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人人为我为人人 > 八五 我为人人

八五 我为人人

    趁着搀扶抽筋队员下场的空当,其他队员纷纷到场边补水,教练不停的替他们大气。

    早已涨红脸颊的戴岳握紧双拳嘶吼到:“守住,一定要守住。”

    村民们纷纷冲过来拉住队员:“守住,守住啊。”

    比赛重新开始,此时对方因为多一人,而且刘集队大多数都已经跑不动了,他们全部压上,就连守门员也出了禁区。

    皮球一直在刘集队禁区进进出出,对方也不讲什么章法,得球便射。因为禁区内人实在太多,皮球经常打在人身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这刘登昭,”焦急的许洪军再次抱怨:“都这个时候了还在前面,现在连牵制的作用都起不到了,这样踢球哪还用他,就是我上都行吧。”

    连何元文也跟着说到:“就是,本来就少一个人,这是想累死队友吗?”

    俩人话音才落,对方再一次爆射,何泽鹏扑了个空,皮球打在门框上“哐哐”响个不停,接着回弹落到地上。

    许洪波一个箭步冲到球前,转身大脚将球踢了出去,接着便软到了地上。

    皮球一直在空中飞行,地上的刘登昭侧头往前飞奔,对方防守球员跟着球的方向疾速跑去。

    皮球落在刘登昭前面不远处弹地而起,刘登昭跳起来将球控制住,大脚向前趟,一步就过了中线。

    对方守门员急忙后退,防守球员拼了命的往前追。此时散步一整场的优势体现出来,刘登昭带球迅速推进,远远的甩开防守球员。

    进入射程,刘登昭瞄了一眼,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行坠地,一脚爆射,皮球正中网窝。2:1,刘集队反超比分。

    此时离比赛结束还有三分钟,来不及多庆祝,对方十一个人全都攻了上来。

    圆满完成进攻任务的刘登昭回撤到本方禁区前,筑起了新的移动长城,一次次的化解对方的攻势。看得许洪军目瞪口呆:“卧草,足球还能这么踢?”

    终场哨响,全场比分2:1,刘集村是冠军。

    激动的村民们冲进场地,将教练,许洪波,刘登昭抛得老高;何元文和许洪军带着村民们扛起刘集村的旗帜满场飞奔,歇斯底里的朝观众大喊:“认识我吗,我是刘集村的,我们是冠军。”

    村民们笑啊闹啊甚至延迟了颁奖典礼,组委会的人在场边感叹:“这个村真的团结。”

    挥舞着旗帜路过的何元文大喝到:“对,我们村就是团结,不然哪来的冠军?”接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何泽鹏:“看到没有,那是我儿子。”又指了指其他队员:“那些都是我的兄弟子侄。”

    等到村民们终于笑不动闹不动了,组委会将冠军奖杯发给了队长许洪波。当许洪波举起奖杯,村民们再次沸腾。

    庆功宴上,村民们仍在大声回忆着刚才的惊心动魄,过程越艰难,结果更让人欣喜。更重要的是,刘集村从来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

    村民们纷纷过来给戴岳敬酒,感谢他的工作,村干部们跟着起哄,一定要戴岳讲几句。

    戴岳端着酒杯站起身来:“大家一定要我说,我就说几句。我在村里工作一年多,大家都知道我的风格,不喜欢讲空话套话,不喜欢画饼,呆会要是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大家可要多担待。”

    刘德荣附和到:“咱们农村人就喜欢戴主任这样,那种尽会描绘宏伟蓝图,但不能落到实处的,咱们才不喜欢哩。”

    “来来来,”戴岳将酒杯举起来:“先干了这杯酒,咱们再说。”在场的人纷纷起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戴岳清了清嗓子:“大伙儿要感谢我,其实我没什么好感谢的,这是我的工作,我反倒觉得该感谢的是你们自己。没有你们没日没夜的赶活儿,咱们刘集村哪有今天?虽然咱们过程中有一些辛酸,但结果是美好的嘛。就像今天这场球赛,看得我揪心死了,但最终的冠军不还是属于咱们吗?”

    戴岳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继续说到:“不知道大伙儿发现没有,刚刚那场球赛,其实和咱们做变压器是一样一样的。”

    听到这话,大伙儿好奇的望着,戴岳笑到:“场上十一个人,就像咱们做变压器十一个工序一样,总有人满场飞奔累个半死,也有人在场上散步,偏偏不散步还不行,不积蓄体能,怎么来个致命一击?变压器缺了那道工序,它就没用,它就不叫变压器;再扩大一点说,就像咱们合作社,客户不可能永远给又好做工价又高的产品,你要是专一想做那样的产品,就像刘登昭在场上散步那样,十一个人都散步,肯定会被打成筛子。所以肯定会有人做轻松一些的,也会有人做难一些的,各种类型的订单都能完成,客户才会给你更多的订单。说到底,都是为了刘集村的发展。村里发展好了,咱们才会有足球队,有年终奖,有分红,这样咱们的日子才能过得更好嘛。”

    戴岳的话说完,很多村民低下头,不知是在回味刚才的球赛,还是回忆生产过程中戴岳刚才说到的那些情况。

    眼看现场不那么喧闹了,付立春趁着酒兴问了句:“戴主任,足球队咱们看到了,年终奖和分红是怎么回事?”

    戴岳再次举起酒杯:“来,喝了这杯,我给各位道喜。”

    喝过酒后,戴岳正色到:“腊月二十四,我已经跟罗志伟定好,咱们在大队部广场上摆个一百桌,全村男女老少都来参加合作社的年会,到时候参与制作变压器的村民当场领年终奖,年终奖根据村民参与生产的天数发放,每天五十元,你们自己算吧,技术员、组长全都有份。”

    话音才落,村民们纷纷计算起自己的年终奖,扣除掉休息的礼拜天,一直生产到年底的话,大部分人都能领到一万多的年终奖。

    付立春起身追问到:“戴主任,还有分红呢?”

    戴岳笑到:“咱们的变压器工厂年前就会开工,镇里有意将变压器打造成特色产业,将在咱们的工厂内设置一个变压器研制中心,还会对咱们进行大力扶持。只要咱们的工厂产生盈利,除了村里的公共事业花费,以及反馈一部分给社会,其他的咱们全给分掉。”

    这又是一笔大收入,村民们由衷的鼓起掌来,掌声经久不息。

    年后。

    变压器工厂的建设如火如荼,戴岳每天工地村里两头跑,忙得不可开交。

    这天才把车停在大队部广场,刘德金、刘德广、刘德林带着好几个村民围了上来。

    村里好久都没听到纷争的声音了,他们这是做什么?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可没空和他们纠缠。

    “戴主任,戴主任,我们有事情和你商量。”村民其七嘴八舌的开口。

    戴岳靠在车门上:“啥事儿呢?”

    刘德金率先开口到:“我们想加入党员突击队。”

    戴岳微微皱眉,刘德金忙解释到:“我们知道自己不是党员,但我们做个预备突击队可以吗?”

    “预备突击队?”戴岳有些疑惑,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德金说到:“人心都是肉长的,人家突击队专门帮咱啃硬骨头,时间已经够长啦,咱也不能专一喝汤不是?就像戴主任先前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突击队为咱们奉献了这么久,也该轮到咱们奉献了。”

    戴岳想了想:“还是不要了吧。”

    刘德广说到:“如果戴主任不同意咱们加入突击队,那就得解散突击队,恢复到从前生产的样子。”

    “这是为什么呢?”戴岳问到。

    刘德广深吸一口气:“上次足球比赛之后,咱们回来想了很多,就算许红波的体力再好,没有刘登红刘登亮拼到抽筋,这个冠军还是拿不到;登红和登亮也不忍心看着许红波一直这么奔跑下去。所以,要么咱们加入突击队,或者组个预备突击队,要么解散突击队,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戴岳笑着问到:“你们不后悔?”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们不后悔。”

    又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因为要还贷款,工厂的分红并不多,不过今年绝大部分村民都留在村里做事,年终奖相对于去年翻了一番,村里的足球队卫冕了冠军,年会的时候还请了个明星,绝大部分的村民都有了不少的存款。

    过年本是团聚的时候,而戴岳却因为新的任务,要离开刘集村,去往偏僻的山区。

    腊月三十是最后一天班,很多村民争相邀请戴岳去家里吃年饭,被他一一婉拒。

    虽然没有竖立典型,也没有过多照看鳏寡孤独,但戴岳让一个平凡的村子散发出了光彩。

    下班的时候,戴岳收拾了东西,低头在后备箱整理。不远处鞭炮阵阵,人们欢声笑语,孩子们的嬉戏声幽幽传来。

    最后检查了一眼东西,戴岳猛的关上后备箱,扭头却见新的村主任付立春和很多村民站在广场上静静的看着他。

    戴岳走出几步,付立春和村民快跑过来握住他的手:“戴主任,保重。”

    戴岳鼻子一酸:“各位保重。”

    场面有些沉重,刘登红挤出一丝笑容:“戴主任高升了,咱们应该高兴才是,别搞得太煽情,戴主任不喜欢。”

    听到这话,大伙儿都笑了起来。

    何泽鹏上前一步:“听说这次是去偏远山区?”

    “对啊,”戴岳说到:“国家下决心要在明年底之前消除贫困,正是咱们年轻人施展才华的时候,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是办好事,办实事就行。”

    刘登红插了一句:“这个好办,咱们合作社去那里开个分社不就行了吗?到时候包你管的镇一年脱贫,两年致富。”

    戴岳笑到:“开分社好办,可没有技术员怎么办?”

    “只要戴主任你说一声,我,泽鹏,德权叔,登亮,咱们村里的技术员,都会响应你的号召。”

    “你们舍得这里的安逸生活去山区受苦?”

    “怎么不舍得?咱们富了可不能忘本,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嘛。”

  http://www.biqufa.com/89/89642/210550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