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影视世界之惩罚系统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潜入医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潜入医院

    “他们也许在聊天,而不是在观察。”

    哈里的语气平淡,听上去更像是在调侃,却让李斯特感到心凉。

    他不觉得哈里会拿这事开玩笑,这么大一座城市的安全,就交给这样的人吗?

    哈里表现得越平淡,越说明这种事司空见惯,哈里见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这种事情真要追究起来不知道算不算是渎职。

    李斯特也不好谈论太多,不提他还不是警察就算是,像哈里这样的老资历都只是听听就过去了没法追究的。

    李斯特只是表现得像个中二,又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李斯特也不想还没进警局就把未来同事得罪了个遍。

    不过这事也给李斯特提了个醒,警察并不都是哈里、查理这样兢兢业业的,也有懈怠不认真,甚至与像那个安德鲁斯警监那样的黑警。

    说话做事,还是要防着点,尤其是他这种“心术不正”的,更是不能被抓到把柄。

    “哈里警方可以通过追踪枪支来确定凶手吗,买枪是需要登记的吧?”李斯特说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不靠谱的方法。

    想要绕开正规枪店搞到枪,在美国有太多办法了。

    “是个思路,不过成功的可能性很低,凶手用的枪很老了,以前买枪没那么多程序,凶手也不可能把自己所有的枪拿去登记的,所以别报太大希望。”

    虽然不赞同李斯特的办法,但对李斯特想破案的态度还是很喜欢的,这也是他愿意带新人的原因。

    与其带刚从警校出来的“学生兵”还不如带这个杀过人的高中生,毕竟跟在他身边很危险的。

    医院,柳川吉良病房,被柳川四郎派来保护柳川吉良的宫本,从柳川吉良进了医院就一直守在门口,除了解决生理问题没有离开半步。

    柳川吉良虽然命救回来了,但是他身为小姐的保镖,没有保护好小姐,虽然出事前他被柳川吉良派出去做事,但这根本不是柳川吉良出事的理由。

    宫本很清楚,这次事件之后柳川四郎不可能轻饶他的,他也不奢求柳川四郎的原谅,只求柳川吉良能活下去,等柳川四郎到旧金山后,他就去马林县杀光张家满门。

    最近这座城市不知道中了什么魔咒,天天有各种受伤的人被送到医院。

    这些人大多都是亚裔面孔,黄色皮肤黑色头发,特征太明显了。

    不是刀伤就是棍棒打出来的伤口,骨折的最多,一看就是两帮人打架,在医院两方人碰见了,还在吊药瓶呢都差点打起来。

    骨科的医生这几天总是心情很好,可是坏处也很明显,天天加班受不了啊,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其他科室也想感受一下下啊!

    直到昨天一大群西装暴徒的到来,让这家医院的工作人员才意识到,活多不一定是好事。

    苏菲看着新一批西装暴徒到来,上电梯,然后目送一批西装暴徒离开,乐观地想着,这也算是值班时的一道难得的风景线了。

    一帮黑社会常驻医院,虽然每次送药到三楼都要经过层层“安检”,但是来医院闹事的人也少了啊。

    之前还有同在三楼的病人向医院抗议,如果这些黑西装不撤他们就住院了。

    一看生意要……病人的休息无法得到保障,这怎么能行。

    在第一个提出“退房”要求的病人家属被一个黑西装拉着去办了手续,在其他病人对院长的殷切期盼下,又是一个黑西装交钱包下了空下来的那间病床。

    原本该开什么药开什么药,要不用你出钱照付。

    瞬间攻守互换,所有病房不论病人还是家属纷纷避开满脸褶子的院长狼一般的眼神,关上门过自己的日子。

    吵什么吵?哪里吵?怎么会有影响?这是柳川集团提供的免费安保人员,其他楼层想要还没有呢!

    至于只能在逃生楼梯当摆设的警察,面对在眼前发生的这种事,依旧是个摆设。

    苏菲特羡慕那个躺在ICU的女人,如果她也有这样的家境,就算变成植物人

    “哒哒,小姐请问一下洗手间在哪里?”

    回过神的苏菲眼前一花,一盆翠绿的盆栽阻挡了来人的面庞,坐在位子上苏菲只能看到一个顶黑色的英伦绅士礼帽。

    男人的声音很有磁性,苏菲很想知道被盆栽挡住的脸长什么样,这么好听的声音应该很帅吧?

    “在那边。”

    苏菲指了下方向,等男人转身走远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见过对方,想叫住对方,可看着那个挺拔的走起路来有种难言韵味的背影,再想喊那人已经不在她的视野里了。

    只是借用一下洗手间应该没问题吧,也可能是来探病的病人亲友,送盆栽给病人没毛病啊。玩吧

    苏菲说服了自己,侧着脑袋撑着下巴继续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是这一次身为大小姐的苏菲身边还多了一个结实宽厚的肩膀依靠。

    至于隔着盆栽为什么男人能看清她的动作,为什么那个男人的脸始终没有离开盆栽之类的细节就没必要在意了。

    每一次电梯运行从下方上来,对坚守在电梯口的西装暴徒都是一次考验。

    所有人都知道柳川吉良是被刺杀的,指望柳川吉良脱离危险的消息能够隐瞒的住,那这人就是猪头了。

    连换药的护士和检查病人术后反应的医生过来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不就是怕杀手再次刺杀嘛!

    齐科刚入旧金山警局,现在跟着德基克做事,本来是要跟哈里的,但是哈里不愿意,而是让德基克这个前搭档来带。

    “那个李斯特就是哈里不愿意教我的原因?”

    齐科到底还是没忍住问出了这句话,实在是两个人守在楼梯口,加上整个三楼可谓守卫森严,没有压力想法也就多了。

    “我以为你会抱怨局里让你执行这个憋屈的任务。”德基科笑道。

    “是挺憋屈的,但是看样子我们警察是没办法比他们做的更好,一个个都带着枪真的没事吗?”齐科的脸红了一下。

    德基科抽了一口烟:“我们的人早检查过了,这些人都有合法的配枪许可的,没办法拿这个说事。”

    “我就知道,所以你还是跟我讲讲那个李斯特,我没在局里见过他,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我比他差在哪里?”

    德基科神色突然变了,语气也重了很多:“怎么跟着我很失望吗?”

    “不,不……不是,我没这个意思……”

    齐科被吓了一跳,这话可不能乱说,他是刚入职,可不代表他傻啊,这种得罪人的话说出来他还要混吗?

    尤其是德基克现在还是带他这个新人的师父,说是搭档其实就是上司。

    县官不如现管,什么样的现管比得上只要是工作时间基本上就在一起的搭档?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那个李斯特你没见过很正常,你是前天刚来还不知道情况,李斯特还不是警察,不过……嘘~”

    二楼的动静好像有点异常,安静下来后德基科为了确定情况让齐科在原地守着自己下楼检查。

    自己的疑惑眼看就要被解开了,却被莫名其妙的异常响动给破坏了,楼下能有什么异样,不就是脚步声吗,医院又不是写字楼,晚上病人、医生的走动太正常了。

    齐科不相信德基克不清楚这些,在他看来德基克这是故意逃避,不想说可以不说嘛。

    虽然不舒服,齐科也不能拆穿啊,等德基克回来还不能再提了,不管是“异响”还是李斯特的事都不能提。

    所以当他看到德基克回来的时候,装作靠在墙壁上打盹,反正也没啥事,总不至于被骂……脖子好痛有点晕……

    被人轻轻地放倒在地上,齐科努力想睁开眼皮,却很快晕过去了。

    李斯特是知道楼梯口有警察守着的,本来想用麻醉枪可是李斯特担心控制不好用量,就放弃了这个方法,改为最原始也是最直接的。

    柳川吉良的病房内,宫本刚刚在外面接完柳川四郎的电话,浑身冷汗地回到房内,看着同样在房内保护大小姐的另外两个白人保镖。

    “吉良小姐有醒过来吗?”

    “没有,四郎先生有什么吩咐?”

    “这是我们柳川集团自己的是,你们黑水只要做好安保工作就行了。”

    “其实我们的业务不只是安保。”

    “我知道,但我们目前不需要,如果四郎先生需要帮助的话,我想他会联系你们老板的。”宫本终究没有把话说的太重,这时候还是不要给四郎先生找麻烦的好。

    “呵呵,我们很期待和你们的合作。”两个白人相视而笑。

    宫本却不认为跟这两位除开安保还有其他业务方面的合作机会,黑水这种名义上安保公司,人员也是分等级的呀。

    “我也很期待。”做戏嘛,宫本也会,但他实在没那个心思,两个白人清楚宫本的处境,所以没有交谈更多。

    四郎先生已经动身了,再不把张力和他老婆孩子的人头拿回来,他就要拿自己的人头来迎接柳川四郎了。

    个子高一点的白人保镖忽然往门口移动,在他同伴想说话的时候还拿手指竖在嘴前,同时身体轻轻贴在门上。

    大家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宫本和另一个白人保镖掏出枪指着门。

  http://www.biqufa.com/80/80792/186913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