大的法球,朝着普斯克里尔的面部轰去。

    或许是没有想到,也或许是不屑躲避,普斯克里尔居然就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一击,巨大的爆裂声让它也不由得倒退着,烟雾散尽后,左眼眼角已是鲜血直流。

    普斯克里尔缓缓调回头来,平静的注视着下面神情惊恐的希斯。

    我一把攥住冬渊的手腕,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撒腿狂奔。

    “唉!唉!勇士,发生了什么?我们为什么要逃?”

    “因为不想死!”

    “碎魂雷狱!!!!”

    普斯克里尔是一个好脾气的龙,这一点我很认同。

    但他还是一个有仇必报的龙,而且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我和冬渊奔跑出几百米后,纵身飞扑在地,抱着脑袋颤栗的听着身后那如同灭世的声响,霹雳雷霆持续了十多分钟,没了声音好久,我都没敢抬起头去看看身后的惨状,但我差不多能想象的到那份炼狱洗礼过的废墟是个什么样子。

    冬渊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慢慢起身回头看着。

    啧啧啧啧啧…………

    凄惨的样子我就不具体描述,挫骨扬灰四个字都显得轻了。

    回到那片几乎被夷为平地的宫殿废墟,我大概辨认着刚才大厅所在的位置,普斯克里尔的眼角还在滴答着鲜血,见到我们过来,也只是指了指远处那一堆黑灰。

    “那是…………希斯??”

    “嗯。”

    我走过去看着脚下的希斯遗体,伸手捧了一捧,比沙漠的沙子还要细,在指尖不断流下,化作一缕柔和的黑色流线。

    我满头黑线的望着普斯克里尔,无奈的问道:“不是…………龙哥你给他碎成这样,还咋提取他的力量?”

    “力量?呵呵,所有一切,不过都是这个蝼蚁的诡计而已。”普斯克里尔摇头,似乎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个蝼蚁一直将自己封印在此地,他破封而出时,那蛰伏的力量才清晰起来,和那姑娘、以及你想要的那些力量,全部是同一种气息。”

    冬渊疑惑的走上前一步追问着:“什么气息?”

    “亡灵气息。”

    “亡灵……”我呢喃重复着这个敏感的词汇,然后慢慢看向冬渊,她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慌乱:“勇士,你在怀疑我么?”

    “不,并没有。”我赶紧解释着,“只是有些太超出预料,有些突兀。”

    冬渊默默的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沉思着,随后拿起手中的大剑看着,然后看着自己的双手。

    “普斯克里尔…大人……,您的意思是说,我……,还有之前见过的那些人,甚至包括希斯在内,我们……都是亡灵么……”

    普斯克里尔扬起高傲的龙头,龙须冉冉,已是无尽威严:“倒不如说,你们只是不愿意散去的记忆而已,连魂魄都算不上。”

    他慢慢抬起龙爪,将爪子下方的一大片地方摧毁,那紫色颗粒慢慢褪去,露出了本来的黄土颜色。

    “这个地方不过是被亡灵污染的精神领域,那早已死去的蝼蚁却不甘心散尽,便用封印将自己留在了这里,妄想着能再复活,…………可惜,他只不过是被亡灵力量蒙蔽了双眼的败者,古往今来,无数人想要借助亡灵之力获得权力,可染指亡灵的人,最终都只会被吞噬殆尽。”

    说罢,普斯克里尔将掌中一直紧握的狮虹丢在冬渊面前,“至于你的来历,我也不知道,或许只有你自己才能知道,亡灵的力量吾不屑拥有,倒不如还给你,若真有另外辛密,吾再与你寻些有用之物也不迟。”

    冬渊默默点了点头,然后盘腿坐在狮虹尸体旁边,准备开始吸收。

    “冬渊。”我在一旁喊住了她,欲言又止的停顿着,却还是忍不住将肺腑之言道出:“力量完全成型,或许……,或许会有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你真的想好了么?要不,到此为止吧,至少在这片土地上还能有你的生存之地。”

    冬渊环视着周围,随后淡淡一笑,:“谢谢你,勇士,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见她心意已决,我也不再阻拦,而是退后几步,让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淡定。

    吸收仪式开始,那场面却不像之前那般平静,伴随着狮虹体内气息的流动,冬渊的眉头也开始有了紧蹙,她的身体像是察觉到了可怕的事物,本能的抗拒这股力量,但冬渊紧咬牙关坚持着,直到嘴唇都开始发白,浑身上下都在颤抖。

    “啊啊!!!!”

    痛苦的情绪伴随着无法忍受的尖叫一同显现,冬渊浑身都开始燃起紫色的火焰,我刚想上前阻止她继续,普斯克里尔却用巨大的爪子揪住了我的衣领,摇摇头示意我不要打断。

    看着她如此痛苦,我有些于心不忍,却又无能为力。

    “叮。”

    “玩家星宇完成任务:【荆孱本源】,获得当前等级经验值+10%,个人声望+1000。”

    “玩家星宇完成隐藏任务:【未曾熄灭的光】,获得当前等级经验值+10%,个人声望+1000。”

    两声系统提示过后,任务显示已经完成,冬渊身上的火焰忽然消失,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端在了空中,无数紫色的花翼出现在她的周围,一片一片的向她飞去,直到将她紧紧包裹成一个巨大的花瓣骨朵,而后那骨朵忽然绽放,冬渊已经完全变了新的造型,流光倜傥的紫色铠甲,雕龙画凤的英气战靴,手中大剑也变成了一柄巨型兵刃,甚至比冬渊本体还要大上四五倍。

    【紫罗兰之翼·秀尔希】。

    名称完全变化,那个单纯天真的冬渊已经一去不返,取而代之的,是头戴王冠,飒爽英姿,霸气凛然的女王姿态。

    秀尔希首先向着普斯克里尔深深的敬礼鞠躬,表达了对他的感谢,然后转过头看着我,清澈的眼神已是让人无法直视的孤傲和荣耀。

    “谢谢你,勇士,是你帮我找回了那散落的记忆。”

    我摆摆手,“冬………,女王您客气了,能不能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年?”秀尔希环视着周围,像是重新认识着这个世界,“当年,我率领千军万马来征讨叛贼希斯,却因为亡灵结界被削弱了大部分力量,昔日的同僚却成了仇敌,两方兽族的战争让这里血流成河……,可我们都错了,希斯他从来没有想过任何部下,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我的臣民倒戈,兽族自相残杀,在成功创造了那巨大的战场之后,他达成了自己的阴谋,所有荆孱地带的生灵全部被他献祭在了亡灵力量之下,…………每个人都已经死亡,但却因为这个地方的特殊结界,成了专属在这片土地的生物,我们不属于外面的世界,我们只是战争未曾散去的硝烟。”

    “也就是说,直到最后,希斯依然相信亡灵会赋予他无穷的力量和永生,所以他利用仅存的力量将这里凝固隔绝,才让你们这些实力比较强的人能够留存?”

    疑惑得到了秀尔希的点头肯定,但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身上已经开始零零碎碎的漂浮着光点,就像是沙子被风慢慢扬起。

    “希斯已死,我们这些被他封印维系的人也该一同消失,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我们的容身之所,最后之际,我只能将自己最好的东西送给你们当作我的谢礼。”

    秀尔希说着,手中的大剑忽然变成无数紫色花瓣,花瓣盘旋着飞向空中,被普斯克里尔轻轻端在手心。

    “这柄武器跟随了我一生,戎马征战让它进阶成了几乎比肩神器的宝物,就将这个力量送给普斯克里尔大人,希望您能善加利用,早日飞升化龙。”

    普斯克里尔满意的点点头,得到了自己心满意足的东西。

    而后,秀尔希慢慢摘下自己头顶的王冠,走过来轻轻放在了我的手中。

    “玩家星宇获得物品:【城主之继承证明】。”

    “这是……”

    “这里面是兽族真正的城主之力,我的御前大将军特洛觉在我濒死之际,将我的力量分成了三份,分别寄存在逃离的三凶将身上,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互相制约,利用敌人之手将我的力量保存;可三凶将中最聪明的沆狭曾经是我的军师,他洞悉了这一点,也明白了这份力量中夹杂着城主之力,所以特洛觉不得不将它杀死,死去的沆狭泄露了气息,这才引起了炎鸾和狮虹的怀疑,让一直互不招惹的二人开始有所争斗,所以特洛觉只能一直守护在沆狭的尸体旁,避免三凶将集齐这份力量,从而危及到外面的世界…………。”

    说道此处,秀尔希只是长叹息,“我这边的城主之力重新凝聚,那如今的城主就会被剥夺半数力量,兽族血脉很重要,必须要上一任城主完全消失才能将力量继承给下一任,可偏偏我这个沉睡了许久的已故之人,居然还要伤及自己的传人。”

    “那……,你是希望我将它带回去,交给现任城主么?”

    “嗯,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就让如今的城主给替我馈赠你应有的奖励吧。”

    交待完了所有,秀尔希慢慢向着外面走去,那紫色的薄纱披风拖在地上,每一步都有无数紫色尘埃飘散,越走越远,那身影也就越来越淡,可秀尔希依然义无反顾的前进着。

    我一直告诫自己,这只是一款虚拟的游戏,切不可投入太多感情,但此时此刻,我终究还是没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朝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呐喊着。

    “冬渊!!”

    秀尔希停下了脚步,落寞的背影略微颤抖了一下,似乎等到了期盼的声音。

    她慢慢回过头,刚才还冰冷严肃的脸上,此刻却已经满是泪痕,泪眼婆娑的看着我,眼眸里是那朝夕相处的单纯。

    她憋着嘴,似有千种不舍难以言说。

    “我不想离开你们…………”

    “我想回到故乡……”

    “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回去啊!!!…………”

    最后的那声哭喊彻底歇斯底里,也让我迟疑的心情完全决堤。

    我收起手中的王冠,朝着秀尔希飞奔着,咆哮着:“我带你出去,我带你走!我带你回家!”

    听到我那最后的倔强,看着我向她飞奔的身影,秀尔希破涕为笑,晶莹的泪水沾满了金色的夕阳,她激动的点着头向我伸出右手,做好了被我牵着的准备。

    就像我一直牵着的那样。

    “噗通。”

    触碰的刹那,我却直直的穿过虚影扑倒在地,逐渐褪去紫色的土地重新恢复了它原有的松软,抬头看去,秀尔希已经完全变成漫天紫色星光,伴随着那空气逐渐轻柔的流动缓缓消失。

    “起风了。”

    普斯克里尔自言自语道:“看来,吾又得换地方了。”

    我爬起身,拍打着身上的泥土,让自己从那份失落中回过神来。

    “龙哥,之前多有得罪,还望你别介意;祝你早日化龙,日后相见,可不要再这般互相嫌弃了。”

    听闻我主动低头,普斯克里尔也是怅然一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能看吾命中造化………尘世无我容身木,自往九天寻它处……,以后如果有缘,咱们龙界再见吧,成了真龙吾也能化作人形,到时候咱们美酒推杯,还能小絮一番。”

    “一定,告辞。”

    普斯克里尔带着他想要的东西直直地飞往天外,刚才还热闹的地方,忽然只剩下我自己,站在那废墟之中,看着周围的土地寸寸恢复,地面甚至已经开始长出了稚嫩的植被。

    希斯又何尝不心向故土呢?他创造了【荆孱贫壤】这个不毛之地,却又在其中林立了多层结界,越往里走,越繁多了植物,看似隔绝了元素化的地带,其实还囊括了自己的私心。

    或许,真是因为他未曾完全泯灭的良知,才使得秀尔希她们有了留存的契机,希斯也只是被亡灵力量利用的蛊惑之人罢了。

    我从背包拿出那顶王冠,上面依稀残留着秀尔希发丝的芬芳。

    “是时候回去了。”

  http://www.biqufa.com/62/62874/18197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