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抱头痛哭,怀才不遇

第二百六十一章 抱头痛哭,怀才不遇

    皇宫之内,夜已深。

    四十九岁的皇帝赵祯,已经两鬓斑白坐在宫殿外的台阶之上,到了这个年纪,赵祯似乎也知道自己再没有那个能力去生孩子了。

    最后又生了一个女儿。

    这是何等的悲哀?

    堂堂皇帝,天子之尊,诺大的江山,竟然没有一个继承人?

    此时的赵祯,又是何等的不甘?

    最后的最后,最后的一丝丝希望,破灭了。

    赵祯有些想不通,想不通自己这一世,仁义在心,待人宽厚,律己严格,对得起黎民百姓,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漫天神佛。

    为何偏偏列祖列宗对不起他,漫天神佛对不起他?

    此时此刻的赵祯,极为消沉,甚至有些怨天尤人!

    仰望苍天的赵祯,似乎想看看这天上,到底老天爷在哪里?

    曹皇后慢慢走到赵祯身后,给赵祯带来了一件衣衫,入秋多时了,白天还有余热,夜晚天气渐冷。

    赵祯回头看了一眼曹皇后,轻轻摇头,微微叹息一声。

    曹皇后给赵祯披好了衣衫,落座在赵祯一旁的台阶之上。

    不远处站着几个睡眼惺忪的宫女与太监,并不敢上前。

    也不知是赵祯先流出了那滴泪水,还是曹皇后先流出了那滴泪水。

    “臣妾有罪,臣妾对不起陛下!”曹皇后是真的内疚不已,没有儿子,在这个时代,做妻子的,是应该内疚的。

    赵祯摇着头:“不怪你,不怪你。”

    两人轻轻拥抱着。

    然后……

    抱头痛哭。

    哭得极为压抑。

    一旁的几个宫女太监,连忙背过身去,又远走几步,想尽量走到听不见哭声的地方,亦或者假装听不到哭声的地方。

    赵允让临老有二十多个儿子,赵祯临老却一个都没有。

    赵允让临老,当为这二十多个儿子发愁,死都死不自在。

    赵祯临老,为自己没有儿子发愁,死得更不自在。

    什么权势滔天。

    到得这一刻,不过都成了一场空。

    一夜未眠,赵祯红着双眼,强制打起精神,往那大殿而去。

    大殿之下,群臣无数,赵祯有气无力坐在龙椅之上,有气无力开口问着:“有事就奏,无事就退吧。”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韩琦,抱着笏板往前一步,拜下,开口:“臣有奏。”

    “讲吧……”

    “陛下,请立皇嗣,皇嗣者,天下安危之所系。自昔祸乱之起,皆由策不早定!为免将来祸乱,还请陛下早早定夺。”韩琦躬身而下,言辞恳切。

    韩琦为何敢在此时这么说?

    因为韩琦韩大相公忠心,谋略深远,怕将来生乱,出得此言,乃是为国为民,为江山社稷长久计,乃忠臣之本份。不仅要谏,还要死谏。如此才显出韩大相公之忠心,反正仁宗皇帝宽厚,大仁大义,定不会因为此事将他韩大相公怎么样。

    还因为这个时候该他出头了,老皇帝肯定是没有希望了,刚刚当稳宰相的韩琦,该为将来考虑了,不能走二十几个前任宰相的老路,宰相当不得三两年就滚蛋了。

    今日他韩相公出头了,来日不论谁登基,都要感激韩大相公今日为国为民为江山社稷之举,都得承他韩大相公的情。

    所以历史上仁宗朝的韩大相公,却与二十几个前任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成为了所谓三朝贤相,历经仁宗、英宗、神宗三朝,以致于到后来被神宗朝御史中丞王陶喷,喷他专执国柄,君弱臣强,专权跋扈,连皇帝上朝该他值班,他都不去。

    如此,三朝贤相韩大相公才从权力中心滚蛋了。

    请立皇嗣这种事情,韩琦不只是在仁宗朝出过头,在赵宗实生病的时候,也是韩琦出头来做这件事情。获得的好处,自然不用说。

    昨夜还在与老婆抱头痛哭的皇帝赵祯,哭得一夜未眠,此时大早就听得韩琦请立皇嗣的话语,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浑身在颤抖。

    却见韩琦跪拜而下,大声又喊:“还请陛下早作定夺,避免祸乱。”

    当皇帝当到赵祯这么憋屈的,兴许还真不多。生气把韩琦骂一顿,让他混蛋吧?不符合他一辈子大仁大义、待人宽厚的人设,谁叫韩大相公此时是忠心耿耿为社稷呢?不发怒吧,那就只能憋着,憋屈着,然后气得发抖。

    “还有没有其他事情要奏了?”气得发抖的仁宗,克制着自己,开口问了一语。

    没有人作答,因为宰相还跪在那里呢。

    只有宰相韩琦开口又道:“还请陛下定夺皇嗣之事,此乃江山社稷之头等大事。”

    老皇帝站起身来,转身,走了!

    老皇帝赵祯就这么直接被气走了,不走还能怎么样?无可奈何,只有走了。

    宫里发生的事情,与百姓好像并无什么关系,百姓该做什么,接着做什么,皇帝气得七窍生烟了,汴梁城内依旧熙熙攘攘,繁花似锦。

    甘奇忙着自己的比赛,忙着自己的生意,忙完之后,开讲几番,到太学去逛一下,拉拉仇恨,然后躲在老宅之中,美人在怀。

    若是吴巧儿问起甘奇或者甘奇身边的人,甘奇最近怎么老是在老宅过夜?自然就是相扑场最近太忙,住在城外方便。

    若是吴巧儿起了多一些的疑问,那还有解释,就是老宅书房里的万卷藏书没有搬进城里来,要在老宅中读书。

    吴巧儿倒是信了。

    甘家村中,也有事,甘三爷与甘正两父子坐在家中,愁眉不展。

    甘三爷正在发问:“都几个月了,吏部怎么还没有与你安排官缺?儿啊,你也当多多走动一下,若是那些好官缺都被别人得去了,到时候我儿你去那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地方任职,这辈子都不知道何时能回来,咱们可是汴梁人,皇城根下的人家,岂能到得其他地方落户不归了?”

    考上了进士,是好事,但是麻烦也不少。

    甘正也发起牢骚:“爹,不是我不去走动,各处官员,但凡有个面熟的,该投的帖子我都投了,如今只见得别人一个个领官而去,我却苦等不来,我比您还着急百倍。”

    甘正发着牢骚,摇着头。

    “这般是为何啊?凭什么别人一个个领官而走,独独把我儿晾在一边?”甘三爷满心不忿,气不打一处来。

    “爹,只怪咱们家几辈子没出过进士了,不如别人家有门路,也不如别人家有钱。”甘正说得很现实。

    但甘正却还少说了一点,那就是不如别人有才。有门路可以得好官缺,有钱可能也能找到门路。但是在这大宋朝的官场,才华也是硬通货,有才华也能得到厚待,至少起步初期会有优待。

    甘三爷闻言,更是气不打出来,开口直接骂上了:“我儿大才,进士及第,却如此怀才不遇,满朝诸公,尸位素餐,无识人之明,当真岂有此理。”

    也不知甘三爷骂对不对。

    甘奇似乎深以为然点了点头。

    骂归骂,甘三爷活了几十岁了,还是知道什么叫作现实的,开口说道:“儿啊,咱们也得想想办法才是啊。”

    “嗯,爹,必须要想想办法,走走门路。光是到处投帖投文章,那些相公们压根就不会多看一眼,再好的文章,他们不看也是白费功夫,得想想其他的办法了。”甘正很气,气自己满腹见解,高谈阔论,写在纸上到处去投,希望那些相公们看到自己的见解,惊为天人,抬举重用,步步高升,扶摇直上。奈何现实不是如此。

    “我儿可有想到什么其他的办法?”三爷问道。

    

  http://www.biqufa.com/63/63585/15025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