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刚才谁打我?

第一百六十二章 刚才谁打我?

    文府之中。

    此时文德彰看着已经直接指名道姓的报纸,听得不仅是到处都在卖,还有人直接在街头巷尾里帮人读,气得大怒非常,开口说道:“来人啊,把府中的人都聚起来,上街,上街去,他娘的,我还谁还敢卖,谁又敢读。”

    “要不要先去知会相公一声?”老管家开口问道。

    文德彰已然抄起了门口的一根木棒,回头一语:“你去报我父亲知晓,我带人上街去。”

    文德彰急切非常,这个时候找甘奇都不是首要之事了,首要之事就是把影响给控制住,不能真弄得个满城风雨。控制影响,自然就得控制报纸的传播。

    家有良田万顷的自来水孔子祥,真拿着报纸坐在一个小茶楼之上,头前那位说书的老汉因为惹不起这位太学生,被赶到了一边。

    孔子祥坐在了说书老汉的位置上,开始读报了。

    老汉可怜巴巴看着这个抢了他饭碗的太学生,心中腹诽:他娘的,如今太学生生活这么苦的吗?得上街来与老子抢饭碗。

    主要也是这太学生读的东西还真有意思,比说书有意思多了。

    老汉看着茶楼众人的反应,更觉得自己的这饭碗有些岌岌可危。

    便听有人气愤道:“原来这个文彦博竟然是这么升官的,不要脸……”

    “不要脸!”

    “你们又何必如此气愤呢?当官都是这样的,见怪不怪了!”这人装作一副“我是明白人”的模样,不屑说道。

    满场众人经过了一番激烈的讨论与吐槽之后,便听孔子祥继续读着。

    待得一篇读完,又有了一番激烈的讨论。

    “开封府好样的,如此扑所迷离的案件,也被他们查出来了,包知府好手段啊。”

    “两个捕头也是尽职尽责,不错不错。”

    “这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乃老子所言。”又有一个明白人最后总结一语。

    众人正在激烈讨论着,忽然有一帮人手持棍棒冲了进来,领头之人往孔子祥抬手一指,说道:“给爷打!”

    孔子祥看得这般场面,反应极快,连忙开口:“诸位好汉,且慢动手,我家有钱!是何仇怨都好说,都好说。”

    “去你娘的有钱!”

    “嘭!”孔子祥脑中嗡嗡一声,昏昏沉沉倒地,口中还道:“我家真的有钱啊,良田万顷。”

    噼里啪啦……

    倒地之后的孔子祥,双手护着脑袋,哀嚎不断。

    一通痛揍之后,昏昏沉沉的孔子祥还听得有人怒骂一语:“看你他娘的以后还敢不敢在街头妖言惑众。”

    良田万顷的孔子祥就这么倒在血泊之中,在众人的搀扶下,艰难爬起,抬手指天:“我……我……孔子祥好歹也是太学生,家中良田万顷,我家叔父更是河间知府,我爹也是大名府了不得的人物……我……我……”

    孔子祥“我”了好几声,忽然停了停,摸着自己满脸的血,左右问道:“刚才是谁打我?”

    众多搀扶之人皆是摇摇头:“我等也不知啊,要不要我等先送你去就医?”

    孔子祥忽然回过神来,大声怒道:“是文彦博,是文彦博这个老贼,是他派的人,还就什么医,我有钱,你们赶紧把我送到太学去,我要与这狗贼势不两立,势不两立。”

    边说着,孔子祥还边在怀中掏钱,旁边几人拿了钱,也是卖力,抬着孔子祥就跑。

    茶楼之内,还有议论之声:“看来真是这位文相公派人出手了。”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此事既然传扬开来,那便不可能再堵回去了。”

    又有一个明白人说道:“民与官斗,岂不是自寻死路?”

    “刚才那位可不是民,那是太学生,怎么能算民呢?”

    “太学生又如何?与当朝宰相比起来,难道不是民?”

    “诶……也是这般道理……”

    汴梁城,此时早已鸡飞狗跳,许多楼宇前卖报纸的小厮,许多各处读报的太学生,都与孔子祥一样,被人一通痛揍,倒在血泊当中。

    这位文家公子,行事速度当真是极快。

    不到两个时辰,当真就把话题传播的速度给止住了。

    干完这些事情,文德彰心情大好,回到家中,却见老管家上前来报:“相公不在政事堂处,今日乃朝会之日,相公还在宫里没有回来。”

    古之朝会,并非真是每日需要早起去上朝,早朝频繁与否,历朝历代规矩不一样,甚至每个皇帝的规矩都不一样。

    有些皇帝早朝勤快一些,一个月六七次,有些皇帝不那么勤快,一个月三次早朝,还有一些更不勤快的皇帝,一年也不上朝一次,甚至许多年都不上朝。

    其实早朝也并非古代朝廷的必须要做的事情,宋朝以前,朝会也不一定都会在大早举行。皇帝与大臣商议事情,大多时候是就事论事,事情是什么部门的,就会找这些部门的人来商议,真正大事,才会在朝会来说。

    宋朝的朝会,也有一套严格的制度,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就把朝会的时间规定在五日一朝。若是有什么事情临时要开会,皇城上就会响起钟声,这个钟声可以覆盖整个内城,各处官员就会穿戴整齐去见皇帝。

    文德彰听得老管家之言,笑道:“无妨,事情我已处理妥当了,那什么京华时报,当没有人敢再卖了,更没有人敢再读了。”

    老管家点点头,又道:“那甘奇也打听清楚了,他是南城外甘家村的人,前段时间的天下第一武道会,便是出自此人之手,有人说此人乃是混迹江湖的人物,但是又有人说此人是近来汴梁城声名鹊起的文人士子,倒也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文德彰闻言想了想,说道:“能写文章,自然是读书人无疑,这些酸儒,总想以这种办法来博取名声,当真是胆大包天,不知好歹。”

    “公子准备如何对付与他?”

    “对付他?按我所想,将打一顿,打得他生活不能自理,笔都拿不起来,看他还敢不敢胡言乱语。不过,也当听听父亲的想法,且待父亲回来再说。”文德彰答道。

    

  http://www.biqufa.com/63/63585/14028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