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 第31章 生死恋

第31章 生死恋

    白倩开始了自己的地摊生涯,好在生意确实很不错,白倩又肯吃苦,张姐带着白倩去人多的地方摆摊,白倩每天要摆摊到深夜,除了去进货,白倩所有时间都花在摆摊上。

    摆地摊卖东西,确实很辛苦,尤其是白倩选择在最冷的冬天开始,白倩好不容易在电子厂里面养成的白皙皮肤,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就粗糙了很多,好在白倩底子好,从小在宁夏吹惯了冷风,所以皮肤虽然有些干,但是还算白皙。

    白倩眼光挺好,想起小白经常在宿舍绣十字绣,立刻进了十字绣开始卖,生意确实不错。乔宏超等人转了夜班,白倩最近又很少在家,所以这段时间几个人见面的机会少的可怜。只有兰婷因为做了助理,上长白班,每天早上能和白倩见到!

    白倩每天摆摊到深夜,早上不到9点就出门,倒是可以和兰婷一起吃早饭。

    兰婷看着白倩明显严重的黑眼圈,和干燥的皮肤:“倩倩,你现在太辛苦了!”

    白倩倒是不在意,最近一段时间赚的钱是在电子厂的好几倍,想到这样的事情,白倩都开心:“没事,我真的挺好的,我最近赚了很多钱!”

    白倩拿出一万块钱交给兰婷:“你帮我把这个钱交给周娜,那天我问她借的!现在赚回来了,该把钱还给她了!”

    提起周娜,兰婷倒是和白倩说起一件事:“我做了助理才知道一件关于周娜的事情,你想听吗?”

    周娜和白倩关系很好,白倩自然关心:“什么事情,你说说看。”

    兰婷有些同情的眼神:“你还记得我们刚来的时候周娜不是请了一个月的长假吗?听说周娜流产了!”

    白倩吃惊:“周娜没听说结婚呀!”

    兰婷继续说:“我看过周娜的病假单,是真的,但是好像听说,周娜的男朋友家重男轻女,让周娜必须怀了男孩才可以结婚,听说周娜怀孕以后,她男朋友的妈妈带着周娜去悄悄做了性别鉴定,结果鉴定是个女孩子,就让周娜流产了!”

    白倩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也知道兰婷肯定不会编瞎话来骗自己,原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说不出的苦衷。

    白倩出了门,给张姐打了电话,最近一段时间,白倩被城管追了还几次,还被罚款两次,虽然只罚款几百块钱,但是白倩还是心疼的厉害,好在张姐带着白倩经常换地方,白倩越来越依赖张姐。

    今天张姐带着白倩躲在一家大医院后面的小街上练摊,生意还算不错,张姐说这附近人不算少,两个人打算在这里驻守三天。

    而且这条小街上,生意确实不错,白倩弥补了前几天的亏空,没人的时候,白倩自己也绣了一副十字绣,张姐和白倩挤在一起,有人来了就起身招待,没人来就挤在一起暖和自己。

    “这丝袜怎么卖!”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白倩听见这个声音,几乎立刻把自己的头挤进衣服里,白倩不想见这个人。好在天黑,那个人也没看见自己。

    张姐热情的出去招待客人,卖完东西又回来和白倩挤着。

    白倩确定那个买东西的人走了,才伸出头,不明白为什么蓉蕾会在这里出现。好在蓉蕾并没有看到自己。白倩看着蓉蕾走近了医院,以为蓉蕾是身体不舒服,来医院检查!

    张姐却说出了另一番话:“刚才这个女的,肯定是当小姐的!”

    白倩没想到张姐会这样说:“为什么你这么肯定!”

    张姐买了烤红薯在吃:“一次性买那么多套丝袜,脸上画着那么浓的妆,身上还那么重的酒味,只有当小姐的才这样呢!”

    白倩早就从赵凯旋哪里知道蓉蕾确实在夜场做陪酒的事情,只是后来自己事情多了,也就没放在心上了。

    但是白倩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蓉蕾要做这样事情,但是白倩并没有想要去找蓉蕾询问,毕竟那是蓉蕾自己的事情,白倩摆地摊卖东西,都不希望认识的人知道,更何况是蓉蕾呢!

    蓉蕾进了医院以后,换掉自己身上的暴露的衣服,脱下高跟鞋,把破了的丝袜随手丢掉,在医院的卫生间里刷牙洗脸,最后确定自己身上闻不出任何酒味,才去病房。

    蓉蕾看望的人,消瘦的几乎不成人形,蓉蕾过来的时候,他还熟睡着,但是等蓉蕾坐到床边一会,就睁开了眼睛。

    蓉蕾趴在床边,已经睡熟,男人伸出如枯木一般的手指,在蓉蕾的头发上抚摸着,蓉蕾即使在睡梦中,被这样抚摸着,也能笑得出来。

    ………………

    一连三天,白倩都在医院后面的那天街上摆摊卖货,而蓉蕾每天半夜从白倩的地摊前经过,然后进到医院里,一直到第三天,蓉蕾的身旁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白倩终于坐不住了。

    因为害怕熟人看见自己,白倩一向躲得很严实,所以乔宏超和蓉蕾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完全没有发现白倩。

    乔宏超几天之前告诉蓉蕾自己想要离职,蓉蕾当然不会让乔宏超随便离职,但是乔宏超也是个倔强的,只是告诉蓉蕾,电子厂工资太低了,自己想要换个职业,好多赚一点钱。

    蓉蕾考虑了很久,决定带着乔宏超来见这个人。乔宏超和齐飞以前也是经常见面的。上一次乔宏超见齐飞的时候,齐飞还是意气风发,生机勃勃的大活人,而现在,虽然齐飞还或者,但是枯瘦的身体,好像随时随地都会离开一样。这不过才半年没见而已。

    乔宏超拿过齐飞床头的病历本:“胃部淋巴扩散。”

    乔宏超并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蓉蕾换好了衣服,看到乔宏超痴痴的看着齐飞的病历本。怕好不容易才睡着的齐飞被吵醒,拉着乔宏超去了走廊。

    乔宏超就算再笨,也知道了原因:“是癌症吗?”

    蓉蕾吐出一口气:“胃癌,晚期,扩散了!”

    乔宏超终于知道为什么蓉蕾会去做陪酒。

    蓉蕾也看出乔宏超的担忧:“不用担心,我已经把房子卖了,手边现在不缺钱了,以后不会再去做那个了!”

    白倩本来一直躲在一边,听见蓉蕾说胃癌晚期的时候,白倩站到了两人面前,乔宏超和蓉蕾都没敢想白倩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蓉蕾指了指身边位置,示意白倩坐下,然后把头靠在了白倩的身上,原来蓉蕾也是知道累的!

    “我和你姐夫一起来电子厂打工,他想留在上海,就从电子厂离职了,拼了命的赚钱,为的,就是想要在上海能有一个家。自从他有了这个想法,人就疯了,每天不要命的和客户喝酒,应酬。房子还没买上,房价涨的越来越贵。我们的钱攒够了,够付首付的钱,终于买了房子,你姐夫也病倒了。”

    蓉蕾的眼泪早就流干了,所以现在在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完全流不出任何眼泪了!反倒是听得两个人,红了眼眶。

    蓉蕾接着对乔宏超说:“你姐夫手里有点人脉,你想多赚点钱,这不是什么错事,明天等你姐夫清醒了,让他教教你,记住了,别走了你姐夫的老路子。”

    白倩走了,自己毕竟还要做生意,乔宏超和蓉蕾留在医院,天亮的时候,齐飞醒了,看见乔宏超,也是很开心,听到蓉蕾说明乔宏超的来意,齐飞很开心。齐飞年纪比乔宏超等人大上好几岁,在住院之前一直是从事保险销售的工作!

    蓉蕾还要上班,匆匆离去,病房里,只剩下齐飞和乔宏超两个人。齐飞看着外面天气很好:“乔宏超,能扶我出去走一走吗?很久没看见外面的天气了!”

    乔宏超记得以前的齐飞,身材高大,而现在,瘦的不到一百斤,两个人在楼下医院的花坛旁边坐了下来。

    齐飞只是稍微走了几步,气喘吁吁,脸色发白,乔宏超只是这样看一看,都觉得难受,真不知道蓉蕾这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小超呀,当初我就说,你这个人和我很像,咱们两个果然是有缘。”齐飞说了两句话,就好像很累,强烈的疼痛让齐飞摇摇欲坠,乔宏超心里苦,乔宏超一直觉得自己家境不好,觉得自己过得很苦,但是乔宏超从未经历过生老病死,现在看到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就在自己身边随时随地要死,一种心凉的感觉,从脚底往上冒。

    齐飞手里拿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齐飞递给了乔宏超:“这里面是我所有的客户资料,我这几年累坏了身体,但是倒是积累了一些好名声。很多客户都非常认可我!”

    乔宏超不忍心让齐飞再说下去,想要打断齐飞,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齐飞每说上几句话,都要歇上半天:“小超,记得我一句话,这世界上,什么都没有健康最重要,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身体要是垮了,啥都没有了!”

    齐飞已经不能保持自己的身体正常,乔宏超只能抱住齐飞,即使抱住齐飞,乔宏超也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觉到齐飞身体不自主的痉挛。乔宏超只能抱着齐飞去找医生,医生明显已经很熟悉齐飞了。

    医生给齐飞打了针,齐飞慢慢安静下来睡着!医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蓉蕾以外的人来看齐飞:“这是你什么人!”

    乔宏超想了想:“我朋友!”

    医生有些无奈:“要是可以就通知他家里人来看看他吧,最多也就两个月的时间。”

    乔宏超没想到齐飞只剩下这么短的时间,回到病房的时候,齐飞已经醒了,医生给齐飞打的就是止疼的东西,齐飞的胃癌已经扩散了,治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很多这个病的病人到这这个地步,都已经回家在家等死了。但是蓉蕾不愿意,蓉蕾坚持要齐飞住在这里,坚持要齐飞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

    齐飞朝着乔宏超伸手:“我知道我没几天了,当初我为了和蓉蕾在一起,和家里人闹翻了,这么多年老死不相往来。可惜我是个短命的,小超,我要是走了,你记得一定要让蓉蕾再找一个!”

    齐飞交代了乔宏超一些事情,乔宏超出了医院去帮齐飞办事。

    白倩买了水果来医院,齐飞的事情,蓉蕾从周娜哪里知道了一些,感动齐飞和蓉蕾的不容易。

    医院里一个人都没有,白倩站在齐飞面前:“我叫白倩,我是蓉蕾的徒弟,你说话疼,就不要说话了,我来说!”

    齐飞的手指床边的水杯,白倩明白了齐飞的意思,帮这齐飞喂了点水:“我喜欢乔宏超,一心想和他在一起,但是他这个人顾虑太多,心里的心结太重,你和蓉蕾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佩服你们,和你们相比,我们算什么!”

    齐飞难得舒服一会:“白倩,我们没什么好让你佩服的,我们都是傻子,来上海以后,被迷得眼花缭乱的,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才能才这个地方定下来。每天光顾着赚钱,连自己喜欢的人都忘记了,等自己生病了,才发现一切都晚了!”

    白倩就这样留在医院照顾齐飞,一直到乔宏超回来,乔宏超看见白倩,并没有赶到意外,两个人心结还没解,白倩不搭理乔宏超,乔宏超也不好意思主动找白倩说话。

    乔宏超手里拿着一沓资料,交给了齐飞。齐飞却退还给乔宏超:“小超,这是我给自己买的一份保险,蓉蕾是受益人,这个保险我已经交了好几年了,等我死了,蓉蕾可以得到上百万的赔偿,等我走了,你再把这个交给蓉蕾。其实我这个病,生不如死,早该回家等死了,但是我不能回家,我只有死在医院里,才能让蓉蕾问心无愧,只有蓉蕾问心无愧了,她才能在我死了以后,以最快的速度忘记我!”

    乔宏超和白倩都感觉嗓子堵得慌,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齐飞这样做,甚至连自己死后都要替蓉蕾安排好。

    齐飞继续说:“乔宏超,我和蓉蕾的房子,去年年底才买的,今年已经涨价了很多,你想找工作,不如就去卖房子吧,我卖保险的时候,给自己和蓉蕾买了很多保险,所以现在即使我死了,也可以给蓉蕾留一个保障。你们这么有一个家,那就去卖房子吧!以我的看法,未来十年之内,房价只会越来越贵,绝对没有往下跌的那一天。”

    乔宏超握住齐飞的手:“好,我就去做房产销售,我都听你的!”

    齐飞用力的握住乔宏超的手:“小超,就算真的买不起房子,也别忽略身边的人,房子再重要也比不上人重要!如果有一天在上海呆不下去,宁可回老家,宁可日子过得苦一点,两个人能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傍晚的时候,蓉蕾来了,乔宏超告诉蓉蕾自己想去做房产销售,蓉蕾也认可:“我和你姐夫的房子,去年才买的,今天卖了房子,居然已经涨了很多,做房产这个工作确实不错。”

    蓉蕾看了看白倩,小声问乔宏超:“你们两个到底怎么样了!”

    乔宏超笑了笑:“还在生我气呢,以为我心里还喜欢谢晶,好几天没理我了!”

    蓉蕾帮着白倩联系的谢晶,但是知道白倩绝对是放不下乔宏超的:“谢晶的日子过得挺好的,你加油吧!”

    乔宏超已经在电子厂办理了离职,蓉蕾本来也要办理离职的,但是厂里面不舍得放蓉蕾走,只是给蓉蕾办理了停薪留职,让蓉蕾以后务必回去上班。

    蓉蕾知道乔宏超担心:“放心吧,产线里面漆明花被我调去跟小白当训练员了,赵凯旋在备料,余雄飞不会为难他。李朋为人老实,产线上还有周娜,每人敢欺负他的,你担心的这几个人都会好好的!”

    乔宏超皱着眉头:“最危险的那个,才办公室呢!”

    蓉蕾知道乔宏超说的是兰婷:“我已经和兰婷交代了,陈立军暂时不敢对兰婷怎么样的!”

    乔宏超虽然离开了电子厂,但是心还留在哪里。

    白倩每天白天都会来医院帮蓉蕾照顾齐飞。

  http://www.biqufa.com/80/80978/182705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