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这衙门真是寒酸得紧(三更补)

第三百五十七章 这衙门真是寒酸得紧(三更补)

    今日,唐介已经在大朝会上开始弹劾了,弹劾结束之后,皇帝并未立即定夺,仁宗一贯如此处理事情。

    潘国的证人证言,到得也恰到好处,只等唐介再上一封,呈上证人证言,仁宗就会一边悲伤一边定夺。

    甘奇只等事情后续,还抽空回家去了。

    这回甘奇是真的准备搬家了,其实搬家也简单,就是把赵宗兰搬到城里来。如今甘奇在城里上班,每日来回跑也不方便,也不能把正室妻子放在城外不管不顾。

    张淑媛倒是不进城,得顾着温泉酒店。甘奇也会隔三差五到城外去,不过主要是去书院。宋朝当官的待遇实在太好,法定节假日加上正常的休沐,一年的假期能有一百多天,平均下来,几乎就是上两天班就可以休息一天。

    其中包括二十四节气的一部分,还有上元节、中元节等等,还有三个大长假,春节,冬至,寒食节,七天。除此之外,婚假,病假等等,婚假可以长达九天,病假可以最高长达一百天。每十天一次的例行休假,这就不谈了。如此种种,名目繁多。

    赵宗兰搬到了城里的宅院,住在了正厢。

    收拾妥当了一应行礼,赵宗兰看着家对面的巧儿成衣,拉着甘奇落座,开口说道:“夫君,近日每每在家无趣,皆以打马度日,妾身也想做些什么事情,夫君可能安排妾身一些事情做做?”

    若是寻常人家妻子,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在家当个贤妻良母就是本份,哪里还用做什么事情?

    但是赵宗兰却不同,她出身王府之家,本就不是安守本分之人,自由恋爱都敢谈,还有什么不敢的?

    这可把甘奇为难住了,给赵宗兰找事做,这个任务有些艰巨。张淑媛,那是本就出身樊楼,温泉酒店与她管着正好。吴巧儿也是劳动人民出身,缝缝补补最是擅长。

    赵宗兰该做些什么呢?

    甘奇皱眉在想。

    赵宗兰似乎看出了甘奇的为难,又道:“夫君,妾身可也是能顶大用的。”

    甘奇实在想不出赵宗兰能做的事情,不过头还是在点的:“娘子说得对,有一位先贤有言,女子能顶半边天。”

    赵宗兰闻言大喜,一脸期盼看着甘奇。

    女子能顶半边天,这半边天该如何顶呢?

    赵宗兰擅长什么呢?总不能弄一个汴梁第一届女子打马大赛吧?

    甘奇一拍脑门,想到了。

    赵宗兰擅长谈恋爱!

    这般技能,可是了不得的技能,赵宗兰不仅擅长谈恋爱,还饱读诗书,那就更了不得了。

    有一位奶奶叫穷摇……呃,是琼瑶。

    有一出经典的言情,叫作《梅花三弄》,这是甘奇小时候看过戏,就是那位咆哮教主马景涛演的,马景涛紧紧抓着陈德容的手臂,一边大力摇摆,一边大喊:“吟霜,吟霜!”

    然后马教主涕泪俱下,踢啊,打呀,砸东西啊,撞墙啊,哭啊,喊啊。这是甘奇少年的阴影。

    故事内容其实不复杂,贵族夫人生了一个女儿,为了巩固地位,抱了一个男孩来代替,然后又不忍抛弃女儿,为了以后相认,便在女儿身上刺下了一个梅花烙印。然后这个流落民间的贵族姑娘,卖身葬父,遇上的高富帅,然后发生了一大堆恩怨情仇。

    以往甘奇的京华时报都是男人看的,主要还是有一定文化水平的男人看的。若是连载一个言情,那销量,不得蹭蹭往上涨?

    还有一个才女之大名,是不是也能给赵宗兰挣来?到时候京城的高门大户圈里,赵宗兰到哪里都会是座上宾。

    想到这里,甘奇是说干就干,开口说道:“娘子,为夫给你讲个故事。这故事就是为夫给你寻的差事。”

    “好,夫君快说。”赵宗兰撑着脑袋等候。

    甘奇已然娓娓道来。

    赵宗兰听着故事,泪眼婆娑,还有各种评论。

    “吟霜姑娘真可怜……”

    “世子皓宇真好,与夫君一样的心地善良。”

    心地善良?甘奇觉得自家娘子看人很准,笑着点头。其实男主角应该叫“皓祯”,但是这个名字用不得,与赵祯撞了,得改一下。

    故事一直在说,甘奇也只说了个大概脉络。却也把赵宗兰感动得泪如雨下,穷摇奶奶的故事实在太给力了。

    故事脉络说完,吟霜悬梁自尽,赵宗兰是痛哭流涕。

    任凭甘奇如何安慰,赵宗兰依旧泪流不止。

    甘奇摇着头,说道:“娘子,故事说完了,我想请娘子执笔,把这个故事写成话本,刊载在报纸之上。”

    “嗯,夫君,这般故事,定要说与众人听,我会好好写,一定写好。”赵宗兰擦着眼泪,一脸的坚定。

    说完话语,赵宗兰起身一福,便去磨墨落笔,大宋言情大师,就要诞生了。

    甘奇带着成就感,出门而去,回到衙门,衙门里又抓回来了几个偷税漏税之人,甘奇的案头之上,拜帖也来了几封。

    李定在一旁问道:“先生,今夜几处宴请,去吗?”

    甘奇翻动了一下几封拜帖,摆摆手:“不去了。”

    李定又问:“那明日升堂吗?”

    “不升堂了,且等两日再说。”甘奇等的上皇帝赵祯的定夺。只要定夺下来了,祝振几人贬官罢官了,之后的事情就好处理了。

    李定再问:“那刚抓进来的几人如何处置?”

    “不给水米,给牢房开个小窗子,让他们能看到潘国那间厢房。”甘奇这安排的用意也就不用多说了,得让这些人看看潘国的惨状。

    李定闻言便去安排。

    甘奇一个人坐在班房之内,陡然间有一种错觉,有那么一个词,叫作“酷吏”,甘奇觉得这个词用来形容此时的自己,好像很是贴切。

    一个人,到底该有多少面?甘奇有些迷失之感,想着城外的道坚学院,想着自己想要的那个大儒名头,想着某一日杀人全家的狠厉,想着这几日在衙门里折磨人的场景。

    甘奇有一种迷失。

    迷失之外,甘奇想到了自己最终的目的,最终要做成的事情。又微微叹了一口气,一切,都比想象中的要难。

    要想这个国家与民族真正崛起,真正傲立世界,何其艰难。这一步一步,兴许唯有不失初心这一点才是让甘奇走到最后。

    忽然间,甘奇想喝酒,想痛饮一番,大醉一场。

    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大喊:“甘道坚是不是在这里办差?教我好找,这衙门,真是寒酸得紧。”

    听得这个声音,甘奇微微一愣,这个声音,既陌生,又熟悉。甘奇立马站起,夺门而出,欣喜非常。

    

  http://www.biqufa.com/63/63585/159928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