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秋不死人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照妖镜收蝎子精

第四百二十五章 照妖镜收蝎子精

    就像是一粒种子,那也是饱满的种子才能焕发出生机。要只是一个空壳篦子,根本就无法孕育生命,你就算是再有神通道法,也不能让石头开花,让泥土化作动物。

    即便是神通道法强行逆天,也终有被大千世界法则打回原形的一刻。

    整个武家悲悲戚戚,上上下下一片哀嚎。

    十娘与老妇人不知晕倒过去了几次,整个祠堂中哀嚎声冲霄而起,不断在房梁间徘徊荡漾。

    镇国武王武靖的死,震撼整个大商。

    那可是一国武王,堂堂正正的一国武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顿时叫整个上京城为之风起云涌。

    即便是没有家主,众位长老也能安然调度,带领武家度过权利的空白期。

    武家的事情,和虞七关系其实是不大的,至少从现在的角度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

    武家的事情,有武德、武鼎兄弟二人操持,更有武家耆老坐镇,武家出不了大乱子。

    这就是千年世家的底蕴,即便家主死了又能如何?也有家中耆老主持稳定大局,谁能撼动武家基业?

    这武成王怕要不了多久,也会步了武靖后尘。那蝎子精采补的手段实在是歹毒,不但不会叫对方完全察觉到自己的半分不适,反而叫对方魔音入耳靡靡萦萦,食髓知味根本就拔不出来,心甘情愿的被你掏空骨髓,夺了所有根基。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叫君骨髓枯。

    见到十娘气机平稳,道行不见倒退的痕迹,虞七方才安定心神,退出武家宅院,却恰逢黄飞虎大步流星自门外赶来。

    “哟,这不是武成王吗?看你周身风流之气流淌,这是去哪里逍遥快活了?”虞七双手插在袖子里,看着气血虚浮的武成王,眼神里露出一抹怪异。

    看着武成王远去的背影,虞七眉毛一挑:“有趣。”

    心头念动化作清风消散,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黄飞虎金屋藏娇之地。

    黄飞虎看了虞七一眼,冷着一张脸从其身边走过,倒是叫虞七一愣:“亏你还是镇国武王,未免太过于小气。”

    “和你这种地痞无赖之辈,没什么好说的”武成王儿子都被虞七给宰了,要是能有好脸色,才怪呢。

    “想走?照妖镜下,谁是我的对手?你要是能在照妖镜下走脱,老子就将照妖镜砸了给你当镜子用!”虞七嗤笑,照妖镜神光笼罩整个小院,王长琴才刚刚出了屋子,便立即被照妖镜的宝光定住。

    “啊?你是谁?为何与我为难?”王长琴此时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照妖镜的宝光下,她只觉得四下里金茫茫一片,天地八方俱都是灼灼金光,烘烤着天地间的一切。

    清风凝聚,虞七站在房顶,感受着王长琴的气息就在屋子内,随即心头一动,照妖镜被其拿在手中:“孽畜,还不速速皈依,更待何时?”

    虞七声音犹若雷霆,在整个小院响起,惊得屋子内的王长琴悚然站起身,猛然破开窗子,便要逃跑。

    一声惨叫中,王长琴被迫现了原形,却是一只巴掌大、通体漆黑如墨,犹若黑色玉石的蝎子。蝎子的身躯上有先天纹路流转,尤其是那蝎子精的尾巴上,先天符文凝聚成一条条法则的丝线,若隐若现不断闪烁,就连照妖镜的力量,此时也被那尾巴吸收。

    “可惜,你的血脉还是差了点,否则这照妖镜怕也困不住你。是我的修为比你高了一筹!”虞七手中掐诀,对着照妖镜一指:“给我收!”

    在那猛烈的金光下,她一身神通道法,尽数凝滞施展不出分毫,就像那身躯不是自己的一样。

    就算体内翻滚的血脉之力,此时也如临大敌,整沉寂下来再无半分反应。

    虞七周身纯阳之气滚滚,滔滔不绝的向照妖镜灌注了去,只见照妖镜内神光翻滚,那王长琴在照妖镜内奋起反抗,背后蝎子尾巴霎时间分裂,化作了八根,其上有先天法则流淌,不断对抗着照妖镜的诸般力量。

    “孽畜,入了照妖镜,就算先天神魔也唯有被炼化的份,更何况是你。还是乖乖被我炼化,成为我照妖镜的一部分,任由我驱策的好!”虞七声音里充满了嗤笑,面对着浩荡纯阳之力,岂是一个蝎子精能抗衡的?

    照妖镜内有神光闪烁,然后就见蝎子精腾空而起,被照妖镜的金光摄取,没入了照妖镜内。

    “炼!”

    待到所有灵魂念头都处理完毕,王长琴彻底被照妖镜炼化,成为了照妖镜的一部分,才见虞七收了照妖镜,王长琴自照妖镜内掉了出来。

    “虞七!”蝎子精身躯一扭,化作了王长琴的身形,面带恼怒、怨恨的盯着虞七,声音里刻入骨髓的冰冷,似乎能将人冻僵。

    “我知道你是谁了!我知道你是谁了!虞七!虞七!!!你敢暗算我!!!你敢暗算我!!!”蝎子精的声音里充满了怒火,猛然抬起头看向照妖镜的先天神禁,声音里充满了不甘。

    没有回应王长琴的话,唯有照妖镜不可抵抗的力量,不断侵袭着王常青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分血脉、每一个灵魂念头。

    虞七闻言笑了,眼神里露出一抹嘲弄,下一刻纵身而起,落在了庭院内:“当真?你既然已经融入照妖镜,就该知道照妖镜的伟力,有些事情由不得反抗。越反抗,照妖镜的束缚也就越大。”

    王长琴面色冰冷的站在那里,沉默不语一言不发。

    “呵呵!你现在已经成为了照妖镜的一部分,除非得我允许,否则永生永世都无法脱离照妖镜掌控。”虞七慢慢的站起身,抬起头看向远方,声音里充满了嘲弄。

    “你杀了我吧。想要驱使我,却是休想!”王长琴面色冰冷的看着虞七。

    事已至此,被照妖镜奴役,她还有的选择吗?

    她没的选择。

    “我要你吸干黄飞虎府中所有黄家男儿的精气神,叫黄家的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更甚者,你若是做得好,完成的漂亮,我施展神通将你送入宫中,也不是不可能!”虞七眼睛看着王长琴。

    王长琴愣住了神,抬起头看向虞七,有些不知所措。

    “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王长琴低垂眼眉,心中恨得牙痒痒。

    虞七看了王长琴一眼,直接化作清风遁走。

    “好”王长琴只是道了一句。

    既然已经沦为阶下囚,那就不要嘴硬了,因为嘴硬是没好下场的。身为弱势者,嘴硬只会让自己吃苦头。

    “等王长琴吸干了黄家的所有男儿,叫黄家亡族灭种,接下来就轮到宫中的那位了。”虞七心头念转,又到了武靖府中,相助武鼎操办丧事。

    他其实心中是有数的,自家的一切谋划,只要稳扎稳打,这群家伙就翻不了天。

    对方性命已经被自己掌控,他并不担心王长琴玩出什么幺蛾子。

    他看着王长琴,忽然有了新的主意,为何不将王长琴送入宫中?这女人心若蛇蝎,将其送入宫中,诛杀当朝皇后,怕是不难。

    “除了我那便宜二娘,还能有谁?有一句话说的果然好:英雄难过美人关。武靖自己贪色,竟然将性命给搭上,实在是可惜!”虞七摇头晃脑。

    “按理说,武家有震天弓、乾坤箭,所有妖魔根本就无法靠近武王府半步。只要靠近武王府,就会被化作齑粉,真不知那妖孽是怎么进入武王府的。”傅天仇奇怪。

    十娘已经哭晕了过去,被人扶到后堂去休息。

    “知道是谁干的吗?”傅天仇来到虞七身边。

    大堂中

    听着身边的闲言碎语,黄飞虎一张脸顿时苍白下来,眼睛里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王长琴乃犬戎谨献给当朝人王的女子,人王不禁女色,将其赐给了麾下大将武靖。有人王法旨,那震天弓与乾坤箭也是失去了大半威慑!能将一位见神武者悄无声息间给吸死,是简单的妖精?”虞七低声道。

    傅天仇恍然,只觉得虞七所言句句在理。

    “长琴,委屈你了!为了叫你与我私奔长相厮守,竟然平白背了这么大一口锅,坏了你的名声。你抛弃一切随我而去,我黄飞虎日后定然会加倍对你好,绝不会辜负了你的!”黄飞虎此时心中愧疚到极致,一股爱意慢慢升起,恨不能跑回家,将那温柔似水的女人抱在怀中,使劲的蹂躏。

    他可是亲身经历过王长琴的温柔,对于枕边人有什么手段,又岂会不知道?

    “不可能!长琴那么可爱!那么温柔!怎么会是害死武靖的凶手?不可能!绝不可能的!”黄飞虎瞪大眼睛,双目内充满了惊疑。

    “长琴,等着我!终有一日,我会想办法为你洗清身上嫌疑的!”黄飞虎双拳紧握,此时心中无限爱怜。

    小院内

    蝎子精此时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看着虞七消失的方向,站在庭院内默然不语。

    

  http://www.biqufa.com/92/92927/248929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fa.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fa.com