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范进中举……

第一百四十六章 范进中举……

    甘奇已然惊喜非常,他知道吴承渥这回是必然考得上的,但是他没有想到吴承渥会考第三名,不过回头想想,吴承渥基础扎实无比,帖经墨义肯定考得相当的好,再加上一篇几乎是甘奇与苏轼一起写出来的策论文章,考个第三名,也是极有可能的。

    见得吴承渥还是不敢相信,甘奇笑道:“你就别不信了,第三名有什么?就是你吴承渥了。这回你算是媳妇熬成了婆。”

    吴承渥愣愣答道:“先生,学生岂能信这般鬼话?先生也不要被他骗了,汴梁城里多是这般千方百计赚钱的诈骗之徒。”

    吴承渥是真的不自信,考了这么多年,皆是名落孙山,忽然来个第三名,给谁也会不敢相信。一个十几年学渣,忽然就打败了一众学霸,让人一时之间怎么相信得了?

    倒是把这个报喜的小厮急得是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转头一看,见得又有人奔了过来,这小厮若是在别处见得有人奔来分钱,那一定着急非常,此时却是喜出望外,还转头去迎,说道:“二狗,你快来,快来与吴相公说说,是不是第三名,是不是真的?”

    奔来抢生意的二狗也愣了,对着吴承渥先是拱手,然后说道:“对,真的,第三名,汴梁吴承……吴相公。”

    吴承渥是真想去相信,奈何又觉得这两人认识,怕不是串通好来骗钱的。往届可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但是往届大多骗外来士子,因为外来士子被骗了之后,大多找不到骗子,这一回却是骗到他吴承渥这个地头蛇身上来了。

    却见甘奇已然在怀中掏钱了,吴承渥连忙抬手去拦,还道:“先生,其中必是有诈。”

    甘奇哪里管得这么多,一个大钱袋子在手,一串铜钱撸出来,一人一大串,笑道:“给,给,都有都有,发财发财。”

    “先生,有诈啊。”吴承渥着急又道。

    接过钱的小厮,千恩万谢,这一声报喜,赚了一个月的钱,可不就是发财了?这一夜不白等。

    小厮拿了钱就跑,寻下一个人再报喜去。

    吴承渥却是开口大喊:“我认得你们啊,你们是任店的小厮,跑不了,等着差人上门拿你们下狱。”

    苏轼看着探花郎,笑道:“如此恶毒,别人说你中进士了,你还要拿人下狱。”

    “恶毒至极。”苏辙也笑道。

    吴承渥还一本正经解释:“二位先生,你们从外地来,是不懂这汴梁城里的泼皮行骗的手段……”

    “吴……相公,你中了,你中了,进士及第第三名,进士及第第三名啊……”又有一个小厮从人群中挤出,飞奔而来,

    这回吴承渥愣住了,彻底愣住了。

    还有人跑来:“探花郎,探花郎,吴相公是探花郎。”

    甘奇嘿嘿在笑,一串一串的铜钱:“有赏有赏,通通有赏,给给给……”

    七八步之外,还愣了一群人,连甘正都愣住了。

    有人痴痴说道:“吴承渥当真第三名?”

    “怕是真的,真第三名,我的天老爷啊……”

    “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考了十几年,一朝就是探花郎……”

    “教人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啊。”

    还有人不断往吴承渥面前奔来,甘奇一边发着钱,还一边大笑:“今日带钱带少了,给给,你的……你的……”

    这一刻的吴承渥,忽然间全身颤抖不止,泪水夺眶而出。

    下一刻,所有人都未想到。

    吴承渥竟然真的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照着甘奇嘭嘭磕头,口中呼喊:“拜谢先生,拜谢先生教导之恩,拜谢……拜谢先生再造之恩……学生……学生无以为报……学生……”

    “快快起来,快快起来,这么多人呢,教人笑话了。”甘奇也被惊吓了一番,俯身连忙去拉吴承渥。

    吴承渥已然瘫软,被甘奇大力拉起,几乎就要扑在甘奇身上了,双手连连擦拭泪水,口中话语已然嘟囔不清:“学生三十有五啊……拜谢先生再造之恩……学生苦读三十载……四书五经跳背如流……学生榆木疙瘩……不开窍……学生……哇……呀呀……”

    是哭是笑?是喜是悲?五味杂陈……

    “你一个大男人,也不怕别人笑话,住嘴!”甘奇呵斥一声。

    “唔……嗯……哇……学生忍不住,住嘴不了,先生海涵……”

    “站直咯!我这衣服上都是你的鼻涕眼泪,你赔啊?”甘奇又是一语。

    “学生站直,学生站直……学生站不直怎么办?”吴承渥急了,但是就是站不直。

    范进中举差点疯了,吴承渥中进士,莫不是也疯了,甘奇连忙推了推,呵斥道:“站直,立正,他娘的,不就是中了个进士吗?又不是做了宰相,好好的。”

    “嗯,学生好好的,好好站直,站直!”吴承渥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站直,虽然双腿还是抖,但是这回是真站直了。

    “好孩子,咱不哭,苦尽甘来,前途似锦,不哭不哭。”甘奇安慰着。

    “嗯,学生不哭,学生不哭……哇……学生……不哭……哇……嘤嘤嘤……”

    甘奇看着这般的吴承渥,叹了叹气,科举啊科举……

    七八步外,一群人看着这一幕,羡慕的心情由内而外写在脸上,咽着口水,喘着粗气,第三名意味着什么?当真意味着前途似锦,当真意味着来日说不定就是朝堂大员,甚至称一声相公。

    有人开口:“没想到吴承渥还真能进士及第,进士及第啊……”

    “可不是,进士及第,这一回真是鲤鱼跃龙门了。”

    “考十几年名落孙山,如何这一遭直接就进士及第了呢?”

    “定是他拜的老师厉害,原道他是拜了甘道坚为师,你看他那跪拜模样,可见甘道坚真传授了他中考之道,甘道坚着实不凡啊。”

    “莫不是甘道坚真有什么独门绝技秘法?真能让人考上进士?”

    “莫非真是如此?吴承渥的才,我倒是知晓的,他能中得第三名,定是真有什么了不得的方法,定是甘道坚私下里有过调教。”

    一旁传来甘正冷冷一语:“胡说八道,考试哪里来的什么绝技秘法?”

    。m.

    

  http://www.biqufa.com/63/63585/138517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