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 第26章 你的心才真的难进

第26章 你的心才真的难进

    电子厂打工这些年轻男女,在休闲时候也会去到酒吧KTV等会所放松,大多是是那种便宜之上,讲究经济实惠。

    但是赵凯旋带大家来的是一家十分豪华的夜场,外面的酒吧几乎要贴着耳朵才可以听清对方的话。赵凯旋让经理给几个人开了一个包厢,安静的包厢几乎立刻把环境从嘈杂变得高雅。

    包厢里两位穿着制服的服务员专门负责帮众人点歌,门口甚至还站着一个男服务员,专门负责帮众人搬运酒水。只是后来乔宏超等人才知道,包厢里服务的两个女服务员,每个人要给300元,门口的男服务员要给200.

    赵凯旋告诉众人,这叫做享受服务。

    酒水单上的价格,贵的绝对让大多数人即使花得起钱,仍然要骂一句真黑,但是赵凯旋却把酒水单往众人面前一推,随后说了一句,随便点,然后冲到服务员哪里开始点歌。

    兰婷和李朋家庭状况不错,但是依然觉得来这里未免太奢侈,只是出来唱个歌,却需要花费大几千块钱,一时之间迟迟没有下手。

    女服务员并没有像俗套故事里那样对众人报以鄙视,因为这个包厢最低消费两千,不管你点还是不点,根本不影响别人拿钱。

    白倩一把抢过兰婷手里的单子,随手乱点了很多酒,啤酒洋酒红酒全部点。酒水和小吃以很快的速度上齐,两瓶洋酒,两瓶红酒,以及整整36甁啤酒。

    漆明花震惊:“可以退吗?这也太多了,我们才六个人,根本喝不完!”

    女服务员每卖一瓶红酒和洋酒都可以拿到丰厚的提成,怎么会愿意退,还没等其他人提意见,已经把红酒打开,倒进所谓的醒酒器。高脚杯,洋酒杯,各式各样的被子和酒瓶摆满的桌子。

    赵凯旋一首歌唱完,转身才发现不知道谁点了这么多酒:“哇塞,你们点多了吧!”

    白倩从刚才开始,心就一直疼,语气不善的冲着赵凯旋:“我想喝,我点的,不行吗?”

    赵凯旋没多说,乔宏超故意坐在离白倩稍远的地方,深怕自己挨得近了会让白倩难受,没想到的是,白倩看到他这幅样子,才更难受。

    白倩随手倒了一杯洋酒,甚至没和任何人干杯,仰头灌下,洋酒后劲辛辣的刺激下,白倩的眼泪直接移溢出。

    赵凯旋看着白倩这样灌自己,一时之间有些心疼:“白倩,你不能这样喝酒!会醉的。”

    白倩怒:“为什么不可以喝,我不可以醉吗?”

    兰婷等人并不知道白倩刚才在车上和乔宏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兰婷很清楚,白倩的举动一定和乔宏超有关,乔宏超却只坐在旁边不说话。

    白倩一杯又一杯的灌酒,赵凯旋看劝不了白倩,干脆跟着白倩一起一杯又一杯的灌酒。

    一直到白倩冲进卫生间吐得撕心裂肺,赵凯旋也满嘴胡话,早已经听不清说的什么。

    漆明花扶着白倩重新在沙发上坐下,两个服务员早就被兰婷赶出了包厢,白倩靠在漆明花的肩膀上,所有人都可以感受白倩的悲伤。但是白倩只是悲伤。

    赵凯旋已经没了意识,随手拿着一个酒瓶子,拿着话筒:“我……跟你们说,11岁,我和白倩从小一起长大,11岁我就看上她了,从小到大,在我们那边,谁敢来招惹白倩,我就揍谁!白倩是我的,是我的!”

    李朋把站着摇摇晃晃的赵凯旋按在沙发上坐下,赵凯旋话没停:“你们说我对白倩好不好,好不好。我给她买衣服,我给她买手机,他们家没钱,我就让我爸借钱给他们家。她哥哥,一个残疾,我让我爸借钱给他们家,帮他哥结婚,帮他们家盖房子。我对她不好吗?”

    白倩忍着强烈的醉意睁开眼睛,满眼的血丝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赵凯旋,原来他也是会抱怨的。

    赵凯旋一把拉过白倩的胳膊:“说好的,等咱们中专毕业就结婚,你非要来上海打工,好,我陪你来打工,你想要啥,我就给你啥,为什么你对我就不能有点好脸?白倩,9年了,你的心怎么就这么难进!”

    白倩甚至觉得自己的酒都清醒了一些,自己刚才抱怨乔宏超的心太难进,自己和乔宏超认识不过短短几个月,而赵凯旋甚至和自己认识20年,说到底,自己才是那个最狠心的人。

    谁也没想到,本来说好的出来玩,变成了这样的结局,结账的时候,赵凯旋和白倩已经醉的完全没了意识。经理非常客气的递上账单,账单上5位数的消费价格,震惊了所有人。

    几乎把几个人所有的钱聚集起来都付不起这样大的账单。

    好在赵凯旋迷迷糊糊的,居然递出一张银行卡,李朋赶快接住,然后赵凯旋遍没了意识。

    李朋拍了拍赵凯旋的脸:“密码是多少呀?”

    赵凯旋已经醉的抬不起头,嘴里嘟囔了一句:“生日,生日!”

    李朋马上按照赵凯旋的生日输了密码,但是提示错误,还清醒的四个人互相看了一看,兰婷提到:“用白倩的生日试一下!”

    李朋马上输入了白倩的生日,但是很快收银员又说密码错误。会所经理的脸色还带着微笑,但是手里的对讲机却暴露,只要再错误一次,估计就该叫保安了。

    突然想到什么的漆明花把白倩靠在乔宏超的肩膀上,走向了POS机,其他几个人甚至没看见漆明花输的是什么,只听见消费成功的提示。漆明花已经在签字。

    李朋从乔宏超的身上接过赵凯旋,不至于让乔宏超一个人担负着两个醉酒的人。

    漆明花签完字,转身对所有人说:“密码是808125,8月8号是赵凯旋的生日,12月5号是白倩的生日。”

    漆明花却好像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火气,举步走到乔宏超面前:“你是不是觉得赵凯旋对白倩真的很好!”没等乔宏超回应,漆明花又说了一句:“那只是你们觉得的好!”

    李朋人高马大,扶着烂醉的赵凯旋还算能应付,白倩虽然高挑,但是过于消瘦,乔宏超一个人搀扶着并不吃力。只是白倩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不像赵凯旋在别人搀扶下还能走。想了一想,乔宏超把白倩背在了背上。

    乔宏超心思很乱,走的自然也慢了一点,但是一个身影的出现却突然让乔宏超定住了。

    蓉蕾穿着大红的的连衣裙,脚踩着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头发是妖娆的卷发,脸上虽然画着浓重的妆容,跟随者一群同样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刚刚从一个包厢里出来。

    蓉蕾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乔宏超,但是蓉蕾知道,总有被人知道的那一天,只是没想到,第一个知道的居然是乔宏超。

    蓉蕾甚至冲着乔宏超潇洒的挥了挥手,然后跟随这领头人去了下一个包厢。如果不是身上背着白倩,乔宏超定要去问一问,为什么。

    走出会所之后,前面四人已经打车走了,在会所里温暖的暖气里出来,外面冰冷的空气也刺激到白倩,白倩把脸埋进乔宏超后脖子。

    身上背着一个人,乔宏超心里却突然轻松了。会所门口有非非常多的出租车,但是乔宏超却不愿意这么快坐,就这样背着白倩走了很远的路。乔宏超想知道,自己背着白倩可以走多远。

    乔宏超背着白倩走了不知道多远,一辆出租车突然停在两人身边,车上的居然是来之前两人搭载的出租车司机,这位司机显然是个话唠:“哎呦,小伙子,你们这是怎么了,喝多啦!”

    乔宏超看见居然是这个话唠,想到之前车上的一些不愉快,有些不想搭理他,只是埋头继续走着。

    这位司机居然还来了劲:“小伙子,上车吧,你们住的那个地方距离这里20公里的路呢!”

    乔宏超却被司机的话刺激到了,乔宏超倒想看看,自己背着白倩到底能走多远,乔宏超不搭理出租车司机,背着白倩,朝着家的方向走,20公里就是两万米,自己两步一米,就是需要四万步,乔宏超想要试试,这四万步自己到底能不能走完。

    乔宏超不理会出租车司机的聒噪,一步一步的走着,已经深秋的夜里,乔宏超却满身大汗。

    2000步!

    司机:“小伙子,我今天就看看你到底能走多远!”

    4000步!

    司机:“小伙子,别撑着了,上来吧!”

    6000步!

    司机:“小伙子,我不要钱了,你上来吧,算我免费送你!”

    8000步!

    司机:‘小伙子,你属驴的吧,这脾气也太倔了!”

    9000步,乔宏超已经快要脱力!

    司机:“小伙子,你上来吧,我真的不要你钱!”

    10000步,乔宏超把白倩放在公交站台的木椅上,自己在一边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在乔宏超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感觉有人站在自己面前,哪位出租车自己站在乔宏超面前,手里拿着一瓶水。

    乔宏超接过水,丝毫不客气的一饮而尽,身体得到补充,乔宏超觉得自己总算还能撑得下去。

    司机:“能对自己再狠又怎么样,你身上背着一个人呢!我走了,你要是累了就打个车吧!”

    司机把20块钱放在乔宏超的口袋里,这一次真的走了。

    乔宏超被司机彻底逗笑了,原来司机是以为自己没钱了,乔宏超休息了一会,尝试着站了起来,刚才咬着牙坚持,不觉得难受,现在经过短暂的休息,乔宏超只觉得自己全身酸痛。但是乔宏超不愿意把白倩放下,乔宏超试图再次把白倩放在自己背上。但是下一刻,白倩从乔宏超的身上走开!

    其实白倩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从乔宏超的背上离开,白倩被赵凯旋今天的话刺激到了,知道自己这些年对赵凯旋确实狠心。但是白倩却贪恋乔宏超,贪恋和乔宏超在一起的所有感觉。

    白倩从乔宏超的背上跳下,没有理会乔宏超,白倩知道乔宏超的心思是将这20公里的路用腿走完,白倩不愿意做乔宏超的负担,她宁愿和乔宏超一起走。

    乔宏超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是背上不再背着一个人,到底是轻松了很多。乔宏超还在心里细细算着步数!

    还剩8000步,白倩的速度有些变慢了。

    还剩6000步,白倩坐下休息了10分钟!

    还剩4000步,白倩休息了15分钟,此时已经是深夜3点。

    还剩2000步,白倩停下休息20分钟。

    还剩500步,已经能看见小区,白倩觉得自己的双腿好像惯了铅,每迈出一步,都觉得身体已经被掏空。

    乔宏超其实没比白倩强到哪里去,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相互在坚持的是什么!乔宏超主动拉住白倩的手,两个滚烫的手紧紧交握,好像可以把相互的力量传达给对方。

    当两个人终于走到小区楼下的时候,同时跌坐在台阶上。已经是凌晨四点了。白倩把头靠在乔宏超的肩膀上,两个人好像完成了什么重大任务一样,虽然身体累,但是心里却开心。

    在楼下坐到东方的鱼肚白发亮,感受到地上水泥地冰冷的寒意一直往身体里钻,两个人才进了屋子。

    李朋已经起床准备为大家做早饭,看见开门进来的两个人,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两个人夜不归宿,而是因为两个人都惨白的脸。

    白倩只说了一句,早饭不用做我的那份,转身进了屋子。乔宏超回到房间的时候,赵凯旋还睡得迷迷糊糊。乔宏超往床上一趟,才感觉到真正的累。

    乔宏超来电子厂打工近四年,请假的次数不超过三次,即使有些小病小痛,乔宏超也都是忍着,第一次周娜接到乔宏超的请假电话!

    周娜有些吃惊乔宏超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但是听见乔宏超说自己和白倩今天要请假,除了有些吃惊以外,只是让乔宏超放心,自己会帮他看着产线。

    赵凯旋起床的时候,看见乔宏超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以为乔宏超是冷,赶快从衣橱里重新拿了一床被子盖在乔宏超身上。赵凯旋自己身体好,昨天喝了那么多酒,睡了一觉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听到乔宏超和白倩今天都要请假,赵凯旋只以为是昨天两个人喝酒喝的,还打趣这两个人身体不咋滴,对于自己昨天酒后撒疯的行为却一点也不记得。

    兰婷起床稍微晚一些,但是兰婷清楚的感觉到,家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有其他人,兰婷推开白倩的房门,果然床上躺着一个人。兰婷走近才发现居然是白倩,此时白倩的脸色呈现一种异样的红色,兰婷赶快把手放在白倩的头上,果然烫手的很。

    兰婷暗道:“糟糕!”然后回自己的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却没有退烧药,想起来乔宏超的房间里好像上次有退烧药,就进了乔宏超的房间,果然看见在乔宏超的的电脑桌子上有布洛芬,还没等兰婷出房间,就看见乔宏超的被子蠕动了一下,吓得兰婷差点摔到。

    兰婷看着乔宏超床上厚厚的被子,兰婷连着掀开三层,才从乔宏超的被子里掀出一个苍白的乔宏超的头。

    兰婷不用想也知道,这么二的事情,也就赵凯旋能做的出来。

    乔宏超被赵凯旋盖了厚厚的被子,压得已经鬼压床了,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好在兰婷大发慈悲的帮自己掀开被子。乔宏超才能勉强睁开眼。

    兰婷看乔宏超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尝试着叫他:“乔宏超,乔宏超,你没事吧!”

    乔宏超虽然还是很乏力,但是好在恢复了一点力气,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是可以勉强的点点头!

    兰婷用手摸了一下乔宏超的脑门,果然也是烫的,只是不想白倩那么明显:“乔宏超,你和白倩都发烧了,我进来拿退烧药,你们都吃一颗,中午我会回来一趟,白倩烧的很厉害,如果不行我中午再送她去医院,你先吃药!”

    乔宏超心里很担心白倩,但是想要起身却实在一点力气也没有。兰婷让乔宏超吃了药之后,马上又给白倩喂了药,看着时间来不及了,匆匆忙忙的去上班。

    退烧药都是含有安眠药的成分,乔宏超吃了药之后,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乔宏超恢复意识的第一次件事,几乎用尽全部力气,才挣扎着起身,推开白倩的房门,白倩还昏迷不醒。

    乔宏超走过去,白倩脸色一会红一会白,身上也是一阵热一阵冷。乔宏超想到自己昨天的荒唐行为,深深的自责。平生第一次,乔宏超主动抱起了白倩,让白倩靠在自己的怀里,昏迷中的白倩,好像找到了什么依靠,在乔宏超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然后接着昏睡。

    中午吃饭的时候,兰婷连饭都没吃,赶回来想看看白倩,进门以后看到的就是乔宏超靠坐在床头,白倩枕在乔宏超的怀里。兰婷知道两个人都没大事,白倩的脸色也比早上好了很多,才放心的回去上班。

    到楼下的兰婷,抬头看了看自己住的楼层:“明明两个人都互相喜欢对方,为什么就不能捅破这层纸,干嘛活生生的折磨自己。”

  http://www.biqufa.com/80/80978/182705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