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六十二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第六十二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相扑场擂台之上,周侗准备再次上场,满场呼喊如雷,叫骂不止。

    周侗也不复头两日那般的紧张,与一旁的甘奇说道:“大哥,还别说,这些骂声,听着听着,就真的习惯了。”

    甘奇笑道:“那是自然,不被人骂是庸才,这些骂声,你就当是为你鼓劲的。”

    周侗左右舞了舞拳脚,少年人的跳脱又回来了,说道:“大哥,你且看,待我上台去,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擂台周边,已然围满了人,都是参赛选手,有人已经被淘汰了,有人刚刚晋级,却都不离开,就等着今日周侗这一场。

    周侗走上台去,拱手左右致意,换来的却是更加激烈的骂声。

    对面一人,双手环抱在胸,能在今日遇见周侗,这人显然也是胜过了一局,连眼睛都不往周侗方向去看,只是伸出一直手臂指向周侗,开口:“今日你遇见了我,算你不走运道,且看我如何将你打败,好教你往后见得我汴梁好汉,也知道绕道而行。”

    这般一语,场下几百汴梁好汉个个激动非常,呼喊震天。

    周侗却是理都不理,只问裁判狄咏:“可以开始了吗?”

    每每周侗比赛,都是狄咏来挡裁判。狄咏一声大喊:“开始。”

    周侗翻身而上,然后就听得周侗不断大呼:“叫你装蒜,打死你。”

    “叫你看不起人,打死你。”

    “叫你托大,小爷打死你。”

    全场都是抽冷气的声音,希望再一次破灭了,这周侗实在嚣张至极。

    “站起来,还手啊,别只知道挨打。”

    “还手啊,打死周侗啊。”

    周侗已然把那人坐在了身下,拳如雨点。那人除了抱头闪躲,哪里还有还手之力。

    一盘的狄咏都看愣了。

    甘奇连忙出言提醒:“狄咏,快去拉开啊。”

    狄咏连忙上前去拉周侗,比赛又这么简单就结束了。

    周侗昂首挺胸而下。

    场下几百相扑手,皆是皱眉。

    也有人开口说道:“这周侗当真走运,怎么抽到的都是这般无用之辈。若是抽到了我,叫他好看。”

    也有人低眉在想,在想着万一遇上周侗,该如何应对。

    显然是有些人只认为周侗是走运,有些人看出了门道,知道周侗不好对付。

    满场骂声四起,这回骂的却不是周侗了。

    甘奇看得这般场面,忽然开口与狄咏说道:“情绪可用,这盘口得先开了,不必等到六十四强的时候,先开周侗一人的盘口。”

    “开盘口的事情,还得大哥亲自操作。”狄咏答道。

    甘奇点点头:“你得跟着学。”

    “大哥,我学倒是无妨,就怕学不好。”狄咏有些不自信。

    甘奇却道:“往后这相扑场的事情,都会付与你一人管理,岂能学不好,一定要学好。”

    狄咏听得一愣,答道:“大哥,你就不怕我把事情都搞砸了?”

    “搞砸了?搞砸了有你好果子吃。”

    狄咏一低头:“大哥,那你一定得好好教我。”

    两人往相扑场外而去,一个教一个学。

    第二日盘口就看起来了,前期甘奇也把盘口的事情简化了许多,比如尽量把赔率用整数来表示,方便看客们计算。

    巨大的几个布告栏,就立在几个入口旁。

    最顶端写着实时赔率,下面就是周侗与刘猛两个名字,刘猛自然就是周侗今日的对手。

    围观之人无数,有识字的,便在念,不识字的自然在听。头前还有小厮在解释。

    “周侗,一赔二,刘猛,一赔十?”

    “岂有此理,凭什么刘猛就一赔十?看不起我们汴梁好汉不成?刘猛头两日厉害得紧,连连获胜,其实一般人?”

    “我刘兄弟武艺高强,定能击败周侗。”这人似乎认识刘猛,又道:“我买刘兄弟胜,一贯钱。”

    一旁的小厮喜笑颜开,连忙作请:“这边请这边请,这边账房付钱拿票。”

    “我也买刘猛,汴梁人岂能怕了外人?”

    “买刘猛,买刘猛。”

    倒也有冷静的人,与身边人轻声说道:“我看那周侗此番还会获胜,买周侗吧,不必与钱过不去。”

    身旁之人也深以为然:“嗯,买周侗,赚钱重要。待得之后有真正的高手出来了再说。”

    甘奇就这么看着,两眼放光,赔率也在实时调整,买刘猛的越多,刘猛的赔率就会往下降,周侗的赔率就会往上涨。甘奇不是要靠周侗赚多少,而是在让操作之人熟悉流程。

    甘奇开的盘口,不是对赌的。而是赚其中差价的,谁赢谁输都无所谓,甘奇是稳赚不赔的。并不去操作其中比赛,保证公正性。

    所以实时数据很重要,待得押注稍微一多之后,小厮们不断在几个门口奔跑,把实时的押注数据送到账房,账房里就会有人计算双方获胜之后的赔付多少,再改变赔率,一直平衡着双方的赔付金额。如此赚取其中的差价。

    若是以后,有了所有人更多场次的比赛数据之后,还可以引入一个公式来计算,这个公式倒是可以让操作变得更简单。这个公式也不难,因为甘奇曾经操作过赌球的球盘,这也是甘奇吃枪子的罪名之一。

    虽然一场赚不了太多,但若是每日这么稳赚不赔,那数额就巨大了。

    比赛已经开始,却还有人时不时从相扑场里冲出来,买上几注。

    直待得周侗快上场了,盘口才封。

    甘奇也就不再到处奔忙指导了,回家而去。

    半道之上,却又遇到了东京十三门的掌舵曹横,与其说是偶遇,倒不如说就是曹横来寻甘奇。

    两人在路上相遇,这一回曹横却没有了满脸的笑容,连礼节都没有了,上前直接说道:“甘大官人,我道是何人在你身后撑腰呢?原来是赵宗梅与赵宗汉两姐弟啊?一个嫁出去的女儿,一个只知画画的世子。哼哼……某倒是想会上一会,甘大官人替某邀约一番如何?”

    甘奇还真不知道赵宗汉擅长画画,便是听得曹横这般语气,便也听得出曹横是真没有把这姐弟放在眼里。这个曹家国舅爷是真的厉害非常。

    “曹掌舵可是在威胁在下?”甘奇问道。

    “好话前头说了,有道是先礼后兵,礼下了你甘大官人不当回事,自然就得来点厉害的。许是甘大官人太年轻,不知我东京十三门的厉害。今日我曹某亲自再来,便是脸面给得足了,再问一回,这入门之事,你可想明白了?”曹横语气狠厉,再也懒得与甘奇这么个小年轻多说。好话不行,那就真要动点手脚了。

    甘奇听得威胁之语,双眼微微一眯,也答了句狠厉话语:“强取豪夺不过如此,曹家人当真厉害得紧,大宋朗朗乾坤,却也敢如此行事?莫说相扑,就算是赌坊、青楼,这汴京城里所有娱乐之所,兴许来日都要寻曹掌舵来出头,你说我今日这门是入得还是入不得?”

    “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夜路走多了,可别栽入汴河里去了。”曹横咬牙一语,已然真的就是恐吓甘奇了。

    曹横之语,已然是在威胁甘奇的生命安全了,此时已然由不得甘奇低头,今日这头一低,来日在曹横面前,那就永远抬不起来了,甘奇就成了可以任人拿捏之辈。甘奇心中怒火自不用说,怒火中烧的甘奇,一拱手:“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曹横看着起身离开的甘奇,来回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忽然笑了出来:“哼哼……好,好久没有遇到这般愣头之人了,也好久没有人见识过某的手段了,便看看今日这汴京城里能出个什么厉害的角色。”

    一旁立马有人恭维:“这小子是不识好歹,不知死活。他哪里知道掌舵的厉害,这回叫他吃不了兜着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http://www.biqufa.com/63/63585/12260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