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子厂里开始的爱情 > 第33章 齐飞走了

第33章 齐飞走了

    距离过年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了,电子厂过年并不会放假,但是员工如果愿意留下来加班,每一天可以得到三倍工资,为了这三倍工资,很多人宁可不回家过年。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你找领班请假,领班可以直接给你安排电子厂所谓的行政假,虽然拿不到三倍工资,但是好歹不扣工资,再加上把加班的机会留给其他人也挺好。

    因为临近年关,白倩实在是太忙,漆明花和赵凯旋找领班安排了行政假。漆明花不是去帮陈子翔收拾,就是去帮白倩的忙,赵凯旋每天玩的不亦乐乎。李朋倒是还在上班,要等到过年前两天,才回老家过年。因为过年请假的人多,兰婷每天多出了很多事情。

    乔宏超的中介也是要等到过年前两天才放假,一时之间,大家都很忙!

    就在这种忙碌里,年终于到了,李朋和兰婷都提前买好的火车票要回家过年,两个人约定好了去李朋家里过年,李朋家住在安徽,坐火车只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比兰婷家的西安要方便很多。

    乔宏超在短短几天里面又出租出去一套房子,拿到了很大一笔中介费,所以今年乔宏超算是手头富裕,父母虽然已经交代不用乔宏超再给家里寄钱,但是乔宏超还是给家里打了最后一笔钱。

    白倩做生意一直做到过年当天的凌晨,蓉蕾也在这一天把齐飞接回了家里,蓉蕾的房子虽然卖了,但是和卖家协商好,明年才交房。齐飞病了以后爱热闹,邀请大家来家里过年,白倩,乔宏超,赵凯旋,漆明花,周娜,都来了蓉蕾家里。

    白倩等人还是第一次来蓉蕾家,两室一厅的小房子,却耗尽了齐飞的生命,齐飞自己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但是蓉蕾做了一大桌子东西,招呼着大家吃!齐飞的身体状态已经非常不好,瘦的只剩下90斤,需要随时随地的吸氧,才能保持生命。

    饭桌上,齐飞挥着自己即将枯竭的手臂,招呼着大家吃饭,蓉蕾给齐飞喂了一些鸡汤,白倩和齐飞也慢慢熟悉了,看着齐飞的样子,确实不好受。说话间,齐飞又出现了呼吸困难,蓉蕾带着氧气包,给齐飞呼吸了纯氧,出院之间,医生给齐飞注射了非常强烈的止疼药,其实只不过是止疼比较重的药,齐飞已经到了弥留之际,也没什么好忌讳的了。

    众人为了齐飞开心,将一桌子菜吃的很干净。一下午的时间,大家都陪着齐飞,和齐飞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是舍不得。

    蓉蕾很久没看见齐飞这么开心:“齐飞,想不想给爸爸妈妈打一个电话!”

    齐飞的眼睛带着不一样的亮光,虽然嘴上没说,但是颤抖的嘴唇都带着激动。蓉蕾知道齐飞心里想的,拨通了齐飞爸爸的电话,很快就接通。

    “喂,哪位!”电话那边可以听到麻将的声音。

    “爸,我是蓉蕾,齐飞想跟你说话!”蓉蕾的语气近乎哀求。

    “说吧,说吧!”齐爸爸的语气显得不耐烦!

    “爸,爸………………”齐飞的声音颤抖。

    齐飞生病的事情,早就已经告诉了齐飞父亲,齐飞亲生父母离婚多年,齐飞父亲现在有家庭,有子女,而对于前妻所生的儿子,早就已经如陌生人一般了。齐飞生病之后,父亲寄过来一万块钱,再也没有过联系。

    齐飞爸爸早知道一切,叹了口气:“等齐飞走了,带回老家来,埋进祖坟里面吧!”

    齐飞爸爸挂断了电话,话说的虽然冰冷,但是到底是亲生父亲,虽然齐飞之前和父亲无数次的争吵,但是在亲生儿子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到底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

    齐飞听到父亲允许自己的骨灰可以埋进自家祖坟,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蓉蕾没经过齐飞的同意,又给齐飞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给我打电话干什么!”齐飞妈妈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妈妈…………”

    “齐飞,你怎么样了!呜呜呜”齐飞母亲听到齐飞的声音,几乎立刻哭了起来。

    “我还没事!”齐飞很久没听见母亲的声音了。

    “齐飞呀,你听妈妈说,你这一走,你媳妇肯定是要改嫁的,乘着你没事,赶快把房子卖了,把钱给你两个弟弟,好歹和你有血缘关系,别等你走了,都便宜了外人!”众人没想到齐飞母亲在儿子临死之前说的居然是这种话。

    齐飞的母亲也早就改嫁,改嫁之后生了两个儿子,儿子多了,哪里还会心疼大儿子,倒是对大儿子的钱惦记上了。

    齐飞有些无奈:“妈,我生病住院,房子早卖了,现在医药费还欠着几十万呢!”齐飞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自己从来也不是母亲最疼的儿子。

    “还欠钱,你说你,当初你这个病就不该治,浪费那么多钱,你两个弟弟都还没结婚,你一点都不想着帮着点你弟弟,我真是倒了霉才生了你!”齐飞妈妈甚至有些气愤的挂了电话。

    众人都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母亲,赵凯旋气的活生生把被子捏碎,齐飞赶快说了句:“岁岁平安!”

    众人都以为齐飞会生气,没想到齐飞反而很开心:“要是他们都疼我,爱我,我反倒是心里难过,他们这样对我,我反而挺开心!”

    齐飞拉过蓉蕾的手:“我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你了!”

    蓉蕾自从齐飞生病,眼泪已经流干:“我也是求一个心安理得,等你这边走了,我第二年就把自己嫁出去!”

    齐飞笑的很开心:“好,那就好,我最开心的就是咱们没孩子,你没有拖累。”

    齐飞的话让所有的人红了眼眶,这是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一个人如此深爱一个人。

    齐飞满意的睡着了,这么久以来,齐飞因为身上痛,已经很久没睡了。赵凯旋把齐飞抱到床上去放下睡。

    蓉蕾看着齐飞睡熟了,从口袋里拿出几颗蓝色的药丸,犹豫了一下,当着所有人的面,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什么!”赵凯旋一向是好奇心重的。

    蓉蕾叹了口气:“伟哥!”

    大家好歹都在社会上生存这么久了,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一时之间大家都红了脸,只是不明白蓉蕾要这个干什么!

    蓉蕾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自从齐飞生病以后,我一直忙着给他治病,前期化疗,后期切胃,他一直病着,我们从来没过过夫妻生活,过年前几天,我例假刚走,现在的身体是最适合怀孕的,我问过医生,他虽然身体非常差,但是并不影响那个的!要是能给他吃点药,我想给他留个后!”

    蓉蕾本来说的是十分羞涩的事情,但是在此时此刻说出来,众人只觉得感动,只是没有一个人敢劝蓉蕾。

    最后还是周娜拦住了蓉蕾:“齐飞生了这个病已经很可怜了,你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也是不幸的,但是这两种不幸和没有父亲相比都不算什么。不要让这个世界上再多一个可怜人了!”

    蓉蕾已经很久没哭过了,但是被周娜这样一说,眼泪好像绝提一样,漆明花和白倩也跟着哭,几个人全部眼眶红红的。

    周娜抱着蓉蕾:“在最后时光里,我们让他过得开心一点吧!”

    当天晚上,大家陪着齐飞看春晚,齐飞心情很好,还吃了两个饺子,那一年的春晚,很精彩,下巴能犁地的李咏还在主持,赵本山也还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那一年之后,赵本山彻底退出了春晚的舞台。

    难忘今宵的歌曲过后,齐飞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已经是深夜,齐飞却突然提出想去外滩走一走。天寒地冻,大家却没人愿意拒绝齐飞。

    赵凯旋背着齐飞,众人好不容易拦下出租车,却不愿意去。说是要下班回家,过了好半天,才拦下两辆出租车,众人来到外滩附近的时候,人潮正往外走,新年的外滩可以看见豪华的烟花,都是为了零点的烟花而来。

    只有自己这几个人是为了满足齐飞的愿望,众人来到外滩的时候,看到的是几乎空荡的外滩。

    齐飞隔岸指着东方明珠塔:“东方明珠塔!”

    蓉蕾知道:“当年你就是在这里跟我求婚,说我们永远要留在上海,留在可以看到东方明珠塔的地方。”

    齐飞换了一个方向指着另外一栋高楼:“那是环球金融中心,比东方明珠塔还要高,听说已经在建的上海中心大厦,会比金融中心更高,可惜我看不到了!”

    齐飞喊过,拉着乔宏超的手:“小超,以后你都替哥哥看一看!”

    众人眼泪直流,并不是因为外滩猛烈的风。

    齐飞还想在说什么,但是下一刻就昏迷了过去。

    “齐飞,齐飞……”蓉蕾大喊着,赵凯旋背着齐飞飞奔,以最快的速度把齐飞送去了医院,可是到了医院又能怎么样呢,医生也只能是给齐飞输液,暂时安稳齐飞。

    一天一夜没睡,众人都非常劳累,医院的走廊里,赵凯旋靠在乔宏超身上,睡着了,白倩和漆明花也和周娜一起抱在一起打着瞌睡,连蓉蕾都趴在齐飞的床边,沉沉的睡着了。

    乔宏超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听见身边的人走来走去,乔宏超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即使是在医院,过年的气氛也还是有的,大家见面都免不了说一声过年好。

    “小超,你进来!”听见齐飞呼喊自己,乔宏超立刻进了病房,蓉蕾还趴在床边睡着。

    齐飞的脸色难得的好,居然还能看见一些红润的气色:“过年了,你去给我买几个红包过来,我等下给大家发个红包!”

    乔宏超难得看见齐飞,说话这么顺利,完全没有任何气喘乏力的样子,看着其他人都还没醒,乔宏超不想走太远,只是跑去护士台询问有没有红包,护士对齐飞也是熟悉了。刚巧有个护士昨天买了很多红包,就给了乔宏超几个。

    乔宏超回去的时候,齐飞很开心,亲自把红包打开,然后让乔宏超把众人都喊过来,每个人给发了红包。

    大家都冲着齐飞说过年好,齐飞好像很有精神:“过年好,过年好,突然好想吃汤圆,不知道能不能有!”

    蓉蕾听到这么久以来齐飞还是第一次要主动要吃东西,非常开心:“医院下面的超市就有卖速冻的,我去买一袋你最爱吃的黑芝麻馅的,等到了正月15,我亲手给你包!”

    齐飞高兴的点点头:“好,好!”

    蓉蕾说着就转头出去,其他人继续跟齐飞说这话,每到片刻,就听见蓉蕾的失声尖叫:“放屁,你胡说!”

    白倩等人被蓉蕾的声音吓到,冲到走廊里才看见,蓉蕾身边站着一个护士,护士被蓉蕾吼的也很委屈。

    白倩拉住蓉蕾:“怎么了!”

    蓉蕾的声音颤抖:“她说,齐飞,齐飞是回光返照!”

    白倩瞬间明白了为什么今天早上齐飞的精神会这么好,即使再不愿意相信,也知道护士并没有骗自己。

    白倩推了蓉蕾一把:“我们去买汤圆,你进去!”

    白倩拉着漆明花,一路往下狂奔,冲进楼下的超市,买了一袋汤圆,便利超市里有一个小锅,白倩随手扔了一百块钱,要服务员赶快帮自己煮好!

    蓉蕾被白倩推进病房,齐飞问:“怎么了,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蓉蕾跪抱住齐飞:“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你!你说好了正月15吃我亲手包的汤圆呢!我不让你走!”

    齐飞好像知道了什么,轻轻摸着蓉蕾的头:“这辈子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确实有些短了,你要是舍不得我,那咱们下辈子还在一起,好吗?”

    蓉蕾的眼泪还夹在眼里:“下辈子你记得一定要找我,这辈子欠我的,下辈子接着还!”

    齐飞的眼皮开始打架,所有人全部聚集在床边,,大声呼喊这齐飞的名字,只是最终齐飞还是停止了呼吸,心脏显示器的跳动,变成了一条毫无反应的直线,赶来的医生检查了齐飞的瞳孔,确认死亡。

    白倩和漆明花煮好了汤圆上来,看到了是已经被医生盖上白布的齐飞。白倩把汤圆放在床头:“齐飞哥,你终究没能吃一口我给你买的汤圆!”

    落雁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年后第一天齐飞走了,众人帮着蓉蕾把齐飞送到了火葬场,三天之后,蓉蕾踏上了火车,蓉蕾要送齐飞的骨灰会祖籍埋葬。

    漆明花和赵凯旋在医院帮忙整理齐飞住院时候的账单,乔宏超和白倩去保险公司帮忙整理齐飞留下的保险。

    果然如齐飞所说,死后报销,加上之前的赔偿,齐飞死后,果然给蓉蕾留下了百万以上的财产。

    送蓉蕾去火车站的那天,只有白倩和乔宏超。蓉蕾抱着齐飞的骨灰上了火车,白倩看着远去的蓉蕾,转头看着乔宏超,一头扎进乔宏超的怀里。

    “乔宏超,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白倩近乎乞求,乔宏超第一次,双手环保住白倩。

    “乔宏超,我哥哥是一个小儿麻痹的人,我父母为了能让我哥哥结婚,不知道欠了赵凯旋父母多少钱,和我在一起的日子,你就必须担负起我的整个家,也许你本来可以回你的家乡,找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以后的日子你会过得轻松,但是只要你和我在一起,以后的日子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依然希望你和我在一起,我会努力做到不成为你的拖累。我爱你,求你和我在一起吧!~”

    乔宏超没想到白倩是这样的情况,原先只以为自己和白倩之间的唯一的问题,不过是自己家里比较差的情况,没想到,白倩家庭的复杂一点也不比自己家里少,如果接受白倩,那也以后的担子就更重。

    但是乔宏超清楚的记得齐飞和自己说过什么:“白倩,不管未来的路有多难,我和你一起抗,我和你一起分担,这辈子,我乔宏超只认准你白倩一人,未来也许贫穷,也许富贵,但是不管我什么样,我都只爱你白倩一个人。”

    白倩终于得到乔宏超的认可,一时之间深怕乔宏超会后悔,紧紧抱住乔宏超:“你这个傻子,别人听到我家的情况,早就跑的远远的了,只有你居然愿意要我!”

    乔宏超笑了:“你才是个傻子,那么好的赵凯旋你不要,偏偏喜欢我这个穷小子。”

    两个人在一起,虽然身上的责任和担子确实更加重了,但是两个人一起承担,好像可以撑得住。

  http://www.biqufa.com/80/80978/182705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